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帝国老公无限宠 第52章 真的是你,你是郝贱!

时间:2018-07-12作者:周齐儿

    第52章 真的是你,你是郝贱!

    橙汁端到林满月身前,林满月瞥了一眼,没有接。

    “我要的是西瓜汁,你给我端来橙汁。”林满月挑剔地说:“还有,我要的鲜榨的西瓜汁,瓶装的里面有防腐剂,你想毒死我是吗?”

    “你说得是果汁,没有提到西瓜汁,也没说要鲜榨的。”胡晓芸知道林满月是在故意刁难,好脾气也装不下去了。

    给喝的就已经不错了,还挑肥拣瘦的。

    “林家的榨汁机是摆设吗?不过是你不想做给我而已。既然不欢迎我,那我就走呗。”

    林满月假装要走,胡晓芸立马说:“我给你榨!但是西瓜家里没有,你换另外的。”

    “只是想喝果汁,你这么多条件,当真是不欢迎我回来……”

    “买!我马上去买!”胡晓芸怕林满月真就甩脸走人,很聪明的没有再跟林满月起直面冲突,到时候林呈里会骂死她。

    家里有保姆,买个西瓜完全可以保姆去,但是胡晓芸就是要自己去,最好是等到和林呈里一起回来。

    林蕊蕊同样不想跟林满月待在一块儿,跟胡晓芸一起走了。

    家里两个保姆,被林满月支走,整个林家只有她一个人在,好办事了。

    大门反锁,林满月戴上手套,用自己配得钥匙,打开了林呈里房间门。

    林家的书房,以前妈妈在的时候,还有些东西。

    自从妈妈死后,那地方就形同虚设了。

    林呈里只会算计人,哪里还会舞文弄墨,重要的东西都放在他房间。

    一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床后墙面上的林呈里和胡晓芸的婚纱照,真是辣眼睛!

    枕头下面,有几个避孕套,更辣眼睛!

    林呈里一把年纪了,还有性生活么?

    床上其他的地方都检查了,没有什么可看。

    床头柜里,乱七八糟的,应该都是胡晓芸的东西。

    打开衣柜,林满月掀开挂着的衣服,敲了敲木板。上下左右试探,按到最左边缘时,响了一声,木板轻轻开了一条缝。

    再稍稍拉大,木板后有一个保险箱镶嵌在墙壁里的。

    林满月百分之百地确定,保险箱里放着有关她妈的东西。

    这保险箱造得隐蔽,怕是连胡晓芸跟林蕊蕊都不知道的。

    那天她在洗手间里上厕所,林呈里推开她房间以为没人,就叫了工人来,家里的墙壁被凿开,又偷偷看到工人抬保险箱上来,就知道了林呈里的用意。

    保险箱的密码,她会尽快从林呈里那儿弄到。

    拍下场景,林满月给林呈里打了个电话。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马上马上,就快到了。”

    “还有多久?”

    “五分钟!不不不,三分钟!”

    林满月挂了电话,确定房间没有被翻过的痕迹,她才关门出去。

    林呈里回来,看见林满月人坐在客厅,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下了。

    真害怕,林满月等得不耐烦提前先走。

    “其他人呢?”林呈里走路喘着气。

    年纪大了,才这么一段距离,就给他走急了。

    “等的无聊,想吃祥记的鸡爪,三少的司机把车开走了,只能请保姆去买了。”

    屋外是没有停车,林呈里却得到另外一个信息:“等下你回去,是三少亲自来接你吗?”

    “三少他很忙的。”

    “你不能走路回家的吧,你给三少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你。”林呈里这样说的目的是,只要盛韩轩来接林满月,他就趁机露个脸刷下存在感。

    他可是林满月的爸爸,他把林满月嫁给盛韩轩,盛韩轩是不是该表示一点什么?

    林满月当然知道林呈里打得什么主意,她就当着林呈里的面,跟盛韩轩打了电话。

    “你开外音。”林呈里不能完全相信林满月。

    要求过份了啊。

    不过林满月为了让林呈里满怀希望,就按了外音。

    “三少,我在我爸爸这里,你下班了之后能来接下我吗?”

    林呈里着急地补充:“你叫三少来我们家吃饭!吃饭!”

    声音着急音量都没有降下去,不需要林满月再说第二遍,电话那边的盛韩轩听见了。

    “可以。”

    淡淡的两个字,在林呈里听来,犹如报喜鸟来报喜了。

    盛三少要来林家吃饭!

    攀上盛家这棵大树,看以后还有谁在背后说他没本事!

    林呈里兴奋的站起来,左右走动着,盛三少来家里吃饭,该准备些什么呢?

    “三少的口味如何?”

    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加急准备也还来得及。

    “清淡一些的,三少在家私下里,还会品红酒。”

    家里还有一瓶林满月她妈死前收藏的红酒,要不要拿出来?

    招待盛韩轩,普通红酒没诚意,要让林呈里花几十万去买,他又舍不得。

    “还有呢?”

    “三少喜静,人多会吵到他。”

    这好办,林呈里马上给外出买西瓜的胡晓芸打电话,今天家里不许来客人。

    胡晓芸又转而给胡美娜打电话交代,今天不要去林家。

    躲在胡家不出门快发霉的胡美娜,纠缠着胡晓芸不能去林家的原因,知道了盛三少要去林家,胡晓芸就坐不住了。

    朋友圈里的所有人,都认为她身患艾滋病,基本上都远离了她。

    这都是林满月那个骚浪贱陷害的,她要给自己报仇!

    不出林满月的意外,在林呈里交代下去之后,胡美娜还比胡晓芸母女先到。

    跟着胡美娜一起来的,还有一个男人,抱着一桶啤酒。

    木制的啤酒桶外壳,也算是胡家开得啤酒厂的一个大特点了。

    “东西放下就走吧。”林呈里不耐烦地赶客。

    这一桶啤酒也不便宜,买的话要好几千块。

    胡美娜朝抱木桶男人使眼色,男人就把木桶放下,对着林满月放出惊喜的目光。

    “你是林满月?”

    林满月瞥了男人一眼,没作声。

    “我是你的小学同学呀,你不记得了吗?我们还坐过同桌。”

    “哦,是你啊,你姓什么来着?”

    林满月思考状,“想起来了,你姓郝对不对?”

    男人偏头看了一眼胡美娜,等着胡美娜点头,才接林满月的话。

    “对对,我姓郝,就是我。”

    “真的是你,你是郝贱!”

    这是什么名字啊!

    男人又看向胡美娜,胡美娜又点头。

    “对对,我是郝建,我们是老同学了。”

    此贱非彼建啊,白痴!

    老同学郝贱,不见外的跟林满月说起了小学的趣事,林满月笑着听着,时不时会附和一下。

    “说那么久的话,肯定口渴了,我去给你们倒水。”胡美娜自发主动的去倒了四杯水。

    胡美娜对郝贱使眼色,郝贱拿水杯的时候,手掌似有似无地擦过那旁边那杯,水的表层掉进了一些粉末。

    “盛三少来了?”林满月朝门口喊了一声,其他三人全部望向门口。

    “听岔了,不是三少的车。”林满月端起其中一杯喝了一口。

    胡美娜盯着端盘里,杯中的水在微微荡,可能是林满月端的时候碰到的。

    那杯水已经被林满月喝了,胡美娜为了事后洗脱嫌疑,就喝了端盘里对着她的那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