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牧生镜 第19章 罪大恶极

时间:2019-01-12作者:躲不过的十五

    只见男子冷笑一声,带着笑意对妻子说:“婢女?你以为,我们家多年的富贵从何而来?我的官职又从何而来?还不是因为我爹在建这房子之时留了一秘法给我。”男子一步步走上前来,笑意仍然还挂在脸上。

    但夫人听了以后大惊失色,两条腿只发软,她本想要后退,但腿不得控制,于是一下子跌坐在地。

    “那秘法,不会是……”

    “生祭鬼柳,这可是我爹废了毕生心血才寻得的奇树。”男子指了指自己身后柔美的柳树,他走在自己的妻子面前,用手抚摸她柔顺的青丝。“你不必害怕,这本就是属于我们的东西。”

    此时的夫人眼里早就布满了血丝,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对于站在自己面前这个男人,她只感到陌生和恐惧,这根本不是自己熟悉的丈夫!于是她拔下了丈夫所送的金钗,想要用力插入自己丈夫的胸膛!此时的她已经万念皆空,她要宰了这个人面兽心的坏蛋然后再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谁知自己的丈夫好像有神光在护体,自己的攻击完全被那道光芒给挡了回来,金钗也穿过了自己的胸膛。

    这苦命的女子根本不知道在这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倒下的那一刻,她才发现是那棵柳树发出的光芒在护着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丈夫真的在练一种邪术……

    “听说了吗?在上河北边有户大宅,听说在府中当丫鬟都能得到一枚金钗,那家老爷对丫鬟大方得很!”

    “这事儿我也知道,隔壁家的姑娘也去了那家,听说还能跟着那位老爷游遍五湖四海。”

    此后的许多年,这位老爷一直不停的招纳侍女,将自己女儿卖到府中的大有人在,他们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足够他们半辈子的生活。

    而被招入的侍女,人人都有一个同老爷的夫人一样的金钗……只不过最后,连同人带金钗都被埋入了柳树的地下,作为柳树的养分。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十年之久。不过在这期间,老爷的独生子希尧的状态也越来越差,经常能看到死去女人的魂魄,她们在哀嚎,她们在发怒!渐渐的,就连老爷也能看到这些冤魂来索命!为了保护金家血脉和自己的命,老爷请了一个又一个法力高强的道士来解决院中的怪事。

    看到这里,粉色的气泡一下子消失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还没有从故事中完全走出来的白陵乔三人。

    “难道你就是那位夫人?”白陵乔看着眼前妖艳绝美的女子,她能感觉到气泡中的那位夫人就是眼前的魇娘,但是她们都外貌却大不相同。眼前的魇娘千娇百媚香味浓烈,而那个金府的夫人却只是搭理温柔婉约,一副大家闺秀的恬静面容。

    “她只不过是我记忆中的一个而已。”魇娘苦笑道。

    世人谁知她融合了上百上千人的惨死,亲眼目睹了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妙龄少女被送入府中,然后被毒死埋入花园。

    这些年来金府不断的在金城和周围的城市大量买入侍女,然后一批又一批得残忍杀害,埋入地下。为的就是滋养这棵鬼树,获得荣华富贵。

    “可你为什么还要纠缠希尧?他是无辜的。”白陵乔继续向魇娘提问。

    魇娘的脸上再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默默的吐出一句。

    “伤害他是我的本能,他体内的仙光对我们大有好处,再说我已不是他的母亲,我是千百个人。”魇娘显得满不在乎。

    “但是你的金钗被我做了记号,如果你再伤害他,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白陵乔指了指魇娘的脑门儿,她头顶的金钗格外显眼。

    “……”魇娘显然没有想到白陵乔还给自己留了一手,她抚摸着头上对自己至关重要的金钗说不出话来。

    此时结界外的晖厌满脸黑线,本以为白陵乔自告奋勇会有什么除妖秘术,想不到也是耍个聪明,逼迫食梦魇娘不敢轻举妄动而已。不过在一旁看热闹的崖崖却对自己的主人越来越崇拜,竟然能将这么大的妖怪耍的团团转,真不愧是生肖大仙儿!

    “我可以不伤害他,但是我必须报仇,我们化为人形,等待的就是这一刻!”食梦魇娘的气场越发强烈,她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一个贪图荣华富贵不惜害死多位少女的恶毒之人,简直罪大恶极!

    虽然白陵乔也很讨厌那个人面兽心的金老爷,但是这凡人的气运都是写好的,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也记载在生死簿由冥界的王来掌管,万一哪只妖出手害人,秩序法度就会打乱,引起山崩海啸都不为过。

    这件事她白陵乔可做不了主,于是她看向结界外的玄衣仙上。他是修仙之人,照这灵力的纯度,在天界的品阶也不会太低,说不定玄衣仙上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晖厌见白陵乔想要征求自己的意见,便挑了挑眉。放在一般人那里这确实是一件不好解决的事情,虽然冥界有很多恶鬼难以管制,但没有哪个能比眼前的魇更加棘手,不如依了她的心愿让她不再害人。反正这个凡人寿终正寝之后也会由冥界所管辖,早一点叫他来报道也未尝不可。

    晖厌冲着白陵乔点点头,给了她一个都交给你处理的眼神儿。

    有了真正大仙儿的赞同,白陵乔也有了底气,反正自己也不喜欢那种人面兽心的大坏蛋,不如帮一帮魇娘,将她心中的怨恨发泄出来,也能给死去的少女们一个交代。

    “若你能助我报仇,我愿意将金钗奉上,有了它你变可以随时呼唤我,让我最任何事情。”食梦魇娘再一次望向白陵乔,杀了那个男人是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如果白陵乔不肯帮自己,那么自己就算拼了修为也要杀掉那人。

    “好,我帮你!”白陵乔用食指摩擦摩擦自己的鼻梁,一脸迫不及待,此时她的心中已经想好了一个鬼点子,定能让金老爷吓得屁滚尿流!

    食梦魇娘带着一丝释然,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