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95章 我就叫人把他扔出去!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95章 我就叫人把他扔出去!

    保镖形成了人墙,挡住了林满月的视线,看不到修宇和林蕊蕊做什么了。

    每一个保镖都人高马大的,不仅林满月看不见了,比她高一点的林呈里也看不见人墙之内的情况。

    盛三少不请自来,林呈里又兴奋又担心。

    怎么一来,就碰上让盛三少碰到不高兴的事情,没一次来是高兴的。

    全都怪修宇,明明都跟他说了几遍了收敛,家里女人小孩那么多,他的行为有伤风化!

    被保镖重重围住的修宇,从保镖头与头之间的缝隙看出去,“盛三少你什么意思?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想对我动手吗?”

    盛韩轩在确定林满月没有受伤之后,才不经意地看向保镖之内的修宇。

    “你不是喜欢让别人看你摸吗?给你找了那么多观众来,不够我还能再叫一些来,你尽兴些地摸,给你提供一个展现手工艺的舞台。”

    林满月差点笑出声来,展现手工的舞台什么的,他好损啊!

    拐着玩骂人,咸猪手的手工艺舞台吗?

    不行了,林满月没有控制住自己,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剑拔弩张的气氛,伴随着林满月的笑声,现场略微的尴尬。

    林呈里没有林满月的胆子大,没敢笑。

    汪尚媛抱着儿子背对着大家,从她颤抖的身体就能看出来她是在笑。

    不过呢,汪尚媛不是关注中心,没人在意她笑没笑。

    “盛韩轩,你不要欺人太甚!”修宇被林满月的笑声笑得恼羞成怒,点名道姓的喊了盛韩轩的名字,没有再是尊称盛三少。

    兔子急了都还要咬人,修宇忍了盛韩轩的挖苦,但是林满月当着众人嘲笑他,男人的面子作祟,他不可能心甘情愿做众人的笑柄。

    修宇想要突出重围,这些保镖可是练家子,他没能推动保镖,稳如山石屹立在他的四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闯不出来。

    “磨蹭什么,摸!你摸你的女人,这里要是有谁会介意,我就叫人把他扔出去!”

    越说越有威严,盛韩轩看向林呈里,“你介意吗?”

    “不不不介意,我不介意。”林呈里害怕死了,担心会被盛韩轩的保镖给扔出去。

    “爸爸!”林蕊蕊也不是不要面子的人,盛韩轩叫那么多的保镖来,明显是来让她和修宇出丑的。

    不过是情人之间的小动作而已,跟林满月有什么关系,表现的那么抗拒做什么?

    林蕊蕊就不相信了,盛韩轩没对林满月做过这些事吗?

    装什么清高,那天林满月整晚没回来,早晨到家可是一脖子上的草莓,还不知道是被哪个野男人给弄出来的呢!

    “这样好吧,既然盛三少是好意,那修宇你就亲蕊蕊一下,彼此都好说话了。”林呈里是想从中和稀泥。

    两边都不得罪,他还是个双方都照顾到的好老丈人。

    按照能力和实力相比,还是要多将就一些盛三少,于是林呈里踮起脚给人墙中的修宇眨眼,想让修宇知道是被重视的。

    “摸!”盛韩轩怎么可能听从林呈里的安排,他的决定不什么人都能来替他改变的。

    好意被否定,林呈里退回原位站着,没有再垫脚给谁谁谁眼神示意。

    这架势,今天是必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做这件事了。

    那天当着那么多的人面前接吻,修宇做得出来是因为那些人都是无意的,今天这些人都是刻意的。

    “快摸!”盛韩轩越来越不耐烦。

    修宇的肺都快气炸了,他是一个人,盛韩轩是一群人。

    硬碰硬他肯定是吃亏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就是摸吗,修宇在众位保镖的注视下,摸了林蕊蕊的臀部。

    不知道是哪个保镖开得头先笑,爆笑声就快掀翻了林家的屋顶,盛韩轩做了个手势,他们就散开人墙不复存在。

    被嘲笑的修宇,一刻都待不下去,丢下林蕊蕊愤慨地离去。

    贱,是不是!

    叫着走的时候,要说什么留下来获取知情权。

    叫着收敛,二十四小时伟哥状态,真是恶心他妈夸恶心:好恶心!

    当众表演一下咸猪手,满意了。

    林蕊蕊待不下去,就捂着脸跑上楼去。

    既然让盛三少碍眼的两个人都走了,那么是不是该求求盛三少帮忙了?

    林呈里搓着手,正要跟盛三少商量一下该怎么追回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盛韩轩却先问起了林满月:“来的时候你板着脸,谁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没有谁惹满月不高兴!”林呈里朝着林满月眨眼,那频率快得就像是沙子进了眼睛不舒服狂眨,都看不到他的眼珠了。

    “林蕊蕊说,爸爸保险箱里的东西是我拿得,还叫爸爸叫人去我们那里搜,一定能搜到的。并且还说是我告诉她的保险箱的位置,我都是今天来了才知道爸爸把保险箱藏在衣柜后面的呢。”

    林呈里不眨眼睛了,被林蕊蕊那张臭嘴给害惨了!

    “三少你放心,蕊蕊冤枉满月,我会教训蕊蕊的。并且我有了怀疑对象,能知道我藏在衣柜后面的人,胡晓芸嫌疑最大。”

    一切的罪过都推到胡晓芸母女两身上,胡家没有盛家厉害,林呈里是一点都不惧怕胡家的。

    厂子都是依靠着他的人脉才开起来,胡家应该反过来跪拜他。

    “不见了的一些文件,是满月她妈当年留下来的,见不得光的,还请三少帮忙找一下,找到林辉那个人!”

    林满月没有作声,这个林呈里,脑子没有完全空掉,还知道拿她妈来做幌子。

    “如果是跟岳母有关,这件事我会看着处理。”

    正面的回答,犹如天籁之音,世界上还有比盛韩轩答应帮你忙时说出得话更好听的吗?

    绝对没有!

    有了盛韩轩的允诺,林呈里仿佛都能再次看到金条回到保险箱的样子。

    林满月问:“究竟,都不见了些什么东西?”

    “有几根我准备留给你做嫁妆的金条,还有一部分公司的文件。”

    做嫁妆的金条什么的,林满月听听也就过了,相信林呈里的话母猪都会上树了。

    “没有别的东西了?”

    “没有了!”林呈里承认的越肯定,林满月就越不相信。

    那张发黄的照片,还有那个掉色的福袋。

    明知道提到她妈的东西,她会无条件帮忙,林呈里不提就证明有鬼。

    盛韩轩带着林满月一群人走后,汪尚媛才抱着儿子到林呈里身边来。

    “盛三少他真的会帮我们找东西吗?”

    “会的。”林呈里笃定地说:“林满月太在乎她妈了,不会让她妈死了还把经济犯罪暴露出来。”

    “真是她妈做得?”

    “她妈是一根筋,不会做这些,都是我用她妈的名义做出来的。”

    “不会被发现吗?”

    “人都死了,怎么去发现哦?安心,林满月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汪尚媛将信将疑,都到这个地步了,只能选择相信林呈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