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独宠萌妻:一爱上瘾 第九十四章 你丫的骂我

时间:2018-07-12作者:周二

    医生过来给沈阅包扎,酒精沾在伤口上,沈阅倒抽口气细声细气的叫疼,莫雨泽也没看她,若无其事从口袋里翻出烟拔了一根叼在嘴上,一摸口袋没有打火机,走到外面跟保镖借打火机去了。

    张娴梅扶着沈阅坐下,抬头看莫雨川,开口问:“听说你带女人回来了?人呢?怎么不带来给我看看。”

    莫雨川笑笑,这个时间段把钟小葵带到他妈跟前,会被当成出气桶。

    “她…怕您不满意,所以没过来。”

    张娴梅哼道:“我不满意?我不满意你还呆回京市?人在哪个酒店住着,我让人去接。”

    “妈,还是先算了吧,等眼前的事缓过去。”

    “润海的股票已经跌了,雨泽刚才那个样子,真是要气死我了,你也要气我?去把那丫头带来,一个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把我们家搞的乌烟瘴气的!”

    莫雨泽抽完烟进来,拍拍莫雨川的肩:“胡沐灵在警察局不让出来?我亲自过去一趟,哥,你回酒店吧,这是我的事。”走出两步,他又转身十分认真的叮嘱,“你们暂时先别回苏市,我请嫂子吃饭,等我。”

    张娴梅在后大声道:“你叫谁嫂子?雨泽,你刚刚叫谁嫂子?”

    他根本不理,抬脚就朝外走,胡沐灵人在警察局,自己居然见不着,不用说又是沈阅捣的鬼。

    进了警察局,胡沐灵的经纪人一直在警察局守着,看到莫雨泽大步进来,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急走几步上前,愁眉道:“莫总,这件事你可要帮帮沐灵啊,脸被剐成那样,还怎么拍戏?”

    莫雨泽没说话,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胡沐灵被押在小屋子里,不到十平方的小屋子,黑漆漆的就一盏台灯,莫雨泽开门进去,坐到胡沐灵跟前。

    胡沐灵的脸才是真的毁了。

    长长一条从上额角划到眉骨下面,直达鼻子中间,满脸是血,也没人来给她处理伤口,看上去十分可怜,演员这碗饭是捧不下去了。

    莫雨泽坐在那,眉眼压的极低,眉峰几乎压到眼头上,过了片刻他问。

    “是沈阅弄的?”

    胡沐灵点头,胆怯的缩着单薄的身体,做演员要保持身材,常年减肥她的身体本就瘦弱,沈阅上来推她,都还没来得及挡住,脸上一阵刮疼,血就迷了眼睛,她差不多是半晕过去,人也没什么意识的,到这会,莫雨泽坐在她前面,胡沐灵的脑袋里都是不清醒的,她被沈阅吓的半死。

    事情成了这个局面,也只能这样了,莫雨泽一言不发,掏出支票本,唰唰写了一串数字,撕下来放在桌上。

    “一千万,你去国外整容,后续的护理工作,我担着。”

    胡沐灵呆愣楞的没动,莫雨泽看了她眼,站起身离开,走到外面经纪人还在那,莫雨泽也不废话,让他把人领回去,带她去整容。

    从警察局出来,已经是中午时候,他觉得没必要去医院了,记者,警察全都在那,多热闹,这不就是沈阅喜欢的?他就不过去凑这个热闹了,没意思。

    站在警察局外面背风的围墙那,给莫雨川打电话。

    “哥,你还在医院?”

    莫雨川怎么可能还在医院等着由他妈数落,他现在人在莫家宅子,回家了。

    “我在家里,爸刚才打电话让我回去,你也回来吧,润海的股价跌的不少,五个小时蒸发了三十多个亿。”

    莫雨泽嗯了声,润海是做实业的,不兴空手套白狼那一套,实打实的做,实打实的赚钱,跌就跌吧,还会赚回来的。

    抬头朝着白蒙蒙的天望了一圈,他心里打着别的主意:“嫂子呢?还在酒店,要不我去接她?总归是要进咱们家的门。”

    “不了,她回苏市了,涵涵跟保姆在家,我不放心,小葵在酒店也无聊。”

    莫雨泽脑袋里始终绷着一根叫钟小葵的弦,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在去医院的时候,包括在警察局处理胡沐灵的事,他脑袋始终反复牵着的都是钟小葵。

    他根本没有想过钟小葵会离开京市,即便是要离开,也是跟莫雨川一起,莫雨川还没走,她提前偷跑了,这是躲着他?

    她就那么不想见他?

    一口气堵在心口,闷闷的疼,有点生气,用力抿紧了薄唇,好半天才硬邦邦的说:“嫂子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

    “我们离开酒店,她就走了,人在半路上给我打电话的,这会估计已经到了苏市了。”

    身后有人走过来,殷笑着上前打招呼:“莫总?!真是你啊,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

    莫雨泽情绪不好,转过脸扫了眼中年男人,不认识。

    他嗯了声算是回应了。

    “莫总,今儿怎么在这了?是来办事的?您不记得我了?我是顺雨的张科啊,我们一起喝过酒的。”

    跟他喝过酒的人多的去了,眼前这位……啤酒肚,靠后的发际线,油腻腻的脸,还是不认识,果断的转过头。

    挂断电话,莫雨泽这会一个字都不想说,谁他,妈的跟他废话,他都不愿意开口,身后的中年男人亦步亦趋跟着。

    中年男人满嘴的好话:“莫总还是这么霸气啊,润海集团的事,我上午看见了,都是小意思了。”

    这话说的,他突然就听不下去了,脸转了点,吊起凌厉的眉峰,阴阳怪气的反问:“霸气?什么霸气?王八之气?你丫的骂我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