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102章 又想玩什么把戏?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102章 又想玩什么把戏?

    好好过他们的生活不行吗?

    硬是要来找虐!

    还祝福他们两,我呸!

    来这自助餐吃东西,碰巧遇上了,说什么鬼的纠缠。

    没有说那些屁话,没有还逼着她祝福他们,林满月都会放了他们一马。

    当众让她下不了台,那些顾客怪异的眼神,她没瞎能看到。

    等着吧,收一个大惊喜,几家都会好欢喜。

    得到大家掌声祝福的修宇带着林蕊蕊去了那边坐下,林蕊蕊哭个不停,超级感动呢。

    任佳期是听出来了,原来是前任的纠葛。

    这种极品前任,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

    “我觉得那男的有点面熟,应该是在哪里见过?”任佳期就是想不起来了,不是故意这么说跟林满月套近乎的。

    林满月说:“修副市长的儿子,你可能在一些场合见过吧。”

    “不记得具体在哪儿了。不过满月,你这是丢了芝麻捡了西瓜,那男人跟盛总相比,简直没法看,太磕碜了。”任佳期说着,还做了个手挡眼睛的动作,极其厌恶所提到的渣男修宇。

    之后,林满月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她和那对即将步入婚姻殿堂新人的关系。

    前男友,同父异母的姐姐。

    听着任佳期的感叹讽修宇和林蕊蕊,林满月没有多大的感触了,笑着听听就过了。

    因为阿禾在盛韩轩面前扛不住秘密,自助餐厅里发生的求婚和要送喜帖的事情,被盛韩轩知道了。

    和和美美请朋友吃饭,遇到渣男还来恶心你说你纠缠他,林满月也挺郁闷。

    盛韩轩说:“结婚能是什么难事,即使有阻拦,我都帮他们铲除,让他们结的没有后顾之忧。就当是我送给他们两的新婚礼物了。”

    林满月大概知道他说得后顾之忧是什么了,修萧强和薛凤侬压根就看不上林蕊蕊,不想跟林呈里那样的人做亲家。玩玩没多少人知道,两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真正要结婚让林蕊蕊变成修家人,难啊难。

    “怎么帮啊?”林满月很好奇。

    “秘密。”盛韩轩卖了个关子。

    林满月想嘘他,没敢。

    “为什么要促成他们的婚事啊?”

    问题,林满月还是敢问的。

    给修宇备下的新婚礼物,还是盛韩轩前几天给她的,知道威力有多猛。

    “飞得越高摔得越狠,从天堂摔向地狱,尝试一下也无妨。”

    得罪盛韩轩的下场,后果真的挺严重。

    林满月在心里暗暗思考,她以后还是不要跟他作对了,本来现在也没有跟他作对的啊。

    自助餐之后没有一个星期,修宇和林蕊蕊的婚事就传了出来,双方父母都没有反对,林满月是真的跪拜盛韩轩的手段了。

    婚礼举办的很急,消息传出来那天一个月后,就要举行了。

    林家忙得很,外面的人际关系都是林呈里在打理,家里准备都是汪尚媛在办。

    汪尚媛为了让林呈里看到她的持家能力,很是认真的在准备,把儿子都送去了老家给父母照看。

    林蕊蕊找八字先生算了一卦凶吉,说由女儿的近亲之人来置办婚礼,这样才不会影响做爸爸的财运和福气。林呈里就答应林蕊蕊暂时把胡晓芸接回来,善解人意的汪尚媛自然是不会有意见。

    瘦了一圈的胡晓芸,减掉了在林家无忧无虑生活养出来的肥肚腩,该有的臀部还没有减掉。脸上的肥肉也不翼而飞,没有之前包租婆野蛮之气,倒多添了一份柔弱之感。

    吃饭的时候,林呈里挥之不去的就是胡晓芸身上的旗袍,心下一痒就不小心把筷子掉在了地上,他再弯腰去捡,角度挡了一部分,但是还是能看到胡晓芸旗袍内的光景。

    出去这一段时间,没想到她越来越有味道了。

    除了林蕊蕊,谁都没有注意到林呈里的异常。

    主卧现在已经是汪尚媛住在里面的,胡晓芸就住在客房。

    心痒难耐的林呈里,被林蕊蕊以商量婚事细节为由叫去了客房,没说一会儿林蕊蕊就以瞌睡来了先走了。

    林蕊蕊出去之后,站在门外听到客房门反锁才放心回她的卧室。

    这一夜,林蕊蕊睡得特别安稳。

    一大早就起来,看着林呈里跟她妈一起从客房出来,林蕊蕊就更安稳了。

    连着几天,林呈里都是睡在客房的,春风满意的很。

    这天清晨,胡晓芸服侍林呈里穿衣服,有意无意地提到了伴娘人选。

    “人数不够,请几个就是了。”

    “我心里有个人选,就是不知道呈里你会不会同意?”

    “你说。”林呈里很享受胡晓芸现在这么小心跟他说话的样子。

    女人要在自己的面前伏低做小,这才是当家的男人。

    死去的前妻,什么事都是自己拿主意,他的存在感和权利根本就没有,恨死了那种生活,他下半辈子都不会再让自己过那种生活。

    胡晓芸小心翼翼地说:“蕊蕊结婚,她的姐妹来做伴娘,也是告诉大家,林家姐姐妹齐心和睦。”

    “不是说了不要耽搁真真的学业吗?”林呈里有点不快,他很看重林真真这个女儿,公司都是留给林真真的。

    林满月学的什么鬼的音乐对他根本没有好处,从国外叫回来,再花了很大一笔钱把林真真送去学经济金融和管理,学成回来才能帮他排忧解难。

    胡晓芸说:“蕊蕊的姐妹,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林呈里推开胡晓芸帮他整理衣袖的手,警告:“你这个蠢妇是不是又想在林满月身上玩什么把戏?”

    “林满月有盛三少撑腰,我把她当菩萨供着都来不及,怎么敢再玩把戏。正因为有盛三少的存在,如果林满月做蕊蕊的伴娘的话,那些宾客就会觉得蕊蕊和林满月的感情很好,更会认为你这个做爸爸的的很有地位,女儿女婿都听你的话,关系被你调解的很融洽。以后谁还会低看你?”

    对啊,两个女婿都给脸,官商这两条路上的人,以后谁还会看不起他?

    胡晓芸看林呈里的表情,就猜到他心动了,于是继续说:“林满月气性大,我去请她她肯定不会答应,我看汪妹妹跟林满月关系不错,不如就叫汪妹妹去请林满月来做伴娘,呈里你看怎么样?”

    一石二鸟,胡晓芸笃定那个洗脚女请不来林满月,遭到林呈里的厌弃,慢慢就不被重视了。

    “怕是不行,只有我亲自去说,林满月才会答应。”林呈里兴奋的走了,已经可以想像到婚礼当天被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了。

    胡晓芸可惜的捶了一下床,可惜了一次机会,没能陷害到那个洗脚女。

    但是主要目的是林满月来做伴娘,才能在她的手中被她给捏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