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牧生镜 第17章 重要之物

时间:2019-01-12作者:躲不过的十五

    看到白陵乔手中之物后,人形柳树大惊失色,原本可以肆意操控的树藤都方寸大乱。晖厌发现人形柳树的失控,辗转自己的意念借此机会斩了树藤从而跳了出来,此时结界之中的时间似乎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结界中的慢速度一除,晖厌便在手中快速聚集这自己的仙法,转瞬间,紫色的怒火已经烧遍了他的全身!战场上最大的错误就是轻敌,而刚才的晖厌正是犯了这一条。他从来没有感觉自己如此挫败,竟然被一只将将修炼六十年的植物给欺负了。

    想到这里,晖厌便怒火中烧,一分一秒都不想让眼前的柳树有喘息的机会。于是他举起了充满紫火的右手,准备给柳树一个致命的必杀。

    “道友,别伤害它。”白陵乔显然看到了晖厌的杀意,她挡在了柳树的面前,逼迫晖厌将自己的紫火收回。

    “快让开,这种妖物不是你能对付了的!”晖厌眼中怒火燃烧,刚才的耻辱驱使着他要对人形柳树赶尽杀绝!

    男人总是这样好面子,男神仙亦是如此。如此过于计较眼下之事快刀斩乱麻,只怕治标不治本。任谁看眼前这个人形柳树都不简单,逼得晖厌都想要使用毁灭之法给出一击必杀。不过一旦双眼蒙蔽,人形柳树背后的故事,就无人得知了。

    “切,你忘了自己施法时是怎么行动缓慢的吗?它可是食梦魇娘,食人梦境控人心。”白陵乔给晖厌翻了一个大白眼。

    晖厌听见此话之后身体不由的怔了怔,魇娘……魇是一种恶鬼,或者可以说是比恶鬼还要可怕的厉鬼。九魔一魇,世上能生成九个魔,也不一定形成一个魇,而九个魔的凶厉,也比不上一个魇。这种东西晖厌早有耳闻,但未曾一见。如今只是见得一个修炼六十载的魇,便如此厉害。可见,就在魇娘的附近发生了多么大的惨案!

    魇之所以为魇,形成之地必浮尸千里,冤魂无数不得安宁……魇不死不灭,无法用强力所消除,法力高强之人与它交手越是受制。它会随着岁月流逝不断增加自己的怨念,迟早有一天它的怨气会强大到毁天灭地!但是,要想解决它一定不能使用武力。

    只不过这世人都无从得知解决魇的办法,若是那昆仑山上的白泽一族还在,恐怕还有希望。

    “你可有办法?”晖厌收起了自己至强紫火,它不想自己的紫火也被魇吸收,怨念变得更加强大。

    “算有吧。”白陵乔挠挠头发,“你站在结界外帮我抑制它的行动,其他的交给我。”

    虽然晖厌还是有一些不放心,但眼下也只能照做了。他从自己的结界中走出,继续为结界传送着自己的法力,也注视着结界中那个化为男子的弱身影。

    结界内,白陵乔看着食梦魇娘幻化的柳树人形,心中虽然有所忌惮它奇特的能力,但是眼下也只有硬着头皮冲了。能给那个喜欢穿着金丝玄衣的讨厌鬼一个下马威比什么都重要,何况牧生镜的秘密只有自己知道,落在别人手上指不定又会掀起什么样的争端。

    站在结界中,白陵乔看着自己手中的金钗。这是不久前玄衣仙上还在与食梦魇娘打斗的时候,因为两人是速度被放慢,让一边暗自观察的白陵乔有机可乘,拔下了金钗。

    据牧生镜的记载成型的魇会有一定的标志,它们有大规模人死后的特征。大规模男女死亡之后,魇就会变为怪物模样,看不出是男是女。如若大规模男人在某地残忍的死去,化为了魇就是男性雄壮的模样。但眼前这个明显是多名女子所化,在它的身上必定有一件女人生前之物,或是放不下的东西。它必定会用那件物品承载自己的记忆,生前最重要的记忆。

    经过白陵乔仔细的观察,发现了一半是人头一半是柳树枝的食梦魇娘头上居然有一个人类女子所佩戴的金钗。这金钗做工不凡,是一只展翅的凤凰图腾,眼睛处还用了红色宝石作为点缀。

    这个金钗与怪物本身格格不入,所以白陵乔马上明白这就是牧生镜提示的,自己要找的物件。只要将它与魇分离,魇就会有所忌惮。成为魇之前,它会记得自己的经历,当完全融合形形色色的灵魂之后,它就会将自己最重要的记忆封存在物件里,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的目的。当目的达成以后,魇的修为会更上一层楼。

    所以它不能失去记忆,不能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你到底受了怎样的冤屈,要到这家人的宅子缠绕他们这么多年?”白陵乔紧握手中的金钗。

    只见人形柳树张开眼睛,一双血红无比的眼睛慢慢在它的“脸”上浮现,它紧盯着白陵乔这个拿着自己宝物之人,防备、杀意……此刻毫不遮掩都写在它的脸上。

    “还给我!”人形柳树张开了布满树枝的大嘴,黑色的浓雾从它的口中蔓延而出。它带着敌意慢慢靠近白陵乔,一双藤蔓上聚集了它此刻全部的邪术。

    白陵乔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很不乐观,那魇口中吐出的都是毒瘴,管你是人还是仙,只要身体触碰到就会腐烂。白泽本来就是百毒不侵的神兽,但是也不能长时间接触这样的毒瘴,好在魇的修为不算是太高。不然就算有晖厌的结界,通过空气流通,方圆百里的人都会枯萎死亡,金城就会变成一座死城。

    “你放心,这东西对你很重要,我不会毁掉它。”白陵乔面临食梦魇娘的靠近反而没有动,反而就站在原地没有动。

    “男人都是狡诈虚伪人面兽心的畜生,我不相信你。”食梦魇娘依旧用血红色的眼睛瞪着白陵乔,它依旧不停的逼近,提到男子这个词之后,食梦魇娘的怨念更重了一些。

    看来都是些被男人所欺骗的姑娘,白陵乔摇摇头。在这个世界好男人多的很,只是眼前的这些怨灵们没有遇到对的人而已,都是可怜人。

    “那你可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你口中那些狡诈虚伪人面兽心的男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