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牧生镜 第18章 前尘往事

时间:2019-01-12作者:躲不过的十五

    只见白陵乔龇牙咧嘴给了食梦魇娘一个笑容,嘻嘻哈哈的说:“我可是真真正正善良纯洁又有些可爱的男孩子!”白陵乔对自己的这身男子装扮甚是满意,可不许它乱说!何况并不是天下的所有男人都如它口中的那样没心没肺。

    白陵乔这样不正经的回答还是触怒了这人形柳树,只见它嘶呀一声,双眼更加血红,怨气也更加的庞大。它死死盯着白陵乔和她手中的金钗,随时要扑过来与白陵乔打个你死我活。

    “卑鄙的男人!”食梦魇娘张开了自己的毒瘴大口,飞速向白陵乔突击而来!

    而白陵乔的反应也极为灵敏,虽然这个时候她的双腿都在颤抖,手指也在发软,但是并没有影响自己将食梦魇娘的金钗挡在自己胸口的行动。

    食梦魇娘的金钗毕竟是它承载自己重要记忆的宝物,当它看到白陵乔用自己的金钗作为挡箭牌也立马收了手。然后在心里不由的再骂一句“卑鄙的男人”随后,它的怨气更加沉重,身体的另一半柳树也逐渐催化为人形。

    看到此情景,结界外面的崖崖和晖厌都为白陵乔捏一把冷汗。眼看着食梦魇娘就要化为人形,法力必然大增,白陵乔还有时间和这个鬼东西瞎唠嗑……

    “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不要介意。”白陵乔看着将要成型的魇娘,在对方没有发现的情况下稍稍退后一步拉开距离。然后在一转身,将自己束发的木簪脱了下来。

    万千青丝随风飘动,柳眉轻挑,一双桃花眼顾盼四方,指尖飞扬起通透纯净的灵力……白陵乔又恢复了女儿身。

    这下子,魇娘的怒火并没有增加,反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美少女。好像觉得眼前这位少女也是被金城风气所驱使,不得不变成男人来保全自己的性命。

    这个时候白陵乔刚想再和眼前这个已经成型的魇调侃两句,但是她的意念却被牧生镜强行了拉了回去。关于对付眼前的魇娘这件事情,牧生镜好像有新的想法。

    当白陵乔的意念回来的时候,才明白牧生镜好像需要自己利用魇娘的心理,来个欲擒故纵。她看向自己手中的金钗,这可是刚才好不容易才偷到的,而现在,牧生镜竟然让自己把它交出去。没有办法,在白陵乔的世界里,牧生镜绝对是大哥级别的,对妖魔鬼怪的事情它说话是最有权威的。

    “如果这个对你很重要,那就收好它。”

    白陵乔将金钗扔了过去,魇娘先是一愣,但马上接到了金钗。她将金钗捏在手中心翼翼的观察抚摸,单是一个身影便有无限温柔。

    “魇娘,现在你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吗?这里的女子究竟都怎么了?”白陵乔紧握着牧生镜,祈祷镜子没有骗自己利用魇娘心理的事情。

    已化作人形的魇娘面容逐渐清晰,绝世容颜在她脸上浮现。周身芳香四溢,但是充满邪性,像是融合了万千少女的体香。

    “女子?呵,这里的女子不都被当做化肥埋于地下了吗。”魇娘绝美的容颜下,还有一丝苦涩的表情,她看着自己刚刚化形的芊芊细指,然后捧起一捧泥土。

    在魇娘的注视之下,泥土的颜色渐渐加深,开始一点点渗出血来!她将这捧泥土缓缓抛下,这血红色好像传染蔓延一般,接触后竟全都变为了血红!

    “难道,这片土地……”白陵乔看看自己站的这片空地,将脚抬起,鞋底果然沾了一层血迹……

    食梦魇娘没有说话,她抬起右手,一个粉色的气泡从她指尖弹出。随后整个结界都笼罩在她粉色的气泡之中,就连站在结界外的崖崖和晖厌都被包裹了进去。

    在粉色气泡中好像存在着另外一个空间,那里的人和事还历历在目。

    “夫人,这套首饰你可还喜欢?”一位年纪尚轻的男子将一枚金钗插到正在梳妆妻子的青丝上。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只是你刚刚成为宰相的侍郎,切记不可铺张浪费。”一个温柔的声音也在回应着那个年轻男子。

    “夫人说的是。”男子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妻子。

    铜镜倒映出一对夫妻恩爱的氛围,甜蜜又幸福。

    可没过了多久,那位刚登上高位的男子抓准了机会一步步上位,从一个区区侍郎登上了宰相之位。王公大臣都不满意他连跳几级,越过了很多德高望重之人,于是明里暗里都在找他麻烦。

    更甚者居然将黑手伸向了他刚刚满三岁的儿子希尧,行刺、下毒屡屡发生,但每一次都被希尧逃过一劫。

    年轻男子从不忌惮那些王公大臣,甚至敢出言挑衅。

    可男子的夫人是一个明事理的温柔之人,她怎么会让自己的丈夫去四处树敌呢?未来的日子还很长,自己还有一个年幼的孩子,有些事情不得不考虑。于是她劝自己的丈夫,不要到处树敌,弄得一家都不得安宁。

    可没想到这男子竟然疯狂大笑道:“我可是受祖先所庇护的,我的血脉自然也会无恙!”

    这位夫人察觉到了自己丈夫的不同,她能感受到丈夫的血液中都充满了狂躁的气息。她开始留意自己的丈夫,留意他的所作所为。

    终于,她在一天深夜发现花园之中有异动,有铁具撞击和土块掉落的声音,但是离得太远,又出于害怕她并没有走上前去。只是在第二天想要去丈夫书房时,才发现了丈夫床下的鞋沾满了泥土和某种发黑的液体。

    在同一天,她发现自己府中的丫鬟全都消失不见,就连平常帮自己梳头的连翠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立刻联想到了自己在夜晚听到的声音和在书房发现的鞋子,一时间恐惧都写满她的面容!

    到了夜里,夫人提着灯笼心翼翼的来到了花园之中,她发现地上的土是新土无疑,但是就在她想要剥开泥土鉴定自己心中的真相之时,她的丈夫出现了。

    “夫人晚上为何来此处?”男子慢慢靠近提着灯笼的妻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