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独宠萌妻:一爱上瘾 第85章 最后的单身(2)

时间:2018-07-12作者:周二

    沈阅家祖籍是在南方,后来搬迁到京市定居,家族中是做鞋子的,当然那是她爷爷的时候,小作坊的手工鞋匠,到了沈阅爸爸这,已经发展成全国连锁的大型企业。

    沈阅家有钱,但比起莫家横跨海外的各种基建项目,动辄千万亿的工程建筑,沈家的钱真不算什么,沈家的公司一年总的销售额还抵不上莫家一个季度的项目额。

    谁会嫌钱多?

    京市首富次子与国内皮鞋行业领头兵的独女结合,这场婚礼的奢侈,豪华远远超出所有参加婚宴宾客的想象。

    宾客步入主婚场,每个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发出哇的声惊叹。

    太梦幻了,布置成浩瀚星空的婚礼现场,无数璀璨的星星就在头顶上空闪烁,瑰丽似梦。

    沈阅自然是心满意足的,婚庆司仪宣布誓词,新郎要会问,你愿意吗?这都是婚礼彩排好的,开始之前都对好了。

    但,今晚的新郎比较特别,莫雨泽一次彩排都没参加过,就连这奢侈烧钱的婚礼现场他是第一次踏进来。

    司仪举着话筒声情并茂,说着新娘跟新郎之间的相遇故事,如何艰难,两人今天走到婚礼殿堂又是如何的不如意。

    煽情的话语听在耳中,莫雨泽只想撇嘴冷笑。

    沈阅手捧花束身穿洁白婚纱站在他跟前,本就秀丽的容颜点缀了妆容更是楚楚动人,他看在眼底,只觉心底一片沉寂,没有任何波动。

    “好,现在让我们的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一句话一个动作,机械的交换对戒,女式戒指上硕大的钻石熠熠生辉,足足有十五克拉的大钻石,沈阅心满意足戴在手上,神情满足。

    莫雨泽一声冷笑。

    司仪接着又问:“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这辈子不论贫穷富贵,不管生老病死,执手到老吗?”

    莫雨泽心想,不管贫穷富贵?呵,如果他家是个普通人家,沈阅愿意这么死乞白赖的要嫁给他吗?

    所有的宾客都在望着台子,现场灯光布置的梦幻绮丽,莫雨泽朝台子下看了一眼,转过头视线落到紧张盯着他的沈阅,他父母要他娶的新娘。

    冷嘲的笑,像是笑自己,又像是笑对面的女人可怜。

    “我愿意。”

    司仪等了好一会,新郎沉着脸都不说话期间还冷笑了声,正提着口气就怕出岔子,莫雨泽终于说了三个字,司仪的心安稳了。

    话筒举到新娘面前:“新娘,你愿意跟对面这个帅气逼人的新郎共度一生吗?”

    沈阅红着眼眶神色动容:“我愿意!”

    宋荏苒撇开眼,眼神凉薄。

    结婚来的突然,婚房准备的也突然,张娴梅的意思就住在家里,在她身边最好,莫雨泽摇头,他要搬出去住。

    张娴梅不懂:“你为什么要搬出去住?家里佣人都有,你们搬出去住还要找保姆,多麻烦,我也可以照顾你们的生活。”

    莫雨泽心说,就是因为你在,我才要搬出去住的,而且跟他妈生活在一起,一定会插手他跟沈阅之间的关系。

    他没想着对沈阅好,也不想多折磨沈阅,不喜欢的人,无视就行了,中国这么大,他想去哪不行?非要跟沈阅挤在一个屋檐子下面?

    而且…他想去找钟小葵,非常想,抛弃自尊,即便被嘲笑,他也要去找她。

    婚宴结束,新人离开婚场,应该是有专门的司机送新人回新房,莫家一直养着司机,结果莫雨泽说不用,嫌麻烦,他笑容款款朝双方父母说今晚要二人世界,不希望有外人打扰,司机也不行。

    莫雨泽表现的那么深情,沈家夫妇,莫家夫妇都感到欣慰,觉得他开窍了。

    目送莫雨泽开车带着沈阅离开,朝三环那的新房开去。

    车子发动离开双方父母的视线,莫雨泽的笑就没了,皱着眉撇着嘴一脸不耐烦。

    沈阅此时也是冷冷的表情,她外表看上去温婉秀气,典型的南方美女,性子却十分要强好胜,为了能嫁到莫家,这一年来她花了多少心血,使了多少手段才成功。

    要说喜欢莫雨泽,沈阅未必真的爱他,她喜欢的是莫家带给沈家的各种商机,各种渠道。

    如今结婚证领了,对着莫雨泽的冷脸,沈阅的大小姐脾气可忍不了,下了车,莫雨泽也不过来搀她。

    她身上穿着敬酒服,大红色的修身旗袍,脚上是十公分的红色高跟鞋,走路很不方便。

    莫雨泽大步流星进单元楼,沈阅铁青着脸跟在后面,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这房子是莫雨泽很久前买的,装修的也一般,当初买下来的时候也没想着住,买着玩玩的,韩愈也买了套,就在旁边单元楼,他就是故意这样磕碜沈阅。

    沈阅走进房子,一看这朴素的装修,毫无喜庆的半点色彩,大小姐脾气顿时爆发了,手上的包一下摔在地上,指着莫雨泽挺直的鼻梁,尖声嚷道:“莫雨泽,你太过分了!这就是你买给我住的房子!这破房子乞丐都不会住!”

    莫雨泽一脸无所谓,进房间找浴巾洗澡,沈阅的嚷声跟耳边风一样,他根本不听。

    沈阅不依不挠,追了上来,气的脸上妆都花了:“我警告你,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告诉你妈!”

    “好呀,去啊,现在就去,沈阅,这才是你真正的样子吧,演技,影后,我莫雨泽自——叹——不——如!”

    新婚第一夜跑到婆婆面前诉苦,沈阅没那么傻,她瞪着莫雨泽半天后,突地软了下来,细声细气的说:“我太生气了,你别跟我计较,我不会去妈那边告你状的。”

    莫雨泽抬高脸,眼睛看着天花板:“随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