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222章 忍住了没翻白眼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222章 忍住了没翻白眼

    怎么会呢!

    刚刚还好好的。

    阿禾又再次试探鼻息,真的没有了。

    “他没心跳了!”

    阿禾喊了一声,就跪下去,一下下按压林呈里的胸口。

    没心跳了?

    这不能演吧?

    林满月和外婆急忙小跑过来。

    林呈里死尸一样躺着。

    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气息地躺着,真的死了吗?

    有那么一瞬间,林满月有一种解脱之感。

    即便是大逆不道,她还是觉得,这不是一件坏事。

    什么做女儿的不能盼着爸爸死,什么不孝,都是浮云。

    缠人精林呈里没了,林满月真的会高兴。

    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如果林呈里是知道赵文清女士死因的人,没了林呈里就没了真相。

    阿禾还在按着,她虽然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按压的很专业。

    来给林满月做保镖之前,受了专业的训练。

    按压没有反应,阿禾改成人工呼吸。

    呼气了几下,阿禾觉得不对劲。

    正要离开之时,一个湿热的东西伸了过来。

    仿若一个闪电打在阿禾的头上,她猛得往后一退。

    因为是跪着的,退就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恶心!

    真的恶心!

    躺着的林呈里,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装出才被救醒的样子。

    其实他能装更久的。

    只是刚刚没忍住,被诱惑了。

    那肉肉的唇,亲上,他就差点装不下去了。

    再一下下的呼气,他就真的忍不住,去尝尝那两瓣唇。

    林呈里醒了,小区保安连急救电话,都还没有打出去。

    不孝女林满月,深深地失望。

    没死啊。

    命真大。

    阿禾站起来,气愤地一脚踹向林呈里。

    踹得好!

    要不是有外人在,林满月都要给阿禾鼓掌了。

    阿禾的第二脚还没踹上去,外婆制止。

    “阿禾你停下!”

    脚都踹出去了,阿禾还是收了回来。

    林呈里在地上挣扎着,慢慢坐了起来。

    阿禾气的,很想再一脚踹爆林呈里的脑袋,被外婆眼神警告,她退开了。

    外婆问坐着的林呈里:“还好吗?还有意识吗?”

    “你是亲家老太太……”

    林呈里虚弱的样子,让林满月看了,好想打他。

    既然能分清谁是谁,那就是有意识的。

    外婆又问:“你是想去医院,还是回家?”

    “我回家……”

    “阿禾,去叫一辆的士。”

    外婆说完,就拉着林满月走了。

    林呈里:“??”

    就这么完了?

    不再多关心一下了吗?

    再怎么说,他都是林满月的亲爸爸,差点断气了都。

    阿禾咬了咬牙,没先对林呈里动手,去外面叫的士了。

    那边的林满月和外婆两人,外婆在说着她老人家的见解。

    “你爸爸那种人呢,说好听点是脸皮厚,说难听点是无赖。公共场合之下,要有人录下视频,断章取义发在网上,不理智的网民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韩轩他可以封一个两个人的嘴,封不了所有人的嘴。”

    林满月点头:“我知道了。”

    正因为是无赖,林满月才不想林呈里跟盛韩轩的家人接触到。

    说一千道一万,林呈里都是她的爸爸,她是要跟着一起丢脸的。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忍了无赖。

    次数多了,人的忍耐心是有极限的。

    关键是,不想盛韩轩被林呈里无尽地打扰。

    “我跟你奶奶都很喜欢你,其中有你打开轩儿的心扉、走进他世界的原因,更因为你是个好孩子。”

    林满月羞涩地低头。

    被长辈夸,她不能哈哈大笑吧。

    “去赌场,是我的意思,我想看看你是什么反应。结果,真是太可爱了。”

    林满月:“……”

    外婆一笑,眼角的细纹很明显。

    拍了拍林满月的手,说:“轩儿的位置太高了,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不能畏高也不能想着往下走。金钱和权利的影响,把人心变得破烂不堪。我很欣慰,你不是那种人。”

    林满月:“……”

    所以,包机去赌一把,是对她的一场考验!

    这价钱,花得有点大啊。

    外婆去到他们家时。

    没有搜东西那样到处看,就只坐在客厅,没有一间间房间去看。

    总是那么温和,茶几上堆了一些零食,外婆都没有皱眉说她不爱收拾。

    阿禾进来,还是一脸的恶心。

    相处这么久了,林满月猜到可能有事没说,就把阿禾拉到阳台上,问是什么事。

    “林呈里他……”阿禾的手握成了拳头。

    林满月催:“他怎么了?你说啊,急死我了!”

    “他伸了舌……”

    “!!”林满月体内的火啊,蹭蹭地往头顶上冒。

    看到阿禾踹林呈里,还以为是林呈里假装混到吓人呢。

    原来,是做了那么恶心的事!

    踹一脚,真的便宜他了!

    “快去漱口。”

    拉着阿禾,风风火火地去了外面的洗手间。

    林满月再去卧室里的洗手间,找了一瓶没有开过的簌口水,拿来给阿禾。

    她们两忙进忙出的,外婆也没问,坐在客厅没动。

    林满月也没主动说是什么事情。

    太恶心了好吗!

    丢脸丢到家了!

    说出去,是她爸爸,这事儿林满月真没脸跟外婆提。

    胡晓芸的葬礼,林呈里都能犯色心。

    装没气了,会被人工呼吸而破功。

    林呈里,逃不过女人的手掌。

    越老越没有定力了林呈里。

    林满月的脑海中,冒出来一个办法。

    有点缺德。

    用不用呢?

    还是跟盛韩轩先商量一下,他说可以,她就去做。

    外婆没坐多久,奶奶就打电话来,叫他们过去。

    回盛家,没有盛莉华和叶虹茜在,林满月没有特别抗拒。

    一家人聚在一起,盛韩轩那个大冰块不在,说说话聊聊天都不是难事。

    下班归来的盛韩轩,回盛家,他就从来没有开过笑脸。

    林满月要跟盛韩轩说悄悄话,长辈们自然不会不让他们去说。

    进到盛韩轩的房间,故意的,她反锁了门。

    “马上就要开饭了,这点时间,我不够用。”

    冷冰的脸上,多出来一份笑意。

    林满月:“……”

    想到哪里去了啊,不是那件事啊。

    林满月忍住了没翻白眼,说了她的计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