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240章 好浪漫哦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240章 好浪漫哦

    没有说话,嘴巴都不能呼气。

    幸好,他手伸来的时候,没有捂住她的鼻子,还能呼气。

    不然,她都要窒息了。

    大手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

    连哼哼声,都降低了好多。

    一两分钟的加速,两人都得偿所愿。

    他趴在她背后,没有把身体全部重量加在她身上。

    手肘撑在床上,头枕在她背后。

    谁都没有先动。

    过了几分钟,盛韩轩起身的时候,连带着把她抱起来。

    依然是,背对着他。

    进浴缸洗澡,还是背对着。

    背对着背对着,就又出现了别的情况。

    浴缸里的水,清澈见底。

    边缘的水,荡起了水花。

    第二天,林满月洗床单的时候,在转动的洗衣机前蹲了好久。

    蹲到,要站起来时,腿都麻了。

    思考问题呢。

    不擅长游泳,不知道在水下的难处。

    盛韩轩在水里,还能那么自如,不愧当初都能把游泳王子肯恩给比下去。

    在家里打扫卫生,做完后,林满月给窦律师打电话,按时去了警局。

    关于赵文清的死,身体已经化成骨灰,林满月都要还赵女士一个道理。

    窦律师风风火火地赶来,像一个守卫者一样,把林满月保护的很好。

    每当有不该说的,窦律师都会提醒她。

    所有的证人,对当年的事情,都说出了经过。

    虽然林呈里提出了要见林满月,她都没有答应。

    证据那么多,还见什么啊见。

    又不是父女情深,也没有冤枉。

    从警局里出来,窦律师跟林满月说了实话。

    “这个案子,林呈里会获得重罪,有点难。”

    “那么多证据,还不能获得重罪?”

    法律的门外汉林满月,在自我安慰。

    “最重要的证据是那辆车,林呈里的辩护律师,来自行之律师事务所的贾律师,专门从事这一类官司的。不是说律师会有决定性的作用,从行之来的,都要慎重对待。”

    行之律师事务所,祁行之!

    窦律师算是良心律师了。

    不会一个劲地吹自己能打赢。

    世界啊世界。

    说这个世界大,连打个官司都能遇上。

    说这个世界小,不打电话特定地约,都没遇上过祁行之。

    林真真和律师从里面走出来,林满月才再多看了对方律师几眼。

    有点面熟,应该不是第一次见。

    想想啊,林满月在脑海中,回忆。

    是他!

    留学生校友家见过一次,秦茗的好友。

    “二姐,为什么要闹成这样?”

    林真真弱弱地求,“爸爸他身体不好,这么一直拖下去,非把他拖病不可。”

    眼皮一抬,林满月无所谓地说:“关我什么事?”

    “他终究是你爸爸。”

    “设计害我妈死的时候,他可没想过是我爸爸。”

    说不过林满月,林真真的眼眶立马红了。

    关于于文志,林满月都懒得提了。

    问一句,将会有一千句说出来搪塞你。

    这两个人的结合,绝对不是什么天造地设的爱情。

    “林小姐,请尊重一下我的当事人。”

    贾律师这话吓唬一下别人有可能,但是吓不到林满月。

    行之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窦律师的评价不够详细。

    不止是难缠,更是充当了妈的角色。

    说句话都要管,这男的不是林真真的妈是什么?

    “见缝插针的来找麻烦,有种从我刚刚说得那两句话中,提出来触犯了法律来告我啊。你不是律师吗?买一送一,帮林真真再打一个官司啊。”

    林真真:“……”

    贾律师:“……”

    窦律师忍住了没笑出声,脸上的笑容实在是没控制住。

    这剑拔弩张的气氛,车里的阿禾也下来了。

    尽管这里是警局门外,阿禾也不怕事。

    “林小姐,请自重。”

    “反弹。”

    林满月甩了一下发尾,潇潇洒洒地走下阶梯。

    跟这种人,真没什么多话好说。

    浪费唇舌,浪费表情。

    阿禾接到夫人,警告地看了一眼贾律师,护着夫人走了。

    窦律师被林满月的那个“反弹”真真逗笑了。

    还没正式开庭呢,对方就快恼羞成怒。

    林满月和窦律师分开后,去了电台,跟任佳期说了自家的官司。

    任佳期小小沉默了一下。

    这尼玛,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还!

    “祁行之前几天就出差去了,案子应该是他所里的其他律师接的。”

    “接案子的那个律师,你应该不陌生。”

    “谁?”

    任佳期只去过祁行之的办公室一次,记住的人真没几个。

    林满月说:“秦茗的那个好朋友。”

    “擦!是他!秦茗被赶走后,我跟祁行之提过那个姓贾的,祁行之说专业方面那个姓贾的很不错。”

    “如果祁行之不知道,那我好想点。好朋友的男朋友,来跟我打官司,怎么说怎么别扭。”

    “还别扭呢,我是觉得没脸见你了。事务所做得那么大,根本不愁接不到案子,搞得像是祁行之故意跟你作对似的。”

    问清楚了就好。

    林满月去录小故事的时候,任佳期给祁行之打电话问了。

    在忙,没接她的电话。

    改发短信。

    下班之前,祁行之回了电话过来。

    “这件事我不知道,但是同事都接了,我也不能说撤就撤,希望你能理解我。”

    什么都没说,任佳期挂了电话。

    这就是她的理解。

    林满月的手机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我是祁行之。”

    林满月看向坐在那边生闷气的任佳期,手机丢在了办公桌的角落。

    “案子的事情,我刚刚才知道,抱歉了。”

    “别的先不说,我想先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林满月的手机通讯录里,没存几个。

    男性,基本上没有。

    不要盛大佬来要求,她自己很自觉。

    “有次佳期给你打,我看了一眼就记住了。”

    好家伙,记忆力真好!

    “官司是官司,只要不是你打,都没事的。”

    听到林满月这么说,任佳期是扑过来,把手机抢了去。

    没有抢好,眼看就要掉落在地,阿禾蹲下去,抓住了。

    呼……林满月松了一口气。

    手机杀手的她,救住了这部手机。

    接着,另外一个同事的手机响了。

    任佳期狮吼功:“祁行之的电话,都不要接!”

    同事一看,还真是祁行之的。

    挂了之后,再一个同事的手机响了,再挂。

    来了规律,大家都等着自己的手机响。

    办公位置一个接着一个,到了最后一个,等了有五秒钟,才响。

    同事紧张过后,挂了电话,摸着胸口超兴奋地说:“有我有我,祁律师没有忘记我啊!”

    任佳期:“……”

    除了阿禾,这里所有人的手机,都被祁行之打了一遍。

    “好浪漫哦。”林满月撞了一下任佳期的肩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