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225章 都以身相许了哦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225章 都以身相许了哦

    毫无还手之力的盛莉华,除了尖叫,根本做不了别的。

    这次,真把阿禾给惹毛了。

    打倒拖,把盛莉华拖到了楼梯口,都没有停下来。

    林满月没有摔懵,她扶着叶教授到休息平台,拿出纸巾给叶教授擦鼻血。

    楼梯间空了出来,阿禾就拽着盛莉华的头发,拖死猪一样一步步阶梯往下。

    挣扎反抗,都没有用。

    惨叫声,响彻整个楼梯间。

    “别那样,影响不好。”

    叶教授都先管不了他的鼻血,用求的语气跟林满月说。

    阿禾是林满月的保镖,只听林满月的话。

    直到,阿禾把盛莉华拖到他们站着的休息平台,林满月才制止阿禾。

    她们没管盛莉华怎么样了,阿禾返回叶教授的家里拿出了钥匙,锁好门就跟林满月送叶教授去校医院了。

    不能诊治大病,止鼻血还是行的。

    校医给叶教授止住鼻血,确认鼻梁没有断。

    从校医院出来,叶教授还在为盛莉华说好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希望林满月不要跟盛韩轩说这件事。

    林满月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她不会主动说。

    但盛韩轩要主动问起来,她还是会说的,不想隐瞒。

    校医院之外,大道上,一群穿着球衣的男生很是养眼。

    路过的女生都频频往他们那看去,林满月跟阿禾,一眼都没看。

    乔思威小跑过来,“同学,做完检查了吗?校医怎么说?”

    有心情的时候,还会对陌生人笑笑。

    林满月这个时候,没什么心情管少男的自尊心什么的,没有搭理。

    他们走远了,乔思威的同学才走到他身边。

    “一朵带刺的玫瑰,连我们乔大帅哥,都不理。”

    “那是艺术系的叶教授,她们两肯定是艺术系的。”

    “艺术系的会这么不在意自己的手吗?那个短发女生,一掌差点把我们的篮球拍破了好吗!”

    学画画还是音乐乐器,手都那么重要。

    分析的很对啊。

    “那个女生是体育系的吧,一巴掌能把我的胆囊给拍出来。”

    “哈哈哈我草,要不要这么夸张!”

    “走吧。”乔思威先迈腿走了。

    林满月跟阿禾送叶教授回家,盛莉华已经不在了。

    盛莉华去了哪里?

    去了盛家。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阿禾对她使用暴力。

    头发松松垮垮的,就是被阿禾抓成的那个样子。

    脸上在楼梯上蹭到了灰,嘴巴和下巴处还磨破皮了,衣服没脱,但也说了胸给蹭红了两大块,好不狼狈。

    “你没先伤到满月,阿禾会那样对你?”

    奶奶一句话都不相信。

    自己家里的这些人,是什么性格,奶奶清楚的很。

    的确阿禾下手是重,对方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阿禾不会先动手。

    “我把满月叫回来问问吧。”

    宋姿觉得小姑子很可怜,打给林满月说了这件事,林满月拒绝回来。

    那没办法了,宋姿再给容医生打电话,想让容医生来给小姑子给诊治一下。

    电话还没打出去,奶奶就把宋姿的手机抢走了。

    奶奶说:“人家小容是主任医师,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好意思打扰人家。”

    “那韩轩发个烧,还不是叫得容医生!”

    “你身上哪点,能够跟轩儿相提并论?”

    盛莉华这次,是真的被老太太的话给伤到了。

    以前是对着干,这次是真伤心。

    “妈!我究竟怎么你了,你要这么对我!”

    一吼,把宋姿给吼吓着了。

    奶奶云淡风轻地说:“没怎么样,就是不喜欢你,没犯法。”

    宋姿:“……”

    太直白了,两边都没法劝。

    奶奶不愿意见到盛莉华,叫保姆把花卷套上狗绳,她去花园去遛狗去。

    情愿看花卷,都不愿意见到盛莉华了。

    所以盛莉华在奶奶心中,还不如泰迪。

    哭了一会儿的盛莉华,低声下气地跟宋姿说:“电视台要对虹茜做一个采访,虹茜说想带动一下盛家的名气,地点定在盛家,问下你行不行?”

    宋姿说:“这个啊,我做不了主,要先问问韩轩。”

    要是宋家老太太来之前,宋姿肯定答应了。

    宋家老太太来了之后,跟宋姿说了很多。

    自家母亲的话,不管是曾经的幼童,还是现在的妇龄,宋姿都是听的。

    没想到会被拒绝。

    盛莉华被噎住。

    完全没有想过,宋姿会这么说,盛莉华没准备后面的话。

    要问韩轩的意见。

    答案,盛莉华已经知道了,不同意。

    早知道韩轩这么绝情,当初就不该把信交给大哥。

    三姐弟一起死了,盛家就是她家虹茜继承了。

    当晚,林满月就被盛韩轩问起了。

    真不是她主动说起的。

    坐着享受小东西的擦头发服务,盛韩轩说:“阿禾是个有悟性的人。”

    动手了,就是有悟性啊……

    幸好面前没有镜子,不然盛韩轩都能看见她瘪嘴了。

    头发半干,他说好了。

    毛巾被他拿在手上,抓着毛巾两头,跳绳一样往后一揽,直接勾在了林满月的脖子上。

    稍稍一用力,林满月的头就顺着他抓着的毛巾往下来。

    唇唇相依。

    拿条毛巾,盛韩轩就像是在做史密斯卧推机健身器材一样,控制着她头低下的幅度。

    没有用手捧她的脸,毛巾固定着,侧脸转方向,给她留三秒钟呼吸,都运用的那么自如。

    只要有心,哪里都可以是健身房。

    最后林满月快站不住了,他才扔了毛巾,手快速地从身后搂住她。

    站起来时,就把她背了起来。

    趴在他的背上,很时舒服。

    以为是背到床上,她却被他背到了客厅,再到阳台。

    开灯,月亮星星都亮了起来,阳台夜空印入眼帘。

    他说:“给我收条裤子。”

    是的,暖光之下,晾着两人的贴身之物。

    林满月坐起来,往上爬了爬。

    收下了他的裤子。

    衣柜里有很多啊,他干嘛要这个。

    再次回到卧室。

    “林呈里那边,有消息了,小东西你是不是该感谢感谢我。”

    “怎么谢啊?”

    她都以身相许了哦。

    他勾起唇角笑了一下,解开了浴袍。

    里面,空荡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