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221章 没气了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221章 没气了

    外婆不是来了吗?

    不陪外婆吗?

    不好吧?

    林满月是这么想的,但是没说出来。

    估计想着,盛韩轩是要出差带上她的吧。

    可是当她到了这几天经常来的机场,不仅有盛韩轩,还有外婆。

    不是说,外婆要待一周的吗?

    林满月才走到,外婆就吩咐阿禾:“手提包不该让你们夫人拿。”

    阿禾马上,从林满月的手上,拿过了手提包。

    真的不重的,一个手提包,又不是炸药包

    外婆手弯着,林满月就去挽上。

    一行人往前里走。

    听着外婆说,才知道是包机去。

    外婆买买买什么的,都只是九牛一毛。

    到了之后,稍稍休息了一下,外婆就说去赌场玩玩。

    林满月以为,只是好奇去看看。

    当外婆上桌,输掉一百多万时,林满月才知道,他们不是随便来看看的。

    手气不好,外婆让林满月来。

    “不不不,外婆我不会这个。”

    婉拒,林满月还是被外婆拉着坐下去。

    “剩下的你就当练手好了,不够再叫徐磊去兑筹码。”

    林满月求救的眼神看向盛韩轩,还有几十万。

    她是小门小户长大的,没有来过这些地方的。

    这样一下就丢几百万的,她真没玩过。

    懂他们说话的

    “你看他做什么,小赌怡情。”

    小赌怡情?

    小赌?

    外婆我们两对“小赌”的认知不一样啊喂!

    外婆吩咐徐磊:“跟你们老板去别桌,记住,不要让公关小姐靠近你们老板。”

    盛韩轩挑了一下嘴角,给林满月一个安定的眼神,去了贵宾厅。

    贵宾厅,人少。

    赶鸭子上架的林满月,在外婆的带领下,“小赌怡情”。

    可能是第一次来,上天眷顾,林满月押大押小,十次有九次押中。

    看着筹码慢慢回来,林满月松了一口气。

    手心那不争气的汗,也干了。

    这桌玩厌了,又去玩那桌。

    林满月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最后都不需要外婆再给出意见了,她自己看懂了规则。

    时间就在指间溜走,两三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原先的两百万,没能全部赢回来,差了一点点。

    盛韩轩也玩完了,房间就在赌场楼上,他们先上去。

    之后赶来的徐磊,说了盛韩轩的战绩。

    “总裁赢了九十万。”

    那就是,没输咯。

    林满月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即便是学会了一些桌上的玩法,她还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今晚要在酒店住一晚,明天再包机回去。

    坐在窗户后的林满月,久久不能平静。

    听到洗手间门打开,林满月才转身走过来。

    接过盛韩轩手上的干毛巾,等他坐下来之后,站在他身后,给他擦头发。

    这个人,要求特别多,不喜欢用电吹风。

    盛韩轩问:“吓到了?”

    窗户上,隐约印着两人。

    她擦头发的动作,很轻很缓,就像在对待一件瑰宝。

    “有点。”

    林满月说完,自己先笑。

    她是个不争气的人,这么点事就吓到。

    “不喜欢,以后我们都不来了。”

    “你之前经常来吗?”

    “不算经常,只能说来过几次。”

    林满月点了点头,继续给他擦头发。

    不经常来就好。

    赌,还是不好的。

    相信他说不来了,就一定不会来了。

    头发擦得半干,他就不让她擦,拉着她背对着坐在他腿上。

    他那只握钢笔很好看的手,解浴袍带也很拿手。

    浴袍只是敞开,没有从她肩上掉落下来。

    但那只手,已经没有障碍的,在游走。

    窗户上,还是能隐隐看到两人。

    受不了。

    林满月回头去吻他。

    主动的送吻,盛韩轩自然是回吻她。

    很快,就从沙发移向了酒店的大床。

    第二天坐飞机回去,依然是包机。

    所以说,包机飞去飞来,就是赌一把啊。

    如若是以前,林满月是不相信有这种人的。

    现在她相信了。

    她就被带着这么做了一回。

    回来之后,盛韩轩跟徐磊坐一辆车,去工作了。

    林满月和外婆一起回他们的住处。

    外婆说要去看看。

    进小区的时候,小车过杆,不知道林呈里从哪里冒了出来,差点撞到他。

    阿禾开车门就下去,抓着林呈里到一边,不让他挡路。

    动作有点粗鲁,有点像打架。

    车开进去几米,外婆叫司机停车。

    “韩轩给我看过你以前家人的资料,刚刚那个人,好像是你爸爸?”

    “是的。”

    外婆整理了一下衣服,开车门之前说:“我知道你在林家吃了很多苦,既然你爸爸找上了门,还是见他一下。”

    林满月能说不见吗?

    跟着外婆下车,就看到阿禾把林呈里按在了墙上,动都动不了。

    在经历了修宇劫持事件,阿禾对任何靠近的人,都不再手下留情。

    外婆说:“阿禾,先放开他。”

    悠地一下,林呈里从墙面滑下来。

    阿禾并没有退开,防备心很重地守在林呈里身前。

    就像外婆看过林家人的资料,林呈里也查了盛韩轩外公家的情况。

    公司有林真真在管着,林呈里闲得很。

    来碰一碰运气,老人家,总是善良看不得别人苦的。

    苦肉计准备了好久,故意不睡,让他显得很憔悴,没有血色。

    胡子也没刮,冒出来,才有沧桑的感觉。

    林呈里站起来,眼泪说来就来。

    话都没说,就先哭,哪里学的新招?

    林满月问:“干什么你?”

    “来看看你。”

    “现在看到了,可以走了。”

    “我昨晚梦到你妈了。”

    又来这套……

    只要有事,就必提赵文清女士。

    “你不愿意见我,我这就走。”

    林呈里擦了擦眼泪,慢慢地走出去。

    有病!

    演给谁看啊!

    走了干净!眼不见心不烦。

    谁知道,林呈里走了几步,忽然一个腿闪,摔倒在地。

    他又爬起来。

    走了三步,又摔倒在地。

    这次,林呈里没有再立刻站起来,一动不动的。

    演戏演的,林满月根本不想管。

    外婆吩咐:“阿禾,去看看他怎么了。”

    阿禾过去,把林呈里的身体翻过来。

    林呈里的身体毫无知觉,阿禾的手放去林呈里的鼻子下。

    没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