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81章 这不行……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181章 这不行……

    奶奶送得那条项链,林满月取了下来,小心地放进了首饰盒。

    脖子上,取而代之的是盛韩轩送她地这条。

    月亮上镶嵌地小钻石,组合起来太耀眼,戴着出来时,阿禾首先就看到了。

    她的眼睛,他有帮着敷过。

    所以,她的眼睛有点不舒服,但消肿了。

    “阿禾,跟我说实话,你听到了多少?”

    昨晚那样地距离,阿禾的听力一直很好,敏锐的观察力,阿禾一定听到了什么。

    阿禾说:“都听到了。”

    就知道!

    “告诉给他了吗?”

    阿禾摇头。

    那就是真没说了。

    林满月相信阿禾,阿禾是个讲信用的人。

    关于秦双姝跟秦茗得事情,阿禾就没有向盛韩轩汇报。

    “他问你了吗?”

    “问了,我说夫人你和叶虹茜在吵架,叶虹茜说话很难听。”

    就知道!

    他会问。

    也幸好。

    幸好,阿禾跟她的说法,是一致的。

    真是难为阿禾了,最近都在为了她,对盛韩轩隐瞒。

    “阿禾,先不要告诉他,等到了合适得时机,再告诉他,你能做到吗?”

    “能。”阿禾郑重地点头。

    只要是阿禾答应过的,就不会泄露出去。

    林满月还有很多疑问,不能问盛韩轩,不能问奶奶。

    为什么,盛启泰两天不回家,公司忙吗?

    提到两个姐姐之死,盛启泰就那么害怕,甚至逃走,他一定有责任。

    因为公事不在家,错。

    最大的可能,是因为私事。

    什么样得私事,说不出口就不是好事。

    盛莉华在选择不报警之后,为什么还能心安理得在盛家住那么多年?

    明明帮凶是盛启泰和盛莉华,宋姿为什么还能跟盛莉华那般得友好?

    盛韩轩遭受了那么重的劫难,盛启泰带他去催眠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催眠的结果告诉给叶虹茜呢?

    也许不是告诉给叶虹茜的,是告诉给盛莉华,盛莉华再告诉给得叶虹茜。

    但是没有区别,还是让盛莉华知道了,以此说出来让盛韩轩内疚。

    他的凉薄,难道不是盛家人逼出来的吗?

    宋姿还好意思当着她的面,来说什么为了盛韩轩好。

    真要是为了盛韩轩好,就该避开盛莉华那条毒蛇。

    早知道,当时在盛韩轩办公室,就不该拦着盛韩轩掐死盛莉华。

    那样双手沾满鲜血,还反过来诬陷受害者的盛莉华,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踩着伤痛和愧疚长大得盛韩轩,谁又来理解他的孤独?

    所有的人,对他都太苛刻了。

    他不该那样,他不该这样,那他该怎么样?

    奶奶爸妈都在国内,盛韩轩都要去外婆家过年,可见他对自家人的寒心。

    不是他做得过份,是他们过份。

    原本还觉得第一年不陪着盛家人过,有点不好。

    没有什么不好的。

    她嫁的是盛韩轩,不是盛家。

    自然是盛韩轩去哪,她跟着去哪!

    做了午餐,林满月亲自去送。

    节日气氛很浓,大白天的街上都是张灯结彩的。

    盛世集团,也是有些热闹。

    车子进地下车库的时候,阿禾看了前面那辆车好几眼。

    开进去后那辆车都没有下来人。

    “夫人,秦副总在车库。”

    “我知道了。”

    林满月就没有下去。

    今天她没有心情去跟这些鬼魅魍魉打交道。

    五分钟过后,还是没见秦茗走出来。

    林满月没有在等,直接下车走向总裁专属电梯。

    阿禾能看见秦茗得车,秦茗肯定也能看见她们的车。

    关门锁车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看都没看一眼,林满月脚没停,“揍他。”

    距离不远,秦茗几步就追了上来。

    走在林满月身后得阿禾,一伸手就挡在了秦茗胸前。

    在秦茗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阿禾胳膊往上抬,直逼秦茗的喉咙,另一只手再抬起来按着秦茗的额头,双手一起用力膝盖再一顶向他的腹部。秦茗控制不住身体平衡,直接躺倒。

    没有多余的动作,阿禾的胳膊已经推卡着秦茗差点窒息,还有倒下前腹部的疼痛,使得秦茗双手抱着腹部,没有顾及到秦副总的面子起来。

    阿禾利落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痛苦表情的秦茗。

    “还以为是哪个人要袭击夫人,原来是秦副总。秦副总你没事吧,没事就好。”

    阿禾小跑追到林满月身后,不再吝啬看身后躺地的秦茗。

    电梯门关上,能够看到倒地的秦茗,林满月都没有问一声怎么样了。

    活该。

    林满月戴着新项链,来给盛韩轩送饭。

    秘书给定得酒店套餐,就没有再送到盛韩轩的办公桌上。

    一进门,林满月就把外套脱了,这样才能很好得看到她的项链。

    饭是装了两个人的,她就是要来这里陪他吃。

    碗筷她帮忙摆,菜也帮忙夹,还喂进他嘴里。

    就差,帮他嚼了……

    如果她提出来帮他嚼,他也会接受的。

    吃完后,她自己来收拾桌子,没叫秘书或者阿禾进来。

    弯腰得时候,要细细的腰,和微微翘起的臀,展露无遗。

    盛韩轩喝了一口茶,看着因为她弯腰而悬挂在她脖子下的项链。

    “那种舞,以后不许再跳。”

    她擦桌子的手一顿,乖乖地“嗯”了一声。

    旁门左道,说不暴露,但也有性感的动作。

    对着外人跳多了,是不太好。

    一次两次,还是可以的。

    盛韩轩又说:“在家里,对着我,可以跳。”

    “……”林满月笑着问:“你喜欢看?”

    “没有男人不喜欢看。你的这次先斩后奏,我可以不计较。那些男人在尖叫得时候,我多想拔掉他们的舌头。”

    本来还是有点勉强笑的,林满月是真被他这么说,逗笑了。

    “有这么夸张吗?”

    “烽火戏诸侯,自古都有。”

    好吧,为了广大男士的舌头,她以后都不跳那种舞蹈了。

    桌子收拾好之后,林满月准备坐下来,却被他拦腰抱着,人就直接倒在了茶几上。

    玻璃的,她真怕压坏了。

    挣扎着要起来,他按着她的腿,不让她动。

    眼神里,是她熟悉的危险。

    “这不行……”

    玻璃茶几,怎么挨得了她得重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