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243章 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243章 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会……”

    宋姿冥思苦想,想到闭上了双眼。

    这几分钟的思考,对林满月来说,有点漫长。

    这么认真,应该会有一个好的回答吧。

    财产纠纷和争夺孩子的抚养权,都不会在宋姿身上发生。

    盛宋两家的继承人,都是盛韩轩。

    而盛韩轩本人已成年,已经不需要父母的抚养了。

    伴随着电视抑扬顿挫的旁白,宋姿说:“嗯、嗯、韩轩会帮我解决的。”

    林满月:“……”

    这个回答,简直是满分啊!

    太对了!

    不是,已经开始赶于文志走了么!

    韩轩真会替她解决!

    到了某种情况,韩轩连盛启泰,都会一起给解决了……

    林满月有点失望,宋姿这样把任何事情都推到盛韩轩身上,这样不好!

    盛大佬再是大佬,也不是万能的。

    任何人,都有承担的极限。

    宋姿好奇的双眼,盯着林满月:“要是满月你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还反问了!

    林满月说:“我不会遇到这种情况。真要是有谁迫使我跟韩轩分开,除非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这么狠绝!

    奶奶赞赏的看向林满月,无声的鼓励。

    宋姿却不以为然。

    “怎么那么肯定不会?如果真遇上了,你该怎么办?问题的所在,就是你还没有生孩子。所以啊,你跟韩轩早点要个孩子。孩子跟父母之间,我养你一小,你养我一老。”

    林满月:“??”

    有没有搞错啊!

    孩子都还没怀,就要承担父母离婚与否的责任了!

    孩子孝顺父母是没错,可是这样强加责任,真的好吗?

    不好!

    绝对不好!

    “关于上次你受伤,我也问了容医生,做了那些检查马上受孕是会对胎儿造成影响。但你们也要有个心理准备,等到影响的时间一过,怀上孩子就不会有落差干了。你跟韩轩都是第一次做父母,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免得慌手慌脚的,孩子就给我来帮你们带。”

    因着林满月是一脸懵逼的表情,宋姿又在结尾强调:“我说得这些,你听明白了吗?”

    奶奶给林满月帮忙:“满月要喝点什么吗?”

    “绿豆汤有吗?”

    要喝点,降一下火气。

    不然,林满月会跟宋姿吵起来的。

    家里暂时没有绿豆汤,奶奶叫来保姆,专门去给林满月煮。

    现成新鲜的绿豆汤,应该更能去火……

    话题转了,奶奶又换了个台,没有再在离婚的话题上继续说。

    没等到绿豆汤熬制成,林满月有事要走。

    奶奶送她到门口。

    “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只有韩轩一个孙子,小美女你回去跟韩轩说,奶奶始终都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林满月给了奶奶一个拥抱。

    “不管你们做了什么决定,做了什么事,奶奶都支持你们。”

    “谢谢奶奶。”

    不支持,在她给宋姿看离婚节目时,就打断了吧。

    林满月真有事要处理。

    当年林辉指使送钱的那个女人,有了消息。

    人是还没有找到。

    窦律师有些细节,要跟林满月说一说。

    来回奔波几天,案情的进展,事无巨细的了解到了。

    想要林呈里以命抵命,机率不大。

    那二十万,林呈里一方,咬定了是给林辉的毒资,林辉做了什么跟林呈里无关。

    还有林呈里的录音,酒后乱言,不过是在前前妻死后嘴上过瘾。

    如此这些,林呈里一方把责任可算是推得一干二净了。

    特别是在警察审林呈里时,林呈里伤心哭到快说不出话来,之后找的女人都比不上前前妻。

    看押的时候,后悔找那么多女人,拿头撞墙,撞得头破血流。

    止住血了,又再撞。

    整个,就一神经病。

    没错,时间一久,每天都撞墙,林呈里真把他自己给撞昏晕了过去。

    喊不醒也叫不动。

    急救措施都不行,只能送到医院去了。

    血止住了,林呈里真就神经不正常,人都不认识了。

    医生诊断,可能是心理压力过大,再加上头部的撞击,才导致。

    林满月知道这个消息后,第一认定是林呈里装出来的。

    一个不正常的人,还证据不足,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人都不认识了,林满月准备去医院看看林呈里。

    盛韩轩不让她一个人去,丢下工作,陪着她一起去。

    进病房之前,守着林呈里的人就说了,林呈里有打人的倾向。

    林满月不需要陪同,病前病后的林呈里,都不会是阿禾的对手。

    除非是林呈里手持重型武器。

    没有这种可能。

    推开病房门,一眼就看到了,身穿病号服的林呈里蹲在了窗台。

    窗户是钉死了的,蹲在上面也不怕掉下去。

    听见有人进来,林呈里就从窗台跳下来,扑着过来呼喊着听不懂的话,要打人。

    阿禾一脚踹过去,林呈里倒退几步,跟不痛似的,又冲了上来。

    阿禾再一脚踹上去,扭着林呈里的两边胳膊,压在了床上。

    痛得林呈里呜哇呜哇地哭着,那流水就顺着脏兮兮的脸往下掉。

    装得挺像的。

    还有一点,脏的有点恶心。

    阿禾松开了林呈里,哭得脏兮兮的林呈里,就爬着躲到了床底下去。

    阿禾要拽着出来,林满月制止了。

    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林呈里把他自己的头都快撞成碎片了,打几下是不会把他打醒的。

    “这里没有外人,林呈里你出来,我们一直低着头说话,颈椎不允许。”

    床底下的林呈里,还极力把腿往床下收,蹲着抱住了他自己。

    被打怕了,不敢出来。

    林满月要走过去,盛韩轩拉住了她,不让。

    盛韩轩对阿禾眼神示意,阿禾就拽着林呈里的腿,把他拽了出来。

    林呈里身体出来之后,呜哇呜哇哭着,手还没忘记抱住床脚。

    像是掉落大海中的沉溺者,抱住了漂浮在水上的木板,那么重视那么用力。

    沾着灰尘的手指,都看得出来用力过猛手背表皮的泛白。

    阿禾抓着林呈里的腿,没有再用力,只是不让他再钻进去。

    此时,从林呈里的屁股往四周流出一圈黄色的液体。

    林呈里尿失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