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独宠萌妻:一爱上瘾 第67章 双胞胎

时间:2018-07-12作者:周二

    莫雨川借故上了楼,看了会书再下楼,楼下安安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莫雨川苦笑了声,雨泽对沈阅一直很抵触,其中的原因莫雨川猜想是因为家里人擅自做主把他跟沈阅凑成了一对?还是因为他这个哥哥的婚姻失败,让雨泽对婚姻有了阴影?

    莫雨泽从家里出来,开着车直接去了韩叙那,彼时是下午三点多钟,拉着韩叙喝酒吃饭,晚上再约上三四个好友,去了酒吧里闲坐,莫雨泽人在京市,逗留老宅的时间很短,加上今天沈阅还特地去了老宅守着他,莫雨泽更不想回老宅了。

    在酒吧喝的微醺,甩着车钥匙跟同样微醺的韩叙道别,过年期间,酒驾抓的特别严,莫雨泽是个知法守法的好青年,他酒驾就算被拦了,凭着莫家在京市的脸面,也就一句话的事就让他过了。

    莫雨泽闭着眼仰在椅座上,握着手机声音低沉的给钟小葵打电话,微醺的声音懒懒的开口:“小丫头,干嘛呢?”

    “嗯,在看书。”

    “呵呵,爱学习的好孩子啊,你猜我在干吗?”

    钟小葵认真的想了:“在……外面吃饭?”

    莫雨泽爬了爬头发,白皙的脸上有些泛红:“是啊,吃饭,你吃过了吗?”

    他今晚温柔的语气让钟小葵有些觉得奇怪,这家伙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很跋扈的,今天这是吃错药了?

    “吃了,你…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我喝了点酒,想找个代驾,特么的半天都没找到。”

    钟小葵哦了声,没了下文,电话里安静了几秒,一个念头在莫雨泽脑袋里闪了下,随即又被他否认了。

    挑挑眉:“我过两个月会去w市见你,好好给我待着,别惹事。”

    她乖乖答应:“你早点回去休息,少喝点酒。”

    “还知道关心我啊,行,我挂了,等着我。”

    收了电话,莫雨泽心情很好的哼着不着调的歌,没一会韩叙帮找的代驾过来,打开车门,点头哈腰的给莫雨泽点上烟:“莫总,您好,我姓方,您叫我小方就行,您抽烟,这是您的车?咱们现在去哪?”

    莫雨泽闭着眼说了方向,然后倒在椅背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他醒来车子已经停在独居的别墅庭院前。

    随口说了声谢谢,勾着外套大步流星进了别墅。

    他没回莫家老宅,而且莫雨泽猜的没错的话,他妈这会正在家里等着他,沈阅指定会在他妈前面说他,从冰箱里拿出饮料,倒了浅浅半杯,穿着拖鞋无声走进卧室,抿着冰凉的饮料,点开手机里存的照片,每张都是钟小葵,站的坐的,躺着的,笑的,害羞的,什么模样的都有,好多镜头都是钟小葵还没察觉的时候偷拍的。

    低沉的笑声回荡在卧室里,莫雨泽不自觉的笑了出声,莫雨泽放下杯子,直直的倒在大床上,真想现在就去找她。

    00000000000000000000

    正月十五莫家聚会,莫老爷子两个儿子加上三个孙子一个孙女都要聚到他的四合院那吃顿晚饭,正月初一几个孙子孙女早早的就去拜过年了。

    请的汇福楼的主厨来做的晚饭,莫雨泽天刚擦黑就到了,停好车,哼着歌进了四合院的院门,莫雨泽老远的就开始喊:“爷爷,奶奶,我来了。”

    跨进院门,他抬头一看,他哥哥莫雨川,叔叔家的双胞胎早就到了,莫雨泽呵的声笑了:“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来的。”

    莫漾跳起来,搂着他的胳膊:“小堂哥,你是最后一个到的,一会酒桌上你要多喝几杯。”

    “可不行,我还要开车。”

    莫漾嘿嘿的摇头:“沈阅姐姐有驾照,她可以开啊。”

    莫雨泽眉头拧了起来:“沈阅?她在这?”

    张娴梅从里屋走出来,身边跟着的正是沈阅,沈阅秀丽的眼看着莫雨泽,含着笑轻柔的说:“雨泽,路上车子堵吧。”

    “还好。”说着越过沈阅,莫雨泽探头朝里看,“爷爷呢,在不在里屋?”

    莫雨川拍他的肩:“正和爸爸下棋,我们去看看战况如何了。”

    莫漾嚷着也要去,莫默拉住她,一脸鄙夷:“你看的懂吗?别去闹了。”

    “我去,我看不懂,说的你看的懂似的,莫默,我可是你姐。”

    莫漾嘀咕:“早一分钟也算姐姐。”

    莫默横着眼:“早一秒我也是你姐姐!”

    沈阅在旁掩着嘴笑:“阿姨,您看他们又开始吵了,跟小孩子似的。”

    张娴梅也笑了:“这两个孩子从小到大都这样子,莫漾,你去看看你妈怎么还没到,打个电话问问。”

    “好的,伯母。”

    收起嬉皮笑脸,莫漾偷偷对莫默做了个鬼脸,走到外面打电话去了。

    张娴梅在四合院前的玻璃廊下坐下,沈阅挨着她坐下,扭头看了眼里屋,秀丽的脸上有些不安:“阿姨,我觉得我今天来这里,不太合适,雨泽看到我,似乎不太开心。”

    张娴梅拍拍她的手背,安抚她:“别怕,凡事有我,雨泽是我生的,我很了解他在想什么,他现在就是逆反心理,不是真的对你没好感。”

    沈阅浮上笑:“那就好。”

    里屋里父子俩的棋局杀的难舍难分,莫家兄弟两个坐在一旁安静的看着棋局,莫谦德执的黑子落下,笑了起来:“爸爸,您输了。”

    莫老爷子哈哈大笑,对着一边观棋的两个孙子说:“你们两个小子,也不帮我看看,看着我输。”

    莫雨川推推眼镜:“爷爷,观棋不语真君子。”

    莫老爷子指指大孙子:“你小子,帮着你老子说话你呢,雨泽,你怎么不提醒我?”

    莫雨泽无辜摊手:“爷爷,不是我不提醒你,是我棋艺太臭,只会给您添乱。”

    “你小子是嘴巴利索,饭好了没?雨昊,你去看看你叔叔他们到了没有?”

    正念叨着,莫谦德挽着欧阳青从花木扶疏的院子里走进来,放下手上的东西,莫谦德夫妇上前叫了声爸。

    莫老爷子看着这一屋子的儿子,孙子孙女,高兴的满脸红光,领着一家子的人去了饭厅,没一会热菜端上,沈阅看着一屋子的人,等饭桌坐的差不多时,张娴梅冲她使了个颜色,沈阅自然的在莫雨泽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主厨守在饭厅旁边,一道菜一道菜的介绍,酒席上莫漾莫默两人最是活泼,其次就属莫雨泽的一张嘴巴最能说了,逗的莫老爷子哈哈大笑。

    家族聚餐进行到一半,话题一转到了莫雨泽的终生大事上,沈阅就坐在他旁边,莫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他们两人,直接了当的问:“雨泽,你跟沈阅什么时候订婚?爷爷我等着抱重孙。”

    老人家人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当年纵横商场的气魄还在,眼神中的锐利丝毫不减当年。

    沈阅害羞的垂下了脸,莫雨泽神情没什么变化,依旧是笑呵呵的:“爷爷,您不是有涵涵疼爱着吗,我就不着急了。”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能不急了,沈阅,你表个态。”

    沈阅红着脸,扭扭捏捏:“雨泽说不急。”

    莫雨泽眉头一拧,呵的冷笑了声,伸长筷子去夹一块兔肉吃,莫老爷看他这样子,依旧是笑呵呵的样子,说出的话不容置疑:“莫家跟沈家,世交几十年了,我看也就沈阅这孩子配的上你,雨泽,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京市里的女孩,我都是了解,门当户对,格外重要,外面花花世界虽然好玩,该收心的还是要收心,我说的没错吧,谦德,谦逊?”

    两个儿子年近都已五十了,听了莫老爷子这一席话忙点头,称爸爸说的是。

    莫漾咬着筷子,饭桌下踢了莫默一脚,莫默正低头喝着东西,冷不丁莫漾这一脚踢了他,杯子里的东西全都倒在身上,顿时眼珠子一瞪,冲着莫漾没好气:“干嘛!”

    莫漾掐他:“你小声点,没听爷爷在说话吗?”

    莫默气的翻白眼,咬牙:“爷爷说的是小堂哥!又不是我!你又掐我!”

    “你也是男人!”

    “我是男人还有罪了!”

    “就有罪!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嘿!莫漾,你还是不是我姐姐!有你这么说弟弟的,我可是你双胞胎弟弟!”

    欧阳青警告的看向一对儿女,意有所指的冷了声,双胞胎互瞪了几眼,悻悻的住了嘴,莫默趁机在莫漾大腿上拧了把,掐了回来才甘心。

    有了双胞胎的插科打诨,饭桌稍有凝重的气氛也被解了,莫雨泽重新笑着端起酒杯给爷爷敬酒,说完莫雨泽的事,莫老爷子看了看莫雨川,正要开口,涵涵从凳子上下来,奶声奶气的搂着莫老爷子的脖子,撒着娇:“太爷爷,涵涵可想您了。”

    抱着重孙女,莫老爷子笑的跟朵花似的:“真的吗?太爷爷也想你,你爸爸带着你在s市生活,也不回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唉。”

    涵涵穿着粉色的公主裙,粉嫩的小脸下围了一圈雪白的狐毛围脖,小脸蛋粉红粉红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咕噜噜的眨,收到她爸的旨意后,涵涵撒娇的更起劲了,小嘴里的好话都不带重样的,什么太爷爷才不老呢,太爷爷最好的,我最喜欢的就是太爷爷了,逗的老爷子开心的也忘了追问莫雨川重婚的事情了。

    莫雨泽悄悄的冲侄女竖了个大拇指,一边悄悄的跟莫雨川耳语:“哥,涵涵太聪明了。”

    莫雨川看着女儿,眼底全是骄傲。

    这顿家族的聚餐吃到九点半结束,佣人收拾掉桌上的残席,莫老爷子提议要打牌,莫雨泽擦拳磨掌,今晚要好好赢上一把。

    坐上牌桌,莫雨泽一副突然想起的样子:“那个谁把沈阅送回家去?”

    莫漾咬着橘子去踢在玩游戏的莫默的腿,莫默炸毛,眉毛倒竖:“又踢我?!”

    莫漾拍掉手上的橘子汁,双眼发亮:“你送沈姐姐回家,我先搓上一把,等你回来,就让你上。”

    莫默收起手机,嘀咕了句,老大不高兴的起身去送沈阅。

    沈阅心底有些不高兴,她是收到张娴梅的邀请来参加莫家的这个聚会,张娴梅的意见是让她跟莫雨泽多接触,时间久了,莫雨泽就会注意到她了。

    踩着高跟鞋,沈阅跟着莫默上了黑漆漆的车,心底愤愤的气的要爆炸,脸上还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温柔浅笑。

    “沈姐姐,我送你回家。”

    沈阅系上安全带,温婉柔和的笑:“这么晚了,谢谢你,莫默。”

    莫默一边开车,一边说:“沈阅,我小堂哥就那个样子,你别生气。”

    “我知道,没什么的,时间长了,他就知道我对他的心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