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牧生镜 第20章 大仇得报

时间:2019-01-12作者:躲不过的十五

    “主人,我们这样做能行吗?”崖崖蹲在西厢房寝室的窗户底下,她呆呆的望着一旁偷瞄寝室的白陵乔。

    “魇娘在院子中受限不方便行动,入梦报仇才最适合她。”白陵乔手中捏着符纸,这符纸是不久前从西厢房的门上撕下的,没有它魇娘便可以让自己的意念如梦了。

    崖崖在旁边点点头,然后继续蹲在窗户底下。

    “羊妖,看不出来你还会化解这凶恶的魇。”晖厌不知何时也来到了窗户边,他监视着魇娘,看她是否会有什么异动。

    “什么羊妖,你还是狐妖呢!”白陵乔翻他一个大白眼,一口一个羊妖,这是对自己的极度不尊重。

    “你这妖,竟敢说本王……本仙是狐妖?我怎么会是那种蠢东西。”晖厌生平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臭狐狸,没什么本事不说,煽风点火的本事可是一流。

    “哦?那你是什么神兽修得了仙身,姓甚名谁啊?”白陵乔眨了眨眼睛,如果眼前这个穿黑衣服的不是青丘的狐族,那必然是一种了不得的神兽。一般神仙能有这等美貌这等气度?白陵乔怎么都不相信,自己好歹有陵乔五千年的记忆,也算是和仙人们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基本常识还是有的。

    “吾名晖厌。”晖厌似乎闻到了白陵乔八卦的味道,他只简单说了姓名。

    “晖厌?嗯,像是一个法力高强之人的名字。”白陵乔点点头,然后转身又开始盯着西厢房内部,看着金老爷的反应。

    留下一头雾水的晖厌不知所措,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如此不知礼貌的女子。他人报上姓名自己却不报,还自称是生肖仙,可九重天上可没有一个女生肖仙,无礼、说谎都是大不敬。可谁让晖厌也是隐瞒自己身份来捉妖的呢?不知者无罪,算了。

    “我名陵乔,因为是只白色的羊,所以叫白陵乔。”白陵乔用胳膊肘推推晖厌,然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晖厌无奈的摇摇头,心里感叹着眼前这个丫头真不是一般的妖。还从来没有任何一只妖物见了自己能笑的这么开心,她若知道自己是统领冥界的新王,那个天界斩妖无数的战神,恐怕就不会这样肆无忌惮了吧?

    想到这里,晖厌的嘴角也有了一些弧度。

    “也不知道魇娘在梦里都干了些什么,能让这老爷子这般扭动。”白陵乔趴在窗口,看着那个在梦中来回抽搐的金老爷。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晖厌脸上重现了狡猾的笑容,他一把提起白陵乔的衣领纵身一跃,消失在空气中……不,是遁入了梦境中。

    虽然神仙进入凡人的梦境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但若没有天界气运部的准予强行入梦必要损失一部分灵力,在梦中相见一刻灵力修为就减少十倍。此时的白陵乔真是欲哭无泪,自己还是一个刚刚飞升上仙法力也并不高强的仙,何德何能跟着一位上神阶品的真大仙儿入梦啊!

    白陵乔的脸上写满了无奈,也不知道出了梦境,这五千年修行得到的灵力还剩下多少。

    “不用担心,我用法术罩着你。”

    晖厌的声音从白陵乔头顶传来,只见一个泛着微微紫色光芒的大玻璃罩包裹着白陵乔,让她的灵力不再消散。有了晖厌法术的支持,白陵乔终于如愿以偿的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

    金老爷的梦境是一座宁静的古宅,周边荒芜鲜有人家,门口有棵柳树竖立在缥缈的烟雾之中,这是棵真正的鬼柳。它没有绿色的枝叶也没有健壮的树干,它的树干是干枯无力的,就连原本是垂柳的枝叶也全部是白色的布条,样子甚是诡异。

    “鬼柳鬼柳,为什么我为你献祭了如此多的少女,你还是不肯饶过我,每晚都要进入我的梦中?”柳树旁一个声音传来,这是金老爷的声音。

    听到了声音后,白陵乔随着晖厌走近了看。在柳树下,一个男子跪在鬼柳树下,虽然他的声音很苍老,但他的面容好像还停留在二十岁的样子。这个男人和白陵乔在粉色气泡中看到的男人一模一样,果然还是这个金老爷,他的罪孽便是从他年轻的时候就开始的。

    魇娘此刻就坐在鬼柳之上,她满脸鄙夷的看着在自己脚下跪拜的年轻男子,心里满是怒火。

    “献祭?用你的祖传的秘药毒害女子埋入这鬼柳之下,为了求鬼柳换取你的前程,做出这样恶心的事情,我为何要饶过你!”魇娘倚靠着鬼树,轻轻一抬手便将垂柳布条挥动,金老爷瞬间就被包裹了进去,活像一个蚕蛹。

    “你是莲儿?你是莲儿!即使你的样貌变了我还是认得出你!这些年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金老爷喊的撕心裂肺,就在看到魇娘的一瞬间,他便透过魇娘美艳的皮囊看到了自己夫人莲儿的灵魂。

    “我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就算是,她也不可能听你再辩解些什么!你这个恶毒的人,比任何恶鬼都要残忍!”魇娘是万年少女的怨念所化,最见不得男人丑恶的嘴脸,她只是瞥了金老爷一眼,便让他的右臂活生生的撕扯下来,顿时鲜血四溢!鬼柳白色的布条马上沾了血迹,它们好像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活物,在贪婪的吸收着美味。

    “我是爱你的!我送每一个婢女一个金钗,让她们戴着金钗死去就是为了纪念你!莲儿!”年轻的金老爷依旧在喊,也许他那个时候不想杀掉自己的夫人,仅仅是一念之差呢?

    魇娘根本不为所动,魔鬼的心是寒凉的,魇对待仇人的心更是比寒凉还要刻薄。她又将自己的目光放在金老爷的左胳膊,也就是一瞬间,他的整条左手便爬满了毒虫,它们一个个争先恐后钻进金老爷的皮肤,咬他的皮肤咬他的血肉,最后慢慢撕咬他的骨髓!残忍至极!

    “你有怨恨就发泄吧,左不过这是一场梦而已,梦醒了我还有我的荣华富贵享不尽!”金老爷由大哭变为大笑,他以为自己捏到了一个巨大的把柄,此刻的他丝毫没有畏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