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336章 情哥哥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336章 情哥哥

    全程微笑,林满月的状态都感染了一起来的任佳期和米安。

    米安一向不是个多话的人,任佳期话唠闲不住。

    “我说满月,你是捡了钱了,还是怎么的?”

    不等林满月回答,任佳期就自问自答:“以盛三少的身家,你要捡到银行了才能高兴吧。”

    林满月拿眼睛斜她,“谈钱伤感情,我跟你们出来玩,高兴不可以?”

    “阔以阔以,非常阔以!”

    任佳期对林满月抱拳相让,因着她们都换上了骑马装。

    配上抱拳,增添了一份英气。

    懒得理她。

    林满月头转过去,傲娇地看马场景象了。

    这个地方,还是有点偏的。

    但是,环境好。

    车水马龙的大道那种喇叭声没有,只有大自然的声音和马儿奔跑鸣叫之声。

    跑马场是盛韩轩投资的,各种设施齐全,专业教练也有很多。

    女教练,很少。

    总共就两,她们是四个人,一对一教学不好分配。

    最后定下,林满月和米安用女教练,任佳期跟阿禾用男教练。

    任佳期没觉得男女教练有什么不同,就是教着骑马注意一下要领,又不是要干啥。

    不过,人家盛三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外人没有置喙的权利。

    跑之前,她们提出来去瞧瞧别人怎么骑着跑的。

    停车区那么多名车,不可能是马场员工的车,还有别的客人。

    四人穿着相同的骑马装,戴着相同的头盔,一排而站,很是显眼。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马场上就有一个男人在跑着。

    单从坐马上的背影,能看出那个男人很高,动作利落不犹豫。

    林满月问教练,“那是教练吗?”

    女教练望了望,“不是,应该是客人。”

    那还真不错。

    所以说,盛三少对跑马场的投资,并不是打水漂似的投资。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只差有没有人来做而已。

    这一片跑马场,还能带动周边的发展。

    看了好一会儿,林满月她们才跟教练去学习。

    马儿,也都是教练牵着的。

    四匹,都是温顺的。

    烈马,不敢给她们来骑。

    其中一个还是老板娘,伤到老板娘了,都不用工作直接走人算了。

    进场之前,那位骑得很好的客人,从马场出来,下马把马给教练牵着。

    擦肩而过之时,彼此打了个照面。

    相近,就能看清长相了。

    帅哥一枚。

    这个男人停下来,欣赏地打量她们四人。

    没有攻击性,没有贬低性,就是欣赏的打量。

    四人从进来,就成为了焦点,多一个人打量,又不碍事。

    被帅哥欣赏,也是美事一件。

    男人礼貌地说:“你们的衣服很美,跟你们很配。”

    视线,最后落在林满月的身上。

    每次都是这样,陌生人最后都会只看着林满月。

    她们就当是随遇的夸奖,笑了笑就当回礼貌了。

    “他很欣赏你。”男人说这句话后,林满月若有所思地停下来。

    林满月停下来,阿禾也停下来。

    任佳期和米安,走了几步才察觉,都停下来。

    林满月会心一笑,微微颔首:“在这里遇到,幸会。”

    男人也笑:“你很漂亮。”

    能够认得她们所穿的骑马装,还说出欣赏之词,林满月已经猜出了对方就是梁川的男朋友了。

    爱,无关性别。

    这个男人,也很有魅力。

    当然了,任何男人都比不上盛韩轩。

    大佬,在她心中,没有人可以比得上。

    林满月想起来了,梁川形容她和男朋友很像。

    对了,这个人有四分之一的混血,皮肤真白。

    见到了,林满月自己没觉得像。

    大概就是,说话时的神情语气,有点像吧。

    底气很足,有足够的自信的人,都是这样说话的。

    “先生贵姓?”

    “项,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项,项以轮。”

    文化人啊!

    林满月又微微笑:“林满月。朋友在等我,再见。”

    没有拽文,林满月朝任佳期和米安她们走去。

    既然梁川都已经告知了性取向,林满月就跟任佳期她们说了,这个项以轮的身份。

    “卧槽!”

    任佳期回头去看,那个项以轮已经走得不见人影了。

    这么帅的男人,竟然有男朋友!

    幸好她们都是有主的人了,不然又要嫉妒了。

    嫉妒使人面目可憎!

    嫉妒使人细胞分裂!

    米安来了一句:“满月你要是不说,外人看着都还以为你们两是朋友相见。”

    “不算吧,第一次见,之前都没见过,听梁川提过是从国外回来投资的,据说家里的势力很大。”

    仅仅就这么说几句,她们还要骑马呢。

    教练很有耐心,事无巨细都说了。

    上马这个动作,不学还以为很简单,真不简单!

    她们没有吹牛说一来就学得会,骑马不是骑自行车,多注意的好。

    林满月好不容易上马成功,坐在马背上,有点飘飘的。

    她不敢乱动,让着教练牵着马,慢慢地走。

    可能是心理作用,坐在马背上,感觉比站着时呼吸的空气要清新。

    这匹温驯的马儿,温驯地走着,背上多坐了个人,走得毫无压力。

    骑马裤和马靴,作用真的算大的。

    马儿走动时,会有小腿真有摩擦。

    走了一会儿,林满月就快坐不住了。

    马背上,高嘛,还要坐那么直。

    女教练见她身体有点紧张,就叫她要放松。

    不求能够骑着马儿狂奔了,跟飙车是差不多的了。

    只求,能够在马背上,安全地走一段路。

    走得较远了,林满月就跟教练提出要回去。

    任佳期和米安想法相同,都叫着教练往回走了。

    剩下阿禾,女英雄,认真听着教练的提醒,自己骑着都没要教练牵。

    她们三等在马场围栏外,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时不时看一看在骑马的阿禾。

    虽然没有教练骑得那么好,阿禾这个初学者已经不错了。

    不能让她们久等,还想再练练骑骑的阿禾,还是出来了。

    尝一尝,就够。

    骑太久,腿受不了。

    上次攀岩,之后几天手指很疼呢。

    准备离开跑马场时,又遇到了项以轮。

    他站在一辆路虎车旁,身材高大的他,风貌都没给那辆越野车给掩盖住。

    “这些没用的消息,不用告诉我。我只要结果,人找到了就来见我,没找到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项以轮挂了电话,满脸的怒容。

    绅士的项以轮,见着她们四人来取车,又换上礼貌的笑容。

    车门都拉开了,项以轮又关伤,走到车头前,等着她们经过。

    “林小姐,可否帮我一个忙?”

    梁川都那么好,专门抽出时间来做骑马装,林满月不会不给梁川男朋友的面子。

    “项先生,你说。”

    能力范围之内可以帮,超出能力了,林满月不会答应。

    项以轮不疾不徐:“我与一位故人失去了联系,派去的人都没能找到。林小姐有没有找人方面的专业人士,推荐一二。”

    林满月背后的人是盛三少,多少人都知道。

    为盛三少办事的人,各个行业的,都会有。

    “有一个。”

    林满月拿出手机,找出山羊潘的号码,“他的电话号码,你记一下。”

    项以轮记下了山羊潘的号码,表示了感谢,各自离去。

    寻找故人。

    林满月是没好奇没主动问的,倒是晚上山羊潘打电话来感谢林满月介绍业务,但是没有接那位项先生寻找姐姐这一单生意。

    因为听了项先生的描述,山羊潘认为那根本找不到。

    林满月问:“这么绝对?”

    不应该啊,山羊潘在业界算是个中楚翘了。

    山羊潘回答:“提供的信息太少了,除非走血库验血。”

    那,就困难了。

    世上那么多人,都抓去验血,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盛韩轩回来了,林满月就挂了电话。

    挂得及时,挂得恰巧。

    盛韩轩抬眼看了看她,“谁?”

    “山羊潘啊,跑马场遇到梁川的男朋友,叫项以轮的你知道吗?”

    “嗯。”

    “他要找亲人,让我推荐专业人士,山羊潘没接。”

    “项家的根基在国外,国内怎么会有他的亲人?”

    林满月摊手,她不知。

    商场上,哪些人的信息,貌似他都知道。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当初,香港来的那个李老板,其老婆拿着菜刀追小三这个事,也是盛大佬告诉她的。

    消息灵通的,应该是盛大佬。

    盛大佬的脑容量太大了,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

    林满月开玩笑:“梁川说,我跟项以轮很像,项以轮是找姐姐,要找妹妹的话我还能去应聘。”

    “想都别想,你的哥哥只有一个。”

    “哈?我什么时候有哥哥了?谁啊?谁是我哥哥?”

    盛韩轩指着他自己,“我,就是你的哥哥。”

    “……”林满月娇嗔问:“你是我什么哥哥?”

    “情哥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