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独宠萌妻:一爱上瘾 第86章 旧人难觅

时间:2018-07-12作者:周二

    h县西城的这片城区,五年前政府引进海城投资,旧城区改造的差不多了,从前的小急道变成宽敞的柏油马路,两边商铺林立,大型的购物商场在城区中央,比莫雨泽五年前来的时候要繁华很多。

    他那会来的时候这地方破破烂烂的,风一吹马路上全是灰尘,迷的眼睛都睁不开。

    沿着街区慢慢寻找,钟家的烧饼铺他记得就在这一条街道上,来之前他h县润海分公司里看了地图,街区的大致走向没有改动。

    其实他也不太记得钟家的烧饼店具体在哪个方位,他就来过一次,也就那一次他跟钟小葵见了面,不算愉快的见面,女孩骂他是土匪,他很生气,暗想着要收拾这丫头。

    街道快到尽头,再往前就是横贯东西的马路,莫雨泽前后看看,确定自己没有错过任何一家店。

    车水马龙的街头,他皱着眉心有些没了主意,想了想走进一家水果店。

    “你好,我想打听件事,这条街上,我记得有家烧饼店的,老板姓钟。”

    水果店老板指着前面不远的菜市场:“钟大成的烧饼店?在菜市场里面,就进口那,走过去就看到了。”

    原来在菜市场那,怪不得他没找到,光顾着看两边的店,没注意菜市场那。

    “谢谢你。”

    菜市场不远,走几步就到了,走过去就看到了钟家的烧饼店。

    店门口贴着美团,饿了吗的外卖二维码,他在距离十步远的停了下来,手插在口袋里微微的发抖,突然生出一种近乡情怯的情绪来。

    店里面就一个人在,中年男人,应该是钟小葵的爸爸,莫雨泽默默看了会激荡的心情稍微安定了点下来,抬起脚走了过去。

    钟大成看见有人进来,搓掉手上的面泥笑着问:“你好,买烧饼?”

    莫雨泽打量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发现钟小葵长的很像她爸爸,更加确定这里就是钟小葵家的烧饼店。

    他笑着说:“我要两个烧饼。”

    缓缓打量这家烧饼店,跟五年前变化不少,店里面的墙壁重新粉刷了,黑灰的墙壁刷的雪白,钟小葵那时候趴着做作业的木桌子也没了,店门上红底黑字的广告牌上,大成烧饼店。

    往事件件浮上心头,当时他还想着这丫头怪让人讨厌的,谁又能想到以后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钟大成朝里面喊:“过来装烧饼。”

    里面有女人应了声,他立刻绷紧了神经,瞳孔一缩紧紧盯着里面走出来的人,脑海中不断有道声音在回荡。

    会是她吗?会是她吗?

    马成兰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麻脚利装好烧饼:“给,烧饼好了。”

    莫雨泽接过烧饼,低下头呵的苦笑了声,他刚才的期盼简直像个傻子。

    不过他暂时不打算离开,烧饼还是热的,就站在店门口那咬烧饼。

    边吃边聊天:“大叔,你这店就两个人忙啊?”

    钟大成面团摔的啪啪响,擦着汗:“就我们两个,小本生意糊口饭吃。”

    “你家孩子呢,忙的时候家里孩子也要帮忙的吧?”

    马成兰招呼他进来坐:“你进来坐着吃,我这还有豆浆,两块钱一碗,要不要?”

    莫雨泽就想打听钟小葵的事,马成兰让他坐进店里吃,正合他意。

    笑眯眯的在店里坐下来,马成兰端上豆浆随口问:“你不是本地人吧?”

    “嗯,过来旅游的,你家孩子呢,还在读书?”

    钟大成提起女儿,带着自豪:“我女儿早就工作啦!研究生!”

    莫雨泽眼波滞了下,她后来读研了?

    低下头喝了口豆浆,故意夸张的说:“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家孩子才上初中,阿姨看上去很年轻。”

    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夸年轻的,而且对方还是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马成兰笑成一朵花:“年轻什么呀,老咸菜一颗。”

    莫雨泽恭维:“没,没,看您样子,您女儿肯定也漂亮。”

    钟大成更是自豪:“我女儿很多人追的。”

    他心一沉,脱口而出:“那她现在有男朋友吗?”

    钟大成一时嘴快:“有,都在苏市工作。”

    马成兰瞪他眼:“话怎么这么多!”她有些警觉,“小伙子,你什么时候来旅游的?”

    钟大成的话像一记重锤砸在头顶,莫雨泽脑袋里一阵空响,脸色阵阵发白。

    心情瞬间灰败到了极点,钟小葵有男朋友了,是啊,他都结婚了,她为什么不能有男朋友,她长的那么好看,肯定不缺人追的。

    喝完豆浆,他站起来给了钱,礼貌的笑了笑走出烧饼店。

    来之前莫雨泽想过很多两人重逢的画面,他看到钟小葵会生气,质问她为什么拉黑他?也想过钟小葵不理他,或许两个人还会大吵一架,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她有男朋友。

    从来没想过,她会有男朋友,他的脑海里,她始终是他一个人的。

    五月的天气灿烂明媚,拂过脸上的风都那么温柔和暖,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他心头一阵阵冰凉,身体空荡荡的游魂一样,他用光了所有的勇气自尊,却没找到想要的结果。

    手机在口袋里响了很久,莫雨泽拧着眉心不耐烦的接了电话。

    “什么事?”

    沈阅拼命憋着脾气,柔声细语的问:“雨泽,你在哪?”

    “到底什么事?”

    沈阅深呼吸了口气,咬着牙问:“你是不是要去非洲?”

    他反问:“你听谁说的?”

    “你要去非洲?不就工地上死了个人,你一定要亲自去吗?润海那么多管理人员,为什么你要去?”

    莫雨泽心情差到极点,对沈阅的厌烦简直透到骨子里,他冷冷道:“我工作上的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你每天陪着我妈就行了,一条人命不重要吗?他是润海的工人,我身为老板更应该亲自去非洲解决这件事!”

    沈阅在电话里半天不说话,莫雨泽厌烦的切了电话,站在h县的街头,对着天空怔怔出神,不远处就是金鹰酒店,五年前他常住的酒店。

    手机又进来电话,是润海分公司的老总陈义的电话。

    “嗯,我一会就过去。”

    “你们不要麻烦了,我一会就走。”

    陈义在电话那头频频擦汗:“您不来分部看看就走?”

    莫雨泽淡淡道:“不了,我是私事过来的。”

    他车子就停在卖场门口,这两年他爸爸退居二线后,整个润海集团运作都交给了莫雨泽,他忙的满世界飞,出行都是司机。

    这次亲自开车来h县,是因为一种情结吧,当年他是这样驱车万里来见钟小葵,今天他还想这样来见她,可惜,没有见到想见的人,对方还有了男朋友,所有的预想都偏离轨道,并且越来越远。

    坐进车里,抽了根烟驱车离开,六个小时候莫雨泽的车开进莫家别墅的停车区,天黑透了,莫家别墅的路灯幽幽照亮庭院,他停好车抓了抓头发下了车。

    沈阅站在廊下,绷着脸死死瞪住他。

    莫雨泽神色疏冷走过去也没看沈阅:“我妈呢?”

    沈阅鼻翼翕动,压住爆发的情绪:“妈去美容院了。”

    莫雨泽哦了声越过沈阅走进客厅,沈阅紧跟他身后一直到楼上书房,忍不可忍的大声道:“你今天去了哪里?你的秘书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莫雨泽,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他觉得好笑呵了声,拉开抽屉,突然脸色就变了,双手在抽屉里一阵乱翻,没有找打想要的东西,脸色铁青抬起头:“抽屉里的照片哪去了?!”

    沈阅眼神闪了下,有些后怕:“什么照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猛的站起来,砰的声踢翻身后椅子,怒气冲天冲到沈阅面前,指着她鼻尖恶狠狠吼道:“谁准许你翻我东西的?”

    接手润海的这两年多,他早已学会如何收敛自己的脾气,在谈判桌上不怒自威,让对方诚服,拿下一笔笔跨国订单。

    像今天这样的发火,在沈阅面前是第一次。

    沈阅咬着牙跟着大吼道:“我就知道,你忘不了那个表子,几张破照片还保留着,我扔了!烧了!没了!你死心吧!”

    莫雨泽胸膛起伏不定,红着眼瞪着沈阅,终于忍无可忍扬起手,挥了下去。

    啪!

    从美容院回来的张娴梅听到楼上动静上来,就看到莫雨泽甩了沈阅一个耳光,几步奔过去呵斥道:“雨泽!你这是在做什么!”

    莫雨泽猛的转头,赤红着眼怒火通天的瞪着张娴梅,砰的声摔门而去。

    00000000000000000000

    明天我要去做头发,更新放在上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