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295章 我,离不开你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295章 我,离不开你

    “你妈她,离不开我的。”

    盛启泰说得笃定,他有这个信心。

    几十年的夫妻,宋姿是什么样的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

    宋姿把他当做天当做地,他就是宋姿的全世界。

    没了他,宋姿是活不下去的。

    “嗤。”盛韩轩不是很有礼貌地,耻笑了一声。

    他不讲礼貌,跟盛启泰更是没有父子那样的和谐美好。

    能够说上一两句话就不错了。

    衬衫的扣子全部扣上,盛韩轩一边挽着衣袖,一边问:“谁给得你勇气?”

    “你把你姑姑送到非洲还不够吗?”

    “如果可以,我也想把你送到外太空去,但是科学技术不允许。”

    盛启泰:“……”

    打亲情牌,在韩轩面前,行不通的。

    但是,除了亲情牌,盛启泰又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妈她生活单纯,你一定要让她被忧愁缠身,整天以泪洗面吗?你以为这是你对你妈的关心和帮助,其实是在害她知道吗?人生难得老来伴……”

    “精神出轨和身体出轨,你都占全了。给你机会,你却反着来对付我。好好养你的老不行吗?”

    盛启泰:“……”

    勇气没有了,笃定也没有了。

    如果要找证据,韩轩可能会拿出,连他都忘记了的事迹。

    多睡了几个女人,并不是评断那个男人好坏与否的标准。

    不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娱乐场所?

    那些陪酒的小姐和富婆叫的男公关,也不会行成一种职业了。

    存在即合理!

    就因为韩轩一人,洁身自好从不跟其他女人有染,他这个做爸爸的就坏了。

    盛启泰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有的想法,我有我的定义。但是不管我有过多少女人,你妈她都是我一生中唯一的所爱。”

    林满月摸了摸胸口,她差点被盛启泰那套说法给说吐了。

    明明就是身体和精神双双不忠,出轨了,还哪有脸来谈唯一所爱?

    快别这么说了,把“唯一”这个优美的词都给侮辱了。

    “不管我在外面怎么样,家庭我是兼顾的,我没有让我的家庭垮掉。你健康长大,你奶奶长命百岁,你妈她生活无忧无虑。作为儿子父亲以及丈夫,我都是合格的。”盛启泰信誓旦旦,所有的都是肺腑之言。

    林满月又摸了摸胸口,真的快吐出来了。

    还合格呢!

    作为儿子和丈夫这两个身份先不说,单单就是父亲这个身份,盛启泰就是不合格的。

    从来就没有真正关心过盛韩轩,需要什么不要什么。

    盛启泰就是反其道而行。

    需要什么不给,不需要什么强塞。

    “家庭?我们盛家,在我姐姐去世之后,就散了。”

    “你姐姐去世,是意外。”

    “那你告诉我,绑匪要赎金的时候,为什么你两天不在家?那两天你去了哪里?”

    “我在上班啊。你姐姐去世,我比你更心痛。”

    盛启泰低了低头,掩饰掉他眼底的眼神闪烁。

    仅存的那点勇气,都被盛韩轩尖锐的问题,给搅得荡然无存。

    屁股所坐的,不再是柔软的沙发,更像是针板,刺得盛启泰无法再坐下去。

    “反正,你妈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妈。我感情的问题,我自己会解决。”

    也不等盛韩轩说什么,盛启泰逃似的,快步离开了这里。

    出去的时候,门都没关。

    啧,貌似十分不想提及姐姐们去世的话题。

    身为受害者的盛韩轩,都没有那么谈虎色变了。

    直觉告诉林满月,有猫腻。

    走去把门给关上,还反锁了。

    林满月转身走到沙发这边来时,盛韩轩的衬衫扣子,又给解开了。

    他的动作可真快……

    敞开的衬衫,盖住了牙印的半圈。

    咬的时候,有用力。

    并且,还有一圈带紫红的一圈。

    科学的解释是,局部皮肤下毛细血管充血所导致。

    这么一解释,就不是那么具有诗情画意了。

    敞着就敞着吧,敞开空气流通好一些,也许那红印就能消散的快一些。

    全部敞开,也不太好。

    所以林满月把他衬衫下摆两边,拢在一起打了个漂亮的结。

    打得位置在腰上,看着就像是穿着一件高腰的时尚衬衫。

    这么一件价格昂贵的衬衫,盛韩轩没有表现出心疼,她随意,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腰部系着的,摆放好之后,她才满意。

    胸口要露不露的,下面的西裤,却是连一个褶皱都没有。

    这样,在t台上走一圈,也不输那些男模的。

    不是她这个临时的设计师好,是模特身材和脸太完美。

    “你觉得,妈妈她,能离得开爸爸吗?”

    林满月知道,盛韩轩不是就那么一说,用来吓唬盛启泰。

    他的吓唬心,逗一逗的,只会是对她。

    其他任何人,他都没有那个心只说不做。

    盛启泰,真的有点过了。

    爱不爱宋姿,嘴上说着爱,实际上就没有停过在外面偷吃。

    这不是爱。

    说得难听点,是把宋姿当成傻子,在骗。

    婚姻需要忠诚,不能因为其中一方不是特别的聪明,就选择性的欺骗。

    不忠都谈不上,哪里还有爱。

    不过是自私,妄想齐人之福而已。

    所有的女人都得围着他转,家里的老婆还不知道有出轨,把那样的老公当做天和地。

    傻子吧。

    “天底下,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只有一个是特殊的。”

    盛韩轩转而又认真地看向林满月:“我,离不开你。”

    林满月顿了顿,迎接他炙热的视线,倒进他怀中。

    谁教他的啊!

    又没见他看什么电视电影,这种表白的台词,太刺激了。

    冷冰冰的一个人,说起情话来,真是要命。

    彻底放下心中的戒备和负担,林满月从他的胸口,直线往上吻。

    到了下巴处,胡子刮得很干净,不刺。

    她的唇,在他的唇之下,没有挨着。

    “从后面,好吗?”

    小东西求,盛韩轩勾唇一笑:“满足你。”

    沉睡中苏醒,和一直都是醒着的,两种感觉不同。

    全程都在参与,每一个步骤,都能感觉到。

    刺激。

    盛韩轩爱死了小东西的坦率。

    想要什么就直说,不会让他来猜。

    特别是在床事上,小东西从来不委屈她自己,也不会委屈了他。

    人逢喜事精神爽。

    林满月再去电台时,就是笑容满面了。

    给同事们带得零食,也基本上是甜食。

    吃人嘴软,任佳期试着问:“你跟,盛三少和好了?”

    好吧,林满月就把他们五年前的相遇说了。

    不是当着所有的同事说的,就她们两人。

    这些事虽然苦涩中,又带着一股浪漫,林满月还是没有强烈的分享之心。

    “所以说,盛三少他是对你一见钟情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