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369章 朝思暮想的男人,就在她的怀中!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你长得很像那个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臭男人呢,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说得很大声,那边的司机听后差点一个摔倒,踌躇之际,还是没敢过来。

    盛三少已经跟项家为敌了,所有跟项家有密切关系的人,都会成为盛三少的眼中钉肉中刺。项家只是来来就走了,他们还要在

    这里生存呢。

    林满月五指张开,领带从她手中滑落。

    一高一低,一男一女,对望着。

    淡淡的,她身上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奶香。

    趁着司机没过来,她用很小的声音说:

    “他很健康,长得很像你,很能吃。”

    轰地一下,盛韩轩睁了睁他湿意的眼睛。

    “干什么跟踪我,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我放过你了!”

    林满月无所谓地拍了拍手掌上并没有的灰,潇洒地走回到项老爷子给她安排的车旁。

    司机乖乖给她打开车门,腿都要跨进去之前,林满月回头又看了一眼盛韩轩。

    问身后的司机:“那人,谁啊?”

    司机战战兢兢地说:“盛世集团的总裁盛韩轩,多人称他为盛三少。”

    “多大了?单身吗?结婚了没有?”

    “……不知道。”

    林满月深深地看了司机一眼,司机心虚,视线移向别处,不与她对视。

    在这里,只要知道盛三少这个人的,都知道他有老婆,宠之入骨。

    再次问:“你确定,你不知道?”

    “……不不知道,盛三少那样的人物,不是普通人可以知道的。”

    没有再问,林满月坐进了车里。

    司机就像经历了一场严刑拷问,手心都是汗,急忙关车门开车走。

    来到帝国酒店,司机一直把林满月送进房间。

    “先老先生说,项小姐你今天……”

    “我不是项小姐,我是韩轩。”

    林满月打断司机的话,“好巧啊,我是不是跟那个盛韩轩的名字,只差一个字。”

    “……”司机舌头都快打结了,“小姐您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来接您。”

    司机想走,林满月叫住他:“我不是还有个舅舅来着,人呢?”

    “项先生,等下就来。”

    “你告诉他,来得时候,带一盒兔头来。”

    “……好的。”

    逃似的,司机跑掉了。

    关上门后,林满月走到卧室里,直接趴倒在床。久久就没有起身。

    直到门铃响,林满月才眼睛红红地起身,去开门。

    一个陌生的英俊的男人,手里端着一盒麻辣兔头,很是微笑地说:“我是你舅舅,项以轮。”

    “你说是就是,要是你是人贩子,我这一弱女子该怎么办?”

    堵着门,不让他进来。

    电话正在通中的项以轮,把手机递给林满月。

    “你问问那老头,我是不是你舅舅。”

    将信将疑地接过手机,不耐烦地:“喂?”

    “娇娇……”

    “我是韩轩!你这老头老年痴呆太严重,遗产快点写上我的名字记住了吗?”

    “……你房间外的,是你亲舅舅,你在那边他会好好照顾你的。”

    “不是吧老头,基因变异,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帅的儿子。可得把你老婆看紧了,小心防着隔壁老王。”

    不等项老爷子再废话,林满月把电话给挂了。

    手机还给项以轮,挑剔地瞥了瞥他,“进来吧。真是的,没事长这么帅干什么,哼!”

    项以轮抿唇笑,跟着进门了。

    才关上门,林满月就变了个样,双手护在脸颊两边,带着哀求地用口型说:“求求你,我要见他,求求你!”

    项以轮脸上的笑意消退,点了点头。

    “你真得记得你妈的骨灰在哪里吗?”

    此行地目的,就是来拿赵文清女士地骨灰,带到项家庄园后方,给埋下去。

    这是项老爷子想要的,生前他背弃了妻子女儿,死后想跟女儿想跟一家人都埋在一起。

    只是,赵文清墓地之下地骨灰,不见了。

    谁会偷骨灰?

    偷着有什么用?

    远在国外的项老爷子,鞭长莫及。

    问起林满月,她才说她把赵文清地骨灰藏起来了。

    谁都可以忘,亲生妈妈没有忘记。

    这才有了,回来地机会。

    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林满月已经取得了项老爷子的信任,相信她是真失忆了。

    因为要照顾孩子,暂时就没有去做那什么消除记忆的手术。

    只等,她的孩子不需要母乳了,再进行。

    项老爷子还是不放心,以长途跋涉对婴幼儿不利为由,把孩子给留下了,只让林满月一个人回来。

    孩子在他身边,不相信林满月不会回去。

    林满月说:“我当然知道,就是我藏着的。看我就这么失忆了,还不都是仇家给害的,要是那些人拿走我妈的骨灰去报复,我去

    哪儿哭去?”

    “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说这些没用的,既然知道我苦了,就该多跟我给点钱。有位科学家说过:金钱,能够填补人心的空缺。”

    项以轮:“……”

    他算是真信了项老爷子说得快被满月给逼疯了。

    这算是没有敌意的,要有敌意的话,得被说成什么样。

    项以轮从身上拿出笔和纸,在上面写:“他就在楼下,我等下去换他上来。”

    “要钱就翻脸,你真是我舅舅?老头子很喜欢我,他的遗产要分我一半,不满意?”

    林满月点了点头,从项以轮手上拿过笔,写:“我要见他!!!”

    “你好好在这里休息,遗产的事情,以后再说。”项以轮在纸上写:打我。

    “要遗产就得以后说,吝啬的要死,还说是我舅舅呢,表舅都比你舍得。”

    “你跟你外公待久了,说话都跟他差不多了。”

    “呵呵,那老头说你舍得,这叫舍得?滚吧,不想看到表里不一的人。”

    “我是你舅舅,为你说话的粗鲁给我道歉!”

    “好啊,拳头来道歉。”

    说着,手就挥了上去。

    五分钟后,项以轮流着鼻血出去。

    到电梯门口,隔壁房间走出来一个人,看了看项以轮,注意到他在流鼻血,心下一惊,马上拿出手机发信息。

    项以轮出了酒店,去了最近一家药店。

    鼻子包扎了一下,还戴上了口罩,再次回到酒店。

    不能因为被打出鼻血了,就不管外甥女了,都知道她有暴力倾向。

    出电梯再回到林满月的房间,隔壁那人又出来了,拿出手机发短信。

    在给项老爷子汇报,项先生止住鼻血又回来了。

    林满月的房间内,在这个戴着口罩的男人进来时,她就扑上去从背后抱住了他。

    别人看不出来,她怎么看不出来,这就是盛韩轩!

    背影,大长腿,头发丝都认识!

    她的男人!

    朝思暮想的男人,就在她的怀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