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独宠萌妻:一爱上瘾 第78章 大梦初醒

时间:2018-07-12作者:周二

    进了诊所大门,钟小葵开始疯狂挣扎,两个保镖一个没注意让她跑了,沈阅踩着高跟鞋在后面咬着牙喊:“给我捉住她!”

    奔跑中钟小葵的手机掉了出来,沈阅捡起来,划开微信点出里面的信息,自然也就看到了莫雨泽发的那些肉麻话。

    沈阅气的脸歪,清婉的眼喷着火,手指快速在手机上点着,拉黑删除莫雨泽的账号,拉黑删除莫雨泽的手机号,最后将手机狠狠砸在钟小葵脸上,浓稠的血液迅速从她鼻子滑了出来。

    沈阅在一条小街道里收拾钟小葵,张娴梅话里的意思随便打发了就行,如果怀孕就打掉,不需要对这种拜金女客气,相当瞧不起这种女人。

    沈阅的不客气那就是相当不客气了,她在莫雨泽身边的女人来去跟踪大半年都没找到一个正主,终于知道莫雨泽养着的女人是谁了,沈阅满腔的妒火有了发泄方向,莫雨泽当着莫家夫妇骂她的那些话,沈阅想起来心里一阵翻滚,更加觉得钟小葵碍眼至极。

    钟小葵怎么会跑的过两个大男人,没跑出多远就被捉了回来,眼泪流了一脸,哭着说:“姐姐,姐姐,我没怀孕,莫雨泽三个月都没来这里找我,我不可能怀孕的。”

    她月经不准,钟小葵每次都吃药,没有想到怀孕那个事上去。

    沈阅倒竖着细致眉眼,一挥手不耐烦喝道:“带进去,”说完她挑起眉阴测测的笑,“是雨泽妈妈要我带你检查的,出了事别怪我。”

    莫雨泽的妈妈?那莫雨泽呢,他在哪?大眼睛里满是泪水,莫雨泽在哪?谁来救救她?

    “你想知道雨泽是干嘛?呵,大概在准备我跟他的订婚宴吧。”

    万吨冰水淋头,通身冰凉,她挣扎的力气骤然消失,小声哭泣着任由两个男人拉着她进了一家私人医院。

    被推进妇产科,进了b超室,冰凉的机器在肚子上滑动,她惨白着脸紧紧闭上眼,脸肿的像个猪头,难看丑陋。

    沈阅嫌弃消毒水的味道,在外面等着。

    女医生机械化的开口:“怀孕了啊,孕囊有两公分。”

    像一道雷劈在耳边,钟小葵猛的坐起来,捂着肚子呆在那,她怀孕了?

    医生开始打印检查单子,外面沈阅推门进来,抽了单子在手上看,越来脸越冷,扬手一个耳光。

    钟小葵今天被她打了无数耳光,脸上早都麻,沈阅这一耳光下来,她口腔里一阵腥咸,嘴巴里面的皮破,上下嘴唇口角上都裂开了血口子渗着血丝。

    沈阅紧紧皱着眉,烦躁生气到了极点,一扬手招呼两个保镖:“带她去打胎。”

    三个多月的身孕,药流是不行的,要进行人流。

    人流可以无痛人流,也可以直接刮宫,那样孕妇很痛苦。

    钟小葵没有选择权利,沈阅直接帮她选了刮宫,拉着她的手签了字。

    这个时候的钟小葵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了,她像布偶一样被拖进手术室,手术室的机器闪着冰凉的光,像吃人的野兽,小小的手术室里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血腥味,消毒水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臭味混在一起让人想吐。

    她被架上手术台子,分开两条细腿,沈阅抱胸靠在一边,钟小葵两条细腿挂在那像两条嫩笋似的。

    沈阅脑中一闪,突然想起来,莫雨泽书房里的那些照片是谁的,可不就是这个贱人的!那两条腿不就是眼前的两条!

    医生在准备一点麻药,沈阅上前一抬下巴:“不用,直接开始。”

    女医生莫名看了眼,点头,金属的器具放在手术盘上,触声冰冷。

    鸭子嘴伸进双腿间,窄小的身体被打开一瞬间的异物感撕裂的痛感迅速席卷浑身,钟小葵脸色惨白,发出一声哀嚎,身体受不了的猛地抬高,瘦弱的背脊打在板子上发出嘣的一声大响。

    女医生见怪不怪,这个病人的身份她猜不透,接了电话说今天会有人来流产。

    “别动啊,我要刮宫了,你乱动,大出血就不好了。”

    利刃在稚嫩的宫腔里卷了一周,刮去她的血肉还有——坯胎,未成形的孩子,算不得孩子,只是个细胞。

    痛的想死,大汗淋漓躺在那,狼狈难堪没有尊严张开双腿,血肉被刀子刮出来,甩在地上垃圾桶里,像甩的垃圾。

    如果时间能静止,她想死,如果时间能倒回,她宁愿死也不会去找莫雨泽!

    沈阅在外面等了十分钟就走了,确定钟小葵肚子里的种刮了下来,不屑的扫了手术室一眼,沈阅恢复温婉文静的大家闺秀,带着张娴梅指派给她的两名保镖扬长而去,回了京市。

    从手术台上下来,钟小葵两条腿软不像自己的,女医生有些同情她,朝外望了望:“那个女人是你的谁啊?怎么还打你了?唉,年轻人,做事要考虑好,不然吃亏的是自己。”

    钟小葵没有力气点头,确实是她没想好,她擦擦嘴上的血迹,沉默的坐在那,下身坠坠的疼,不断有血流下来,裙子上血迹斑斑,脸上也是血肉模糊,整个人从血水里捞出来般。

    诊所的护士看不下去,拿了几片卫生巾给她垫上,钟小葵抬起肿的睁不开的眼,哑着声:“谢谢你,姐姐。”

    护士撇撇嘴走了。

    她拿出手机,手指点在屏幕上就是一个血印子。

    陈俊清,只能拜托他帮自己。

    陈俊清赶到诊所时,钟小葵还坐在手术室里,浑身是血,他砰的声推开门,看到眼前一幕,倒抽口凉气,什么也没多问,抱起她要带她去医院。

    钟小葵拦住他,脸色白的像纸:“我,我刚堕胎过,带我回去休息。”

    陈俊清看她惨不忍睹的脸,什么也没问,但心里隐约有点猜想。

    在陈俊清租的房子里休息了五天后,钟小葵回到学校继续念书。

    她变的沉默了很多,本来就话少,现在更加不说话了,学习上更认真了,还打工,她搬回学校的宿舍,莫雨泽买的那套房子,她拿回自己的东西后再没去过。

    对陈俊清的感激她放在心里,毕业离开学校那天,大学城的樱花树下,陈俊清笑的温暖:“四年结束了,你现在可以做我女朋友了吗?”

    她深深看着他,摇头往后退:“我配不上你。”

    那天被沈阅打的事,强迫去流产的事,钟小葵没有说出来过,她是有自尊的女孩,这些事情是她人生中的污点,她人格上的侮辱,也是她自己犯下的错。

    偶然抬头,依稀想起,京市来的富家少爷,帅气逼人,出手阔绰抱着她,亲着她,梦幻瑰丽的像一场梦。

    就是一场梦啊,只是梦醒的时候太痛苦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