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267章 有个办法,来测试一下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267章 有个办法,来测试一下

    “你爸爸……”

    “不要说这三个字,你直接称呼他名字就行了。”

    林满月厌烦了每次一提就是她爸爸。

    做爸爸的,是像林呈里那样的吗?

    她还比林蕊蕊幸运一点,林呈里曾经也只是慢慢折磨她。

    林蕊蕊是直接差点没命了。

    汪尚媛顿了顿,才再改口:“林呈里他本来是要把这条项链卖掉的,我非常喜欢就给要了过来。”

    不然,汪尚媛也不懂得怎么联系黑市,怎么运作。

    看着林呈里,卖掉一些赵文清的首饰之后,汪尚媛就学会了。

    盖上盖子,林满月说:“其他的你带走,这个我要。”

    其他的都带走?

    没有听错吧?

    汪尚媛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满月,以为这一包的首饰,都会被林满月要回去的。

    “先说好,我不会补钱你。”林满月很认真。

    再贵的翡翠,她都买得起。

    只是这件东西,是她妈的。

    为什么还要出钱呢?

    “不要,不要的。”汪尚媛受宠若惊的把首饰往包里放。

    没见林满月阻拦,汪尚媛就越放越快。

    怕的下一秒林满月再反悔,不答应她拿走。

    无视了汪尚媛的紧张,林满月把首饰盒放进她自己的包里。

    餐桌上的盛韩轩,放下了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边并没有的油渍。

    林满月过来问:“饱了吗?”

    “嗯。”盛韩轩很自然的,把林满月的包包接了过去提着。

    “走吧。”

    没有犹豫,两人相携走出去。

    阿禾带着林景洋,没在饭店大厅里。

    出来大厅,才看见两人在外。

    没有嬉闹没有玩乐,就是这么干干地站着。

    收拣首饰的汪尚媛还没有出来,林满月好人做到底,没急着上车把林景洋一个人扔在这外面。

    阿禾先去取车了。

    没人陪着,林景洋就一步步地挪到了林满月的跟前。

    小孩子长个,一天一个样。

    这么久不见,林景洋长个子了。

    脸,还是那张天真的脸。

    至始至终,林满月就没有想动过林景洋。

    “二姐~”林景洋担惊受怕地喊了一声。

    然后,眼神偷偷瞄了一眼盛韩轩,又马上看向林满月。

    老人小孩都怕,盛韩轩才是真正吓人。

    “我不是你二姐。”

    即便跟小孩子解释没意义,林满月还是这么回答的。

    她是独生女,赵文清只生她一个,她没有任何的兄弟姐妹。

    林景洋真是害怕盛韩轩,低着头:“他们跟我说,因为二姐你,我们没有家了。”

    “……”林满月眼睛一横,哪些无聊的人跟小孩子说这些!

    “我听到爸爸骂过二姐,是不是因为这样,二姐你才把爸爸关了起来?”

    那双求知欲的双眼看着林满月,天真无杂质,说什么就会信什么。

    林满月蹲了下来,与林景洋视线是持平的。

    “我不是你二姐。还有,你的家是被林呈里自己弄垮的。”

    “真的吗?”

    “真的。”

    林景洋若有所思。

    这真是林呈里自己作孽。

    当着小孩子,什么脏话都说,打骂从来不收手。

    小孩子最干净,喜欢谁讨厌谁,都不会掩饰的。

    “我跟妈妈回外婆家里,又会有家,二姐你呢?你怎么办?”

    这小孩儿,还是充满爱心的。

    林满月说:“我早就没家了,是这位哥哥,给了我一个家。”

    说着,林满月牵住了盛韩轩的手。

    那位哥哥?

    林景洋又瞄了一眼盛韩轩,还是不敢看。

    汪尚媛收拾好,出来了。

    孩子的妈妈来了,林满月就跟盛韩轩上车了。

    没有家了。

    凄凉。

    林景洋还小,也许长大后就记不起现在的经历了。

    不像她,都是大人了,还要经历没有家的痛苦。

    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新得的翡翠项链,放进了家里的保险柜。

    加上上一次得到的,保险箱里挺有货的。

    放的时候,林满月翻了一下上次放进来的东西。

    翻到了那张发黄的照片。

    看了好久,照片中的所有细节都印在了脑海里。

    林满月再把照片,放进了保险箱。

    太珍贵了,放别的地方,她不放心。

    她放好了东西,盛韩轩洗完澡了,都不要她帮忙用毛巾擦头发,一边走进书房一边在讲电话,听着话语,是在叫人查叶虹茜。

    攀岩一身汗,又在鬼屋走一圈,林满月解开拳击辫,顶着一头冒牌自然卷去洗澡。

    洗完出来,盛韩轩还在打电话。

    此事非同小可,眼袋有痣的人是不少,但是叶虹茜遮遮掩掩的就有问题!

    她洗完吹完头发,盛韩轩从书房回来了。

    没有吹没有擦,自然还是很湿的。

    干毛巾都准备了,林满月叫着他坐下来,她来给他擦。

    湿头发睡觉,头会很痛的。

    “你预想一下,叶虹茜她准备怎么做?”

    虽然叫人去调查了,盛韩轩只是,习惯性的跟小东西来进行假设。

    林满月也是习惯跟盛韩轩一起商量这些。

    费脑的同时,会有兴奋感。

    大脑迟钝,她可不希望。

    “最近直接的,就是你的生日。但是,我问过奶奶,你的生日基本上没办过。”

    其实是,两个姐姐在世的时候,还是办过生日的。

    事情发生之后,盛宋两家被悲伤笼罩,哪里还有心思给他办生日。

    他成年后,又去了国外。

    家人要聚齐给他庆祝生日,太难。

    所以一直下来,盛韩轩的生日,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过。

    今年,有她陪着了。

    盛韩轩说:“当年那艘船沉的很彻底,船是打捞起来了,但是人无一幸免,生还的可能性为零。她们两为了救我,早就把体力透支了,不可能。”

    不可能活下来。

    虽然,盛韩轩比任何人都希望,两个姐姐还在世上。

    当年事件调查,就是没有生还者。

    一个都没有。

    现在叶虹茜藏着一个人,还那么隐秘。

    盛韩轩内心里,涌起了他很少才会有的矛盾。

    可能性为零,但还是希望那个人就是真的。

    至少,还活着。

    为什么不亲自去查?

    近乡亲怯了。

    如果是真的。

    他该怎么面对?

    林满月说:“我有个办法,来测试一下叶虹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