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325章 说话方不方便?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325章 说话方不方便?

    察觉到不对劲,林真真急忙挂了电话。

    盛家,电话机前,老太太听到忙音,把听筒放下来。

    慌不择路了,连声音都没听出来,就开始高密。

    网络电话很难查到具体的地址,还变了声,就是告秘状。

    幸好,把宋姿骗坐飞机回了娘家。

    早就猜到了,即使轩儿他们保守秘密,那些小人们是不会放过让盛家乱的机会的。

    老太太坐了一会儿,拿起听筒要给轩儿打电话。

    号码还没有拨完,又重新拨小美女的。

    轩儿肯定有生气。

    先别去惹轩儿。

    林满月看是家里打来的,没有犹豫就接了。

    听了奶奶说得那通电话,林满月跟奶奶说:“打电话那人是三个人中的一个,于文志、于闵敏、以及林真真,林呈里可以忽略不计。”

    精神病院,林呈里逃跑一次后,严加看管。

    连出那间房间都很困难,打电话就更不可能了。

    盛家,自己吵架是自己的事。

    外人打电话来挑拨离间,是不允许的。

    诚如,母校只能自己骂,别人不能骂,是一个道理。

    “小美女,我希望你跟轩儿,都不要责怪我。”

    老太太没了之前的豁达,忧伤语气十分明显。

    “不会的,奶奶。你好好休息,这些事情都交给我们来处理。”

    林满月知道了,可能林真真从此以后便不再隐藏,准备交锋了。

    那又怎么样!

    怕了不成!

    我在明敌在暗时,都没怕。

    我在明敌在明,更不会怕。

    林满月拿出一部分存款,交给盛韩轩,要他帮忙把林家的公司,弄倒闭。

    这种小事,哪需要她出钱。

    小公司,没有什么董事会股东大会什么的。

    本来在之前,林真真做总经理,公司的业务就不行了,入不敷出。

    先放出风声要倒闭了,就有一半多的人辞职。

    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办公室冷清到不行。

    工资又发不出来,员工就抱着公司的办公用品,当做抵押。

    不怎么豪华的公共办公室,被洗劫一空。

    连饮水机的桶,都没留下一个。

    几张可怜巴巴的纸,还留在地上。

    谁是幕后的指使,导致那些员工不把她当老总看待,林真真很清楚。

    开车回家,进门后,家里一片狼藉。

    贵重物品都还在,就是很乱,像是把家里扔进洗衣机里,搅动了好多圈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保姆已经收拾好了行李,问林真真要这个月的工钱,她不做了。

    “谁弄的?”林真真有气无力。

    “说是公司的员工,拖欠工资不给,他们是来要工资的。”

    人比较多,拦都拦不住。

    专挑主人不在家时来,是要工资吗?

    林真真给保姆结了钱,保姆连告别的话都没说,拖着行李箱跑了。

    冷清的家里,跟公司一样,杂乱脏。

    林真真把包包狠狠砸向地,瘫坐在沙发上,给林蕊蕊打电话。

    “大姐……”

    还没说呢,林蕊蕊就抢话:“你别求我,我是不会回去帮你的。”

    “公司快倒闭了,那些人太疯狂还来家里,大姐你回来吧,我怕。”

    “林呈里要是给你留了钱,你就带着那笔钱跑路。要是没钱,就把车卖了跑路。”

    “我为什么要跑?”

    “因为林满月没有耐心陪你玩游戏、在开始收拾你了。”

    “可她始终是我二姐……”

    “林呈里还是她亲爸,林呈里现在是如何?不说了,我有事要忙,你自己看着办。”

    “大姐!别……”

    林真真喊都没用,林蕊蕊就这么挂了电话。

    公账上,一直都是林呈里的老本,林真真没有拿出来过。

    胡晓芸这个做妈的,一碗水没有端平,给林真真的卡里存了很多钱,吃穿是不愁的。

    晚上门铃响,林真真看到是于文志在外,才开门。

    假怀孕事件之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于文志有点颓废沧桑,长出来的胡子都没记得刮。

    “这是怎么了?”

    “投进股市的钱,都赔光了。”

    揉着头发,于文志都差点把整个头给揉掉。

    赔钱,和赔光,是两个概念。

    赔钱,可能还有剩余。

    赔光,就什么都没有了。

    “全部投进去了吗?当时我叫你小心一点,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林真真又瘫坐在沙发上,这些话说着也没用了。

    “我怎么知道,连我以为我最好的朋友都会欺骗我,他说他知道内部消息,买一股准没错的。”

    “人呢?有没有问他为什么骗你?”

    “他说投资有风险,股票随时都有变动的可能,预测只是预测,只能做参考。”

    明显的,敷衍人的话。

    林家的公司要倒了,于文志的存款买股票全赔了,所有的霉运都降临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那笔钱中的一小部分,是我从我爸那里挪的,他一问起来,我就没法交代。”

    “那,我们要不,问问盛启泰?”

    “暂时,只能先让盛启泰补一下窟窿。”

    只是,打盛启泰的手机,没人接。

    林真真去翻林呈里的卧室,看能不能找到值钱的东西。

    于文志就再次给盛家打电话,这次通了。

    “这里是盛家,请问你找谁?”

    “叫盛启泰来接电话。”

    保姆去叫了盛启泰。

    “我是盛启泰。”

    声音有点鼻音,像是感冒的那种,还伴随着咳嗽声。

    “你旁边有没有人,说话方不方便?”

    “方便。”

    于文志就放心了:“我需要六百万。”

    “要钱做什么?”

    “你儿子随便一辆车一套房,就是几千万几百万。我只要你六百万,对你来说只是小数目而已!”

    “你拿了钱,滚不滚?”

    这不像是盛启泰平时会说的话。

    但是今天不同,开口要钱可能会不高兴了。

    所以平时都是装大方,真正要钱的时候,就这么斤斤计较。

    他儿子的那辆劳斯莱斯比六百万还有多,况且他儿子还不止那一辆车。

    他儿子所住的地方,也是寸土寸金的房价。

    股票赔进去的钱,没有六百万那么多。

    多要点,以后可以当存款。

    “我问你,拿了钱,滚不滚?”

    “钱拿来了,再说。”

    于文志说了个地址,他相信盛启泰会送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