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乱斗水浒 第30章 十字坡 孙家二娘

时间:2018-07-12作者:瓢城小小乙

    ,精彩小说免费!

    恶头陀走后,林冲一人又独自坐了一会,苦战了一夜,当真是饥渴难耐,寻思还是找点吃的吧!便站了起来,提着蛇矛枪往前走去。

    约莫走了六,七里远远的看见一棵大槐树,树上高高的挑着一个酒字的旗帜。

    林冲大喜,终于有吃的了,便走了过去。

    林冲进得店来,寻张桌子坐了下来,伙计立刻招呼了过来“客官要点什么?”

    “问什么!鸡鸭鱼肉!但凡有的只管上!”林冲说着冲怀里掏出一百两放在桌上,上次收拾了唐家那些杂碎后给店小二就是五十两,确实没有了碎银子。

    伙计一看两眼发光,连忙说道“客官!小店只有黄牛肉和水牛肉还有热腾腾的的肉馒头!”

    “也行!快去拿来!”林冲不耐烦的叫伙计赶快去取来。

    “好勒!客官你稍等!马上就来!”伙计说完屁颠屁颠的跑了进去。

    这个伙计刚进去,又一个伙计走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领青衫,一个铁界箍,一领皂布直裰,一条□色短穗绦,一本度牒,一串一百单八颗人顶骨数珠,一个沙鱼皮鞘子插着两把雪花镔铁打成的戒刀往另一个房间走去。

    林冲大惊“这不是恶头陀的吗?不对!恶头陀可没有度牒啊?”林冲再一想“可是其他东西却是恶头陀的无疑啊!也许度牒他是揣在怀里的呢!没错的!他是楼兰来的没度牒怎么能来到大宋境内?”

    “这里便是十字坡?是不是等我问下不就知道了!”林冲思索定,等着伙计前来。

    片刻伙计托出两个盘子来“客官黄牛肉,水牛肉来了!肉馒头马上就给你上来!”伙计说着便去取肉馒头了。

    “慢着!”林冲叫住了伙计。伙计停下脚步“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林冲一把抓过伙计“伙计!我看这哪里是什么黄牛肉,水牛肉啊!分明是人肉!”

    伙计吓得连忙双手直摇“客官!可不敢乱说!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谁敢卖人肉啊!”

    “哦!是吗!”林冲一把将伙计压在桌子上“那你先吃一块给爷爷看看!”

    伙计连忙说道“客官!这是你花钱点的,小的怎好吃呢!”

    “叫你吃就吃!哪来的这么多废话!”林冲说着用筷子夹起一块送到伙计嘴边。

    伙计拼命的摇着头,大叫道“快来人啊!有点子上门闹事!”

    瞬间冲出五六个,手持刀枪的伙计来。

    林冲一把将伙计摔在地上,赤手空拳的将那几个伙计打翻在地。

    五六个伙计,在地上翻滚着,哀嚎着“爷爷饶命啊!”

    林冲厚道“爷爷不要你们的狗命!快去叫孙二娘和张青出来!”

    话音刚落,里面冲去来一人,手持朴刀“是什么人敢在爷爷的地盘闹事!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

    林冲问道“你是什么人?孙二娘和张青呢?”

    那汉说道“爷爷便是菜园子张青!”

    林冲又说道“原来你就是那种菜的张青啊!你可知道爷爷是何人?”

    “我管你是谁!”张青说着一朴刀朝林冲砍了过来。

    林冲侧身一闪,一把抓住了张青的臂膀,一拳打了下去。

    “当”的一声,张青手中的朴刀掉入在地上,张青痛的龇牙咧嘴的。

    林冲一手抓着张青的手臂,一手提着张青的裤管,将他举了起来,猛的往地上一摔“你这不知道好歹的东西!”

    “吆!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打打杀杀的!”从里面走出一个三十上下,“系一条鲜红生绢裙,擦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上面一色金钮”的妇人来。

    “你便是母夜叉孙二娘?”林冲问道。

    张青并伙计皆叫道“二娘快帮我们报仇!”

    孙二娘看了地上张青和众伙计一眼,笑嘻嘻的说道“小女子贱名何足挂齿!客人未免下手太狠了些!你看将我店里的伙计多打成了这般模样!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林冲说道“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妖妇,多这般年纪了,还一脸的胭脂铅粉,你听好了,爷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豹子头林冲便是!”

    孙二娘一愣,连忙拜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林教头!失敬,失敬!”

    张青一听,挣扎着拜倒在地“教头闻名天下!小弟一时得罪,还望恕罪!”

    林冲将他拉起“不知者不罪!兄弟请起!二娘你也快请起,男女有别,请恕不好搀扶!”

    孙二娘站起身后,骂道伙计“你们还在这装什么死!还不赶快起身去安排好的酒食来招待林教头!”

    伙计无奈只好强忍着疼痛挣扎起来,去安排酒食了。

    孙二娘对林冲道了个万福“还请教头稍等!这就去洗净胭脂铅粉以真面目与教头相见!”

    林冲还了一礼“二娘请自便!”

    “张青好好招呼着!”孙二娘说着便转了进去。

    张青连忙将刚才打斗的痕迹收拾了一番,又亲自收拾出一张干净的桌子请林冲坐下,两人闲谈了一番,伙计奉上好的酒菜,张青劝了林冲饮了几杯,不多时孙二娘洗净了胭脂铅粉,重新打扮了一番走了出来。

    “教头刚才多有得罪!奴家这厢给你赔礼了!”

    “二娘不必多礼!快请坐!”林冲连忙站起来请孙二娘坐下。

    当他再次看到孙二娘的时候,就不会说话了。心里小鹿乱撞,眼前的真是刚才的那个母夜叉孙二娘吗?”虽然三十左右的年纪,可当真是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胸前的一对山峰高耸挺拔,婀娜的身段,妙曼的身材,洁白如玉的肌肤,隐隐散发出少女的芳香。

    孙二娘见林冲像木桩一般的愣在那里,用玉手掩盖着樱桃小口浅浅一笑,坐了下来,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林教头!快请坐!二娘多坐下了!你还站着干什么!”张青呼唤林冲坐下。

    林冲下面早已翘的老高了,还好裤子宽松,而且是背对着张青的,经张青这么一喊,林冲才缓过神来,连忙坐了下来,生怕张青会发现他下面有了反应。

    林冲坐定后,心里暗暗的骂道“真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孙二娘这般美貌居然便宜了张青那衰货,自己那里比不上张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