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83章 欺负到连渣都不剩才好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83章 欺负到连渣都不剩才好

    小东西,胆子越来越大了!

    桌上的食物,哪里比得她让他觉得美味可口。

    盛韩轩勾着她的下巴,咬了上去。

    没错,是咬,惩罚她。

    但是没有用力咬,只是小惩罚一下。

    “咕噜噜~~~”煞风景的肚子叫,盛韩轩放开了她。

    林满月摸了摸肚子,她是真的饿了,在商场逛了那么久,连口水都没喝。

    没想到,肚子这么叫一声,还间接性的把自己给救了。林满月也不害羞了,她拿着刀叉,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不说话。眼神好似在说:主人我饿了,让我吃吧让我吃吧……

    这么小可怜,盛韩轩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我们先吃饭。”

    吃饱喝足,时间也还挺早的,至少还没有到睡觉的时间。

    他也没有要继续工作的打算,不然不会一直穿着浴袍。

    要是就这么一直待在房间里,林满月知道她明天不用下床了。

    门铃再次响了,林满月还是被他叫进卧室,他去开门。

    隔着门缝,林满月听到是徐磊来了,提到了什么衣服。徐磊走后,盛韩轩拿着两套衣服走了进来。

    两件样式相同的格子衬衫,不同的是一件大一件小。

    他是要穿格子衬衫吗?

    不是吧!

    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穿纯色以外的衣服,多是黑灰色的正装。

    “穿上,把那个说我是你叔叔的人叫出来。”盛韩轩把小的那件递给她。

    摸在手上,布料很舒服,细看衬衫扣子都很精致。

    林满月是拿到洗手间换上的,她出来的时候,盛韩轩也已经穿好了,并且下面穿着一条颜色样式跟她穿的一样牛仔裤!

    盛韩轩穿牛仔裤了!

    哪里来得牛仔裤??

    他变魔术变出来的吗?

    家里衣柜里,除了正装就是休闲装,牛仔裤的一根毛都找不到!

    林满月看呆了。

    他的腿,好长啊,有时候,他会用腿压着她不让动,平躺的她看不见,究竟他是怎么压的……

    “怎么,不好看?”盛韩轩说得是疑问词,口气却是超乎常人的自信。

    林满月是阿禾上身了,摇头摇头。

    太好看了!

    盛韩轩很满意她看呆了的样子,亲着啄了她嘴角一下,牵着她出去。

    任佳期在酒店二楼咖啡厅等着的,见着林满月和盛韩轩相携而来,就马上从位置上站起来。

    这个男人的身份和地位,任佳期好奇就通过熟人打听到了,盛世集团的总裁,无数女人都想嫁的盛三少。

    是她有眼无珠,把男神错当了叔叔!是她有眼无珠,把男神说成了猪。

    据说盛三少是很难结交的,有多难呢,就是你连他的面都见不着,还谈什么结交?

    接到林满月说要见面的电话,任佳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任小姐是吗?”盛韩轩主动打招呼,林满月有点儿意外。

    “盛总您好,我是任佳期,很荣幸能够见到您。”

    “任小姐你是觉得,我很老?”

    任佳期马上看向林满月,林满月推卸责任的摇头。

    为了让任佳期相信,林满月还无声的用口型告诉她:阿禾。

    被出卖的阿禾,在房间里打了个喷嚏。咦,是酒店温度开低了吗?怎么有感冒的症状了?

    盛韩轩说:“任小姐你再看我们两人一遍,我到底老不老?”

    林满月扶额,没有去看任佳期的表情,估计也是精彩绝伦的。

    “告诉我,我老不老?”

    “不老……”

    敢说老吗?别人敢,反正任佳期不敢。

    那天晚上是真没看清,今天隔这么近,他们两人穿着情侣装,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羡煞旁人。

    拍马屁的话没有机会说出来,盛韩轩就带着林满月走了。

    到了咖啡厅门口,林满月才回头跟任佳期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又马上被盛韩轩把头扭了过去。

    任佳期:“……”

    传言果然不假,盛三少冷血无情,谁惹他谁倒霉。

    任佳期在心里默默给林满月祈祷,可不要被盛三少欺负到连渣都不剩才好。

    下楼的时候,盛韩轩还在强调:“那个女人说我不老,你听到了。”

    穿着从来没有穿过的格子衬衫,就为了来逼问任佳期他老不老哈?

    “以后谁再说我……”盛韩轩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有两个警察先生直接朝他们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是盛韩轩先生吗?”

    林满月警铃大作,警察找上门来的都不会是好事。

    他们两也没做什么啊,关着门在屋里爱爱,也犯法哦?

    “我是。”

    “盛先生,你的表妹叶虹茜,被人抢劫受伤,现在情绪十分激动,我们没法跟她沟通,还请盛先生配合一下我们办案。”

    卧槽!叶虹茜真被抢劫了!

    乌鸦嘴啊,说什么来什么!

    没事说什么跟踪抢劫,自己诅咒自己。

    盛韩轩要松开林满月的手,林满月反手抓住。

    “我也要去,带我去。”

    不是什么好事,她又那么强烈要求,盛韩轩就带她去了。

    酒店太人性化,没有让被抢劫受伤的叶虹茜留在大厅,而是在一楼找了休息室安置她,有一位女警和酒店的大堂经理陪着。

    林满月和盛韩轩进来后,细细碎碎哭着的叶虹茜,哭得声音更大,靠山来了。

    叶虹茜的头发成了鸡窝,撕烂的裙子外面搭着一件酒店员工的工作服,可见的腿上还有被指甲抓出来的痕迹,没穿鞋子的脚底,踩得很黑。

    这还不止,大哭流泪哭花了妆,眼线和粉底腮红交错,脸上五颜六色特别慎人。

    “表、哥、呜呜呜呜呜……”叶虹茜哭着喊,那泪珠儿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在往下掉。

    盛韩轩看着叶虹茜,一点心疼的表情都没有。

    “都是你!”叶虹茜抬起她的手,指向林满月。

    “我跟你说过有人跟踪我,求你把保镖借给我一下,怎么求你你都不借。现在好了,我被人抢了,还差点被强暴,达到你要的目的了,你很高兴是不是?”

    警察和酒店的人员都看向林满月,带着那么一丝丝谴责的意味。

    人的心,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偏向弱者。

    讲真,林满月听到叶虹茜被抢劫,她在心里是有点儿高兴,但不会傻着当着众人面前承认啊。

    林满月问:“在哪里被抢的?丢了什么东西?怎么回酒店的?”

    “你的心究竟是不是肉长的?我受伤了,要不是极力反抗就要被歹徒强暴,你只问我丢了什么东西?在你的眼里,东西比我人更重要吗?”

    是啊。林满月很想这么答,没再理哭成鬼的叶虹茜,转而问叫他们两来的警察。

    “对答如流,情绪是激动,但不是不能沟通,夸张化的把我们叫来,是要我无故挨骂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