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带着仙葫开农场 第七百四十七章 唯有一战

时间:2018-07-12作者:陈家有虎

    “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童羽皱眉看着张青山问道。

    上次来天地宫,因为没有领悟剑意,他并未能到此处。

    而现在,张青山初入先天就到了这里,他不得谨慎。

    难道说初入先天的张青山就领悟了天道意境?

    不可能,天道意境有多难领悟,不必多说,宁海就是个例子,迈入先天百年,一直站在门槛上始终不能领悟,直到得到通境果方才领悟火之真意。

    一个初入先天的小子,怎么可能领悟天道意境。

    “当然是走着过来的,难不成还游着过来?”张青山无语的看向童羽。

    “你在路上没有碰到什么东西吗?”童羽冷声问道。

    “什么东西?”张青山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一副不解的神色。

    他很清楚童羽问的应该是灵体,不过他并没有蠢到说出来,这老东西摆明了是想要探自己的虚实,那自己就将计就计。

    对于童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张青山也很意外,不过看样子八门之中,应该是互有联系。

    “你当真没遇到什么东西?”童羽继续问道。

    不应该啊,惊门是凶门,按理来说遇到的灵体应当比他遇到的更多才对,可张青山那疑惑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如果他真的遇到了灵体,也不可能走到这里,除非他能领悟天道意境,可以他初入先天的实力,显然不太可能。

    如此说来,惊门应该是出了一些问题,这才导致张青山能这么轻松的来到这里。

    想到这里,童羽的眼中顿时出现杀意。

    既然他没有领悟天道意境,那么自己杀之便如屠狗。

    “把你在宫里得到的东西交出来吧,我可以饶你一命。”童羽神色傲然,盯着张青山说道。

    不论是张青山的妖孽天资还是宁海遗愿,都让童羽动了杀念,在张青山的身上,他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不,甚至比以前的自己更加天才。

    一旦给他时间,让他悟出天地意境,想杀他就太难了。

    而现在,这里没有了郭鼎和辰猴子的不确定因素,无疑是除掉他的最佳时机。

    “宫里有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张青山淡笑道,面对童羽的威胁丝毫不惧。

    对于这个三番五次想要杀了自己的中年人,张青山早就有了杀心。

    他是一个自私的人,对威胁到自己生命安全的存在,绝对不能忍。

    “你装什么蒜,我太爷爷说宫里有东西,那就肯定有东西。”童醒见状,立刻指着张青山说道。

    如果不是有童羽在,他根本不敢这样对张青山说话,毕竟两人早已不是一个层次。

    “哦,是吗?”张青山冷笑一声,一脸杀意的看向童醒。

    看见张青山的眼神,一向嚣张的童醒差点被吓的尿裤子,赶忙退到一边。

    “你最好交出来,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童羽说着,已经用真元包裹白色长剑立于身前。

    “此剑名为白露,乃中品灵器,我没领悟剑意前你或许能逃走。可现在,我想杀你,易如反掌。”童羽傲然看着张青山道。

    “老杂毛,我把东西给你了,你会放过我吗?”张青山冷笑一声,不屑道。

    这种戏弄小孩子的把戏,他怎么可能会信。

    童羽神色一冷,淡淡道:“至少,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

    “那不如,我让你死的痛快些如何?”张青山冷声道。

    对童羽的咄咄逼人他早就无法忍受了,之所以和他扯皮这么长时间,是他担心郭鼎等人前来坏了他的好事,放出神识许久,几乎可以确定,郭鼎和辰悟空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如此看来,两人竟然想到了一块。

    “找死!”童羽见状,冷哼一声,白露已经向着张青山飞去。

    张青山冷哼一声,手中的下品灵剑向着白露飞去。

    “在百草园,我担心郭鼎和那猴子插手,所以才没使用全力,否则你认为手里的下品灵器会是白露的对手吗?”童羽淡然道。

    说着,他驱动真元,白露突然比之前快了一倍有余,直冲张青山的下品灵剑。

    砰砰砰!

    两支灵剑在空中交错,白露显然占据了优势,压着青色灵剑打。

    “你身上,似乎只有一柄灵剑吧?”童羽冷笑一声。

    他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两柄一模一样的制式长剑,从散发的灵力波动来看,全是下品灵剑!

    “去!”

    童羽低喝一声,两柄下品灵剑已经包裹着真元向着张青山冲了过去。

    感受到灵剑传出的夸张气息,童醒一脸激动,有朝一日,他也要成为如此强大的剑修。

    一次控制三柄飞剑,已经是身为先天虚丹境童羽的极限,同时控制三柄飞剑,需要做可不仅仅是一心二用那么简单,这种情况下,真元消耗极为夸张。

    不过张青山手里的唯一一柄灵剑已经被白露压着打,这两柄灵剑他完全有把握直接将张青山斩杀。

    这时,站在张青山身旁的方寒突然动了,他手中拿着刚刚得到斩魂,笔直的迎向两飞过来的两柄飞剑。

    童羽皱眉,方寒毕竟也是先天强者,不能小觑。

    就在两柄飞剑快要接近方寒的时候,两柄飞剑同时向左右两侧飞去,方寒脸色一变,他原本向挡下这两柄飞剑来减轻张青山的压力,可现在,他只能选择一柄对付其中的一柄。

    左侧的飞剑被方寒拦了下来,一人一剑很快纠缠在一起。

    剩下的一柄飞剑则继续向张青山冲去。

    “死吧!”童羽低喝道。

    张青山只不过初入先天罢了,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之前他和方寒以及小青一起,再加上他不愿意为了对付张青山在郭鼎等人面前暴露太多手段,这才有了三人能勉强和他打成平手的错觉,而现在,他可没耐心和张青山玩下去。

    见张青山拿起背上的黑色大剑,童羽不屑一笑,心中低喝:“剑意——风吟!”

    突然,冲向张青山的飞剑速度快了两倍不止,正常人甚至看不到飞剑的影子,而作为目标的张青山感受到剑意下飞剑的夸张速度,也明白过来,在百草园的时候,童羽根本没有使用全力。

    只是没有使用全力的又何止他一人?

    张青山冷笑一声,黑色大剑拿在手中,面对带着疯狂剑意而来的飞剑,神色凝重。

    下一刻,他已经拿着黑色劈了过去。

    童羽冷笑,带着剑意的飞剑岂是普通剑可挡的,中品灵剑都未必挡得住,即使挡住了,那夸张的剑意也足以让张青山受到重伤。

    可就在这时,童羽突然感受到了那从黑剑散发而出的刺骨的寒冷,伴随这股寒冷的是志刚无坚不摧的意境。

    这是,天道意境?

    他震惊的看着张青山,他一个出入先天的人怎么可能领悟天道意境!

    蓬!

    下一刻,原本向着张青山而去的飞剑直接被黑剑劈飞到了天上,身形显现了出来。

    一旁的童醒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已经超出了他能理解的打斗范围,他甚至没能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看到飞剑被挑飞了起来。

    “你竟然领悟了剑意!”童羽深呼吸一口气,难以置信的看着张青山说道。

    他自诩天才,迈入先天四十多年后才在天地宫的仙音下领悟到一丝天道意境,已经自认为了不起。可张青山他才刚踏入先天啊,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这件事他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

    “为什么不能?”张青山淡然道。

    “那就更不能留你了!”童羽的眼中迸发出无比强烈的杀意,今日若不能杀了张青山,用不了多久,张青山就可以轻易灭杀他。

    童羽第一次如此害怕一个人的天赋,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世界上竟有人能如此妖孽。

    “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张青山淡淡道。

    童羽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不再吝啬真元,丹田内剩下的七成真元疯狂运转,正在和青色灵剑交缠在一起的白露剑身外突然出现了五米长的无形剑气,紧接着白露突然带着剑意向张青山冲了过来。

    即使他在先天已经呆了四十多年,但始终只是先天虚丹境界,真元远不如先天实丹境浑厚,驱使中品灵剑白露已经很耗费真元,此刻再用白露使用剑意,真元消耗无比巨大,可以说,他将一切都的赌在了这一击上。这一击过后,他再无可以斩杀张青山的可能。

    与此同时,这一击也是童羽的最强一击,中品灵剑白露的威力再加上风吟剑意,先天虚丹境中无人能接得住。

    “死!”童羽倾尽全力控制着白露向张青山斩杀过去。

    白露强大的剑意甚至让空间都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正在和下品灵剑交战的方寒也感受到了那可怕的气息,眼中尽是震惊。

    面对飞驰而来白露,张青山并没有慌乱,也没有用下品灵剑去挡,而是驱使下品灵剑带着惊雪剑意向童羽斩去。

    “想鱼死网破?”童羽看出了张青山的意图,冷笑一声,口中的另一柄制式下品灵剑已经飞了回来,做好对付惊雪剑意的准备。

    他体内的真元已经所剩无几,但以下品灵剑的强度再加上宁海送给他的防御灵器,足以抵挡这一剑的威力,而且,他有极大的把握,在张青山的飞剑还无法接近他的时候,就斩杀掉张青山。

    眼见白露携着强烈剑意向张青山冲去,方寒虽然内心焦急,却也丝毫没有办法。

    童羽平静的看着飞向自己的飞剑,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这一击之下,张青山死定了,自己也免除了后顾之忧。

    而张青山此刻的眼中则尽是恐惧,感受到了白露那毁天灭地的威势。

    童羽冷笑一声:“死吧!”

    此刻,白露距离张青山只有不足十米的距离,张青山根本不可能来得及躲避,唯一的结果就是被白露直接斩成碎片。

    可就在此刻,童羽突然神色大变,他感觉白露突然受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干扰,紧接着白露飞行的轨迹发现了细微的变化,虽然只是细微的变化,却也导致了白露并未能击中张青山,而是直接刺向了张青山身后的黑色宫殿。

    轰隆!

    那黑色宫殿直接被白露轰成了废墟,轰然倒塌。

    与此同时,青色飞剑带着惊雪剑意直冲童羽。

    童羽立即反应过来,驱使身边的制式灵剑抵挡张青山的攻击,却发现,制式长剑也被一股力量所干扰,有些不听他的使唤。

    紧接着,他敢应该自己置身于一个由冰剑所组成的冰天雪地中,刺骨的寒冷。

    “这是剑意外放!”童羽瞪大眼睛,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