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独宠萌妻:一爱上瘾 第82章 来者不拒

时间:2018-07-12作者:周二

    沈阅的生日莫雨泽没有参加,别说他本人不在京市,就算他在!他也不会去沈家给沈阅搞什么生日派对!

    他就是这么讨厌沈阅!张娴梅对小儿子始终这么固执的感到非常生气,她觉得沈阅是最适合莫雨泽的女人,最关键的,沈阅跟张娴梅很贴心。

    这样贴心又听话的儿媳妇,张娴梅自然是要抓紧了,这样一相比儿子莫雨泽的想法并不重要。

    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庭的结合,莫家财大家大,一般的女人入不了张娴梅的眼。

    莫雨泽在润海的职务两个月前恢复,不过他爸爸并没有给很多的实权他,在w市莫雨泽养女人的事情被莫谦德知道后,作为惩罚,莫雨泽在润海的某些权力被切去一些。

    早上八点到润海,乘电梯直达顶层的总办公室,这里是润海的心脏部分,几乎所有的重大会议都在顶层的巨大办公司举行的。

    包括今年在海外的铁路和公路两大基建项目,润海拿下了铁路的项目,为期两年,二月份开始施行。

    这个项目的利润总价值上千百亿,润海一年就这一个项目就赚的盆钵满盆。

    沈家会跟莫家联姻,沈阅被莫雨泽侮辱成那样还退缩,多少也冲着莫家的财富。

    进了办公室莫雨泽走进自己的独立工作区,秘书进来将今天的会议报告还有一些企划方案放在桌上安静的出去了。

    莫雨泽翻看几页,大致看完,揉着太阳穴闭眼休息,他觉得有些累,早上出门时,他妈明确认真的告诉他,今晚必须去沈家参加聚餐,沈阅的妈妈今天生日。

    莫雨泽觉得烦死了,沈家的人怎么这么多的生日,不是沈阅就是她妈的,一天天的逼事真他妈的多!

    外面传来说话声,莫雨川笑着跟秘书点头,开门走了进来坐到莫雨泽对面。

    莫雨泽见他哥来,稍有些意外,朝外面的秘书喊:“泡杯茶进来。”

    “我不喝茶,我今天回苏市。”

    “哥,那么快回苏市干什么,再在家里玩几天,是不是在苏市有红颜知己了?这么着急回去?”

    莫雨川好笑道:“我没你那么好的女人缘,”他笑了笑,看着弟弟,叹了口气,“雨泽,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接到妈的电话了,她让我回来劝劝你,别倔了,赶紧结婚。”

    莫雨泽食指抵在太阳穴,皱着眉:“怎么连你也说这个。”

    “我不劝你什么,你自己想好就行,还有,爸爸那,你做事上点心,别再让他失望了,我是不会回京市接手公司,润海以后就靠你了。”

    莫雨泽真是搞不明白,他不就是玩了个女人嘛,怎么就让他爸爸失望了,苦笑声:“我知道了,哥,你自己也别一直单着,有合适的女人就在一起,我永远是支持你的。”

    “我现在过的挺好,倒是你不让人放心。”

    秘书端茶进来,莫雨川性子温和,笑着说了谢谢,秘书露出职业笑容说了声不客气。

    兄弟俩又聊了会,莫雨川看看时间站起来:“我该走了,两个小时后的飞机。”

    莫雨泽送他出了大厦,目送哥哥的车子离开,他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

    下午三点,张娴梅的电话打过来,让他提前下班,先去给沈家夫妇买礼物,再去沈阅工作的地方接沈阅。

    莫雨泽在电话里沉默了好一会,无可奈何的答应了,他如果不答应,他妈有的是办法让他不得不答应。

    莫雨泽不知道买什么礼物好,他也不想为沈家去跑这个腿,直接让秘书去准备了,快四点的时候秘书大包小包的提进来,他也没看,直接又让秘书送到他车上。

    五点钟,莫雨泽走出润海总部,驱车前往沈阅的公司,沈阅本身有自己的公司,做些包包衣服之内的,女人嘛,就喜欢这些东西。

    车子停在沈阅公司下面,莫雨泽车都没下,打了电话给沈阅,让她下来,他在她公司楼下。

    沈阅的公司离润海就隔了两条公路,开过去就十几分钟,莫雨泽一次都没来过,没兴趣,懒的来。

    五分钟后沈阅春风满面走出大门,娇小温婉的脸上漾着浅浅动人的笑意,藕色的连衣裙很衬她纤细娇小的身材。

    莫雨泽本来不想下车,转念一想,他是个男人,基本的风度还是要有的。

    下车给沈阅打开车门,也没什么表情的问:“直接去你家?”

    沈阅一瞬不瞬看着他,轻轻点头:“嗯。”

    一路无言,莫雨泽始终绷着脸不想交流的样子,沈阅识趣的没说话。

    车子开进沈家的大别墅,沈家夫妇立刻迎了出来。

    对方是长辈,莫雨泽再怎么不乐意沈阅,也不好对着人家父母摆脸色,从后备箱里拎出秘书准备好的礼物,带了点笑意上前。

    “阿姨,叔叔,这是带给你们的礼物,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我就随便准备的。”

    沈父,沈母脸上笑出朵花,连声说,太客气了,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还带什么礼物呀。

    莫雨泽应付的笑,应该的,应该的,心底却在说,谁他妈的跟你们是一家人,我姓莫,你姓沈。

    进了沈家大门,沈家的别墅欧式风格,百十亩的庭院里游泳池,花木成林,一条蜿蜒的鹅暖石小道穿过庭院一直到大门边。

    应付着沈家人的热情,莫雨泽进了沈家堂皇耀眼的客厅。

    他妈居然没有来?莫雨泽瞬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压着心头的不快,很快晚宴开始了,沈家的亲戚来的不少,莫雨泽基本上不认识,一张张巴结奉承的脸凑到他跟前叫他莫总,莫少。

    莫雨泽只有一个字,烦,三个字,特别烦!

    酒过三巡,期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敬了莫雨泽的酒,他心里烦,端着酒杯,来者不拒,白酒红酒,香槟都喝的不少,到最后步伐开始不稳,红着脸靠在二楼飘窗那休息时,意识到今晚自己酒多了,回头周围张望了一番。

    莫雨泽骂了声,操,全他妈的是不认识的,沈家的亲戚没一个看着眼熟的,想请人帮忙给他倒开水都不知道找谁。

    沈阅换了身草绿色的一字肩裙,在楼下绕了一圈没有找到莫雨泽,就上了二楼来找他,莫雨泽眼白泛着血丝靠在飘窗那的扶栏上,低着头朝下看。

    沈阅走了过去,柔柔喊了声:“雨泽。”

    莫雨泽转过头,他醉的满脸通红,眼白上一层血丝,目光没有焦点,似是看得很远又似乎穿过沈阅不知道看在哪。

    沈阅越走越近,鲜嫩的草绿色晃进眼帘,脑海深处的女孩经常穿这样的颜色,鲜嫩充满灵气。

    醉红的双眼痴痴看着越走越近的身影,走过来的女人面孔模糊看不分明,莫雨泽摇摇晃晃直起身,朝视线内的那一抹鲜嫩绿色抱了过去。

    他喷着酒气亲在怀中人裸露的锁骨上,含怨带恨的呢喃:“你,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