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独宠萌妻:一爱上瘾 第69章 他的私事

时间:2018-07-12作者:周二

    半夜回来被爸妈吓的不轻,钟小葵走进卧室,竖着耳朵听,外面爸妈说了几句就回去睡觉了,她爸还叹了口气。

    关了灯,手机响了几声,她躲在被窝里看,是莫雨泽发的,钟小葵手指快速的点着,互相道了晚安,莫雨泽回了一个卡通搞笑的表情过来,钟小葵一看不由乐了。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手机按灭了,钟小葵把手机塞在枕头下面,想着刚才莫雨泽的温柔浅声,心头一软,突然觉得很想念他,但是一想到明天又可以见到这个人时,心底满满的,温柔的东西填满了心扉。

    一夜几乎没怎么睡着,凌晨四点多钟小葵就醒了,翻着手机点开小说看,六点钟的时候莫雨泽的电话来了,带着笑意问她起床没有?

    钟小葵电话响了一声就接了,这让莫雨泽觉得挺高兴的,冬天的早晨六点钟,钟小葵窝在被窝里跟莫雨泽说了近半个小时的电话,外面她妈起床的走动声,钟小葵才挂了电话起床穿衣服。

    钟大成穿着拖鞋在桌面喝稀饭,看钟小葵大早上的就笑眯眯的,不由乐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我女儿一大早就面带笑容。”

    钟小葵忙收敛了笑,坐下来吃早饭:“我哪有笑,爸,你看错了。”

    孙成兰穿好鞋子,催促丈夫:“快点,你好没好?”

    “好了,好了,这就走。”

    钟小葵若无其事的说:“妈,我约了几个同学去市里玩,今晚可能不回来了。”

    钟大成大手一挥:“好,爸爸准了,儿大不由娘啊。”

    孙成兰不放心的皱了皱眉:“早点回来,别瞎玩。”

    父母又去烧饼店干活,家里人一走,没过一会钟小葵也出了门去了莫雨泽住的酒店。

    莫雨泽打开门,搂过她的肩,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我带去个好地方。”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一处有山有水的南方城市,去了城外一处寺庙,僻静的幽林里,推开木雕的窗户,触目可及的是青翠的竹林,山间的空气清新湿润,选出有风摇曳竹林的婆娑声。

    满目青绿,钟小葵伸了个懒腰,深深吸了口气,喃道:“真好。”

    莫雨泽从后面抱住她,下巴搁在在的肩上:“你说什么?”

    她羞怯的笑:“这地方好漂亮,像山水画似的。”

    “呵呵,就知道你喜欢。”温热的手掌不安分的摩挲她柔软的腰腹,男人清润的嗓音带了一丝情欲:“一会要怎么谢我?”

    此时正是开春时节,山间万物萌发,钟小葵自然是懂莫雨泽这话中的谢是个怎么回事,跟着他近一年时间,男人的秉性她很熟悉。

    轻笑了声,耳根有些红:“不负春光夜。”

    莫雨泽长长哦了声,眼底闪过兴味:“说仔细点,不是很明白。”

    见他在这个话题纠缠下去的意思,钟小葵想再这么问下去,天黑前想游步山间的计划肯定会空,按着男人折腾的性子,一下午都下不了床。

    她故作沉思状:“说也说不清楚,不如我们一边散步一边讨论这个话题?”

    莫雨泽勾着唇,一眼看破她的小心思,却没戳破,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那我要洗耳恭听,听你说道说道了。”

    手挽着手出了厢房,寺庙中香火很盛,来烧香的游客络绎不绝,莫雨泽牵着钟小葵的手沿着寺院后山的一处小径朝着竹林那慢慢走去。

    走进竹林深处,莫雨泽脸垂了下来,亲了亲钟小葵的脸,手拈过她脸上的发丝,看着她叹了声:“真好。”

    “什么真好?”

    他笑的眼亮亮的:“你啊,你这样真好。”

    钟小葵眨眨眼:“为什么这么说?”

    莫雨泽抬眼看了圈,找了个石凳坐下,搂着钟小葵坐到腿上,放眼往青翠的山林,想起往事,出神的说:“我高二那年就出国念书了,一直到去年春天才回国的,跟你相比,我过的可真不开心。”

    钟小葵扁扁嘴:“有钱人家的孩子才出国,像我,想出国都出不了。”

    摸摸钟小葵的头发,莫雨泽轻笑了声:“我是自己主动要求出国念书的,跟在我妈后面,真的太累了,从我有记忆开始,每天就是各种补习,各种兴趣爱好班,关键我根本就不爱好那些东西,什么钢琴,什么舞蹈,还要学别的东西,睡觉的时间都不够。”

    钟小葵顿时同情起他来:“那你后来就出国了?在国外一个人生活?”

    “是啊,一个人挺好的,不过现在我也不好了。”他说着说着笑了下,有些自嘲的啥意思,“老爷子要我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结婚。”

    钟小葵愣住了,这是莫雨泽第一次说起他的私事,她眼珠转了下,干巴巴的问:“那你是快要结婚了?”

    “哪有那么快,我不想走我哥的老路,算了,不说晦气的事了,走,去那边看看。”

    钟小葵哦了声,偷偷看了眼脸色平静的男人,心底有些不大舒服,她从来没想过莫雨泽会不会有女朋友的事,也没问过,自己也没什么立场去问,说来说去,她不过的莫雨泽花钱买来取乐的一个宠物,只要过了合同上的时间期限,她跟莫雨泽就是陌生人。

    暗暗的叹了口气,钟小葵突然不那么快的想去学校了。

    竹子粗壮极高,附近的居民会砍竹子用来编制一些用具,下山兜售,莫雨泽突然来了兴致,左右寻看,找了块尖尖的石头,非要在上面刻上两个人的名字,莫雨泽,钟小葵到此一游。

    钟小葵觉的他真是幼稚死了,这里的竹子但凡长大了,就会被砍掉做成竹篮之类的物品,他还要在上面刻字,指不定那天这竹子就被人砍了,字也白刻了。

    莫雨泽来了兴致,谁也拉不住,硬是刻上了一行字,擦干净手,左右看着,对自己的笔迹还挺满意的。

    这处寺庙里的斋饭远近有名,慕名而来的食客还挺多,两个人排了会队才打到自己的那份饭菜。

    无非是些香菇,白菜笋干之类的素食,莫雨泽吃了一口,就摇头道:“名不副实。”钟小葵爬山爬的肚子饿,什么东西吃到嘴里都味美,很快吃完了自己的那份,一抬头莫雨泽闲闲的喝着茶,桌上的斋饭吃了几筷子的样子。

    “吃完了?”

    “嗯。”

    “吃饱没有?”

    钟小葵的碗里吃的干干净净,不好意思的笑:“有点撑了。”

    莫雨泽像揉小狗脑袋一样揉她:“多吃点,你太瘦了。”

    钟小葵傻傻看着他的脸,心头一阵悸动,觉得寺庙里与自己独处的莫雨泽格外的温柔。

    莫名其秒的红了脸,她连忙站起来端着餐盘送走,回头时候莫雨泽已经走出了用餐的地方,站在门口等着她,他斜着脸去看外面湛蓝的天空,日头的光懒懒的落在白皙干净的脸上,眯着黑湛湛的眸,有些出神的望着远方的天空。

    他在想什么?在想那个要跟他结婚的女孩吗?钟小葵小跑过去,勾勾他的手:“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