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244章 社会我月姐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2章 社会我月姐

    盛韩轩的手掌握着林满月的肩膀,带着她一起转身,不看地上的林呈里。

    林满月掩饰内心里的震惊,没有惊呼也没有急慌去查看真伪。

    那种颜色,流在白地板上,就是尿。

    那总是认为上了年纪,还有颜值的林呈里,做到这个份上,真是装的吗?

    阿禾松开了林呈里的腿,林呈里就又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床底下。

    地上那一圈,被林呈里一爬,面积又给扩大了。

    眼见到了,隐隐就觉得,这间病房有种味道了。

    盛韩轩蹙眉,“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我们走。”

    林满月也不想再留。

    再把林呈里从床底拉出来,林呈里再来一遍,他们又再看一遍?

    来这里,不是看林呈里表演的。

    门外有谁在说话,不像吵架,更像是讲理。

    接着,门推开,林真真急忙走了进来。

    看到是林满月和盛韩轩,先是一愣。

    再看到地上的黄水,屋里没人,从床底下发出害怕的哭声。

    林真真先把外套脱了盖住地上那一滩黄水,再蹲下去,就被林呈里害怕地踹出去。

    林满月看了一眼,手指勾了一下盛韩轩的衣服,走吧。

    本来还想从林真真嘴里套出一些话的,见了林真真的举动,就知道套不出来的。

    准备如此充分,只能被林真真套你话,你是套不到林真真的话。

    转个弯就是电梯,身后急切的脚步声跑过来。

    “二姐!你等等!”

    林满月转身,泪盈于睫的林真真停在她身前。

    有苦说不出,有泪坚强不流,谁看谁疼惜啊。

    林满月不是男人,疼惜不了林真真柔弱。

    盛韩轩,连身都没转。后脑勺没长眼睛,看不见林真真的弱势。

    “之前就说了爸爸身体不行了,二姐你现在相信我说得话了吧。”

    “你是要我,为林呈里的自虐买单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爸爸他都这样了,你能不能放过他?”

    “能啊。”

    林真真懵了,准备了好多话,都没处可说。

    林满月扫了一眼发懵的林真真,挽着盛韩轩走了。

    说能就能。

    第二天,因为证据不足,林呈里就被释放了。

    自由了?

    并不!

    释放是释放了,但是林呈里的存在,会危害其他人的人身安全,被强行送进了精神病院。

    林真真收到消息时,林呈里人都已经进精神病院,接都接不回来。

    因为,林呈里不止林真真一个女儿,名义上还有林蕊蕊和林满月。

    连探望的机会,林真真暂时都没有。

    要等,等林呈里的病情稍微好一点,不乱打人了,就能见到。

    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林真真委托贾律师,要走司法程序,见到林呈里。

    贾律师拖关系找人,都没能得到精神病院方的同意。

    在医院时,连医生跟护士都打,不分熟人不分生人。

    说不上一句话就动手,这样的病情不加以控制,后果将不堪设想。

    上蹿下跳的贾律师,被祁行之一个电话叫回了事务所。

    “你把你手头上的那个案子放下,我另外安排一个给你。”祁行之递给他一份卷宗。

    贾律师大致翻看了一下,是一起合同纠纷案。

    小案子,很好打。

    贾律师说:“这个给其他人就行了。”

    原本祁行之还保持着克制,一听到贾律师的拒绝,无法克制。

    “你应该知道我的用意。”

    “知道,但是我只是想帮着林真真见到她父亲,维持该有的公平正义,是我们身为律师该做的。”

    了不起!

    这么大义凛然,该颁发一面锦旗。

    祁行之说:“下个月,你不用来上班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被解雇了。”

    贾律师一下就从椅子上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对面坦然坐着的祁行之。

    “为什么?”

    “带入私人感情,行之律师事务所,不需要你这样的同事。”

    “那你就没有带入私人感情吗?以为我不知道任佳期跟林满月是好朋友吗?还是她们两人,把秦茗逼上了绝路!”

    “等你到了我的位置,才有资格来跟我谈带入私人感情。”

    祁行之给人事部打了个电话,说了贾律师因为工作上的违规,被开除了。

    没等保安来赶人,贾律师自己气冲冲地收拾东西走了。

    工作上的违规,那就是有把柄在祁行之手上,想捏死贾律师简直易如反掌。

    祁行之算是惜才的,给贾律师一个机会,是贾律师自己不珍惜。

    炒掉贾律师,不是因为私人感情。

    一是,贾律师在处理林呈里这个案子时,运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有可能会危及到事务所。

    二是,祁行之不想得罪盛韩轩。

    即使盛韩轩没跟他的事务所合作,财大气粗的企业,祁行之只想搞好关系不想变成对立。

    为了贾律师那点私人恩怨,不值得。

    祁行之把消息告诉给任佳期的时候,林满月也在。

    这个让大家都高兴的消息,自然是要分享的啊。

    “林呈里他,现在在精神病院,怎么样了?”

    任佳期也是不相信林呈里会有病。

    什么时候不病,在出事了之后病,可能吗!

    林满月点着手机,平淡地说:“跟坐牢差不多。不是有句话说了,有些人骗你只是骗一阵子,有些人骗你是骗一辈子。那就让林呈里,在精神病院,骗一辈子吧。”

    任佳期:“……”

    够狠!

    她喜欢!

    就喜欢月姐这样的妞儿!

    社会我月姐,人冷路子野!

    林满月把手机递给阿禾,有谁打电话进来,先帮她过滤一下。

    该接的,再把手机给她。

    这几天,林真真和林呈里的亲戚,连番轰炸,手机一直响。

    林满月问任佳期:“你念叨什么呢?”

    “没什么。晚上叫上米安一起去蒸桑拿吧,我跟米安都没有去过。”

    “我先问问他……”

    “别别别!月姐求你别跟盛三少说。”

    任佳期蹲在林满月身前,抱着了林满月的腿。

    “就我们三人去,绝对没有男人,行不行啊?”

    上次的火锅之旅,任佳期真有阴影了。

    小半年是不会再碰辣椒了。

    不止辣了嘴,还辣了心肝脾肺肾。

    幸好林满月和盛三少没有拿手机发朋友圈的习惯。

    当时的丑样,要是拍下来,将会是她一生的黑历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