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牧生镜 第14章 不速之客

时间:2019-01-12作者:躲不过的十五

    这样的仙光让陵乔这个在仙境中长大的仙子都有所迷恋,更何况是凡间贪婪的妖魔。

    “在下希尧,见过大师,没想到大师竟然能看到我体内的仙光。”名为希尧的美少年看着白陵乔,眼中的目光更加温柔了些。

    “哦,客气客气……”白陵乔细细打量这眼前名为希尧的美少年,名如其人,听着这名字就能想到万里充满着希望的阳光。被这样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称赞,白陵乔别提有多高兴了,只可惜他称赞的是化为男子的白陵乔。

    “儿自就有仙光所护,只不过常人并不能看出,但也觉得儿非比寻常。但那妖魔却能轻易闻到仙光之味,所以迫不得已才将希尧关在这府中贴满符咒之房内。”金老爷语句中带着些许的无奈。

    “府内没有牌匾也是为了希尧公子?”

    “正是,我本是金国宰相,曾经这府上也是门庭若市。殊不知位高权重也会被有心人所盯上,想用希尧作为大王长生不老药的药引……就连之前只猎杀吸食女人精魄的妖魔鬼怪也纷纷盯上了希尧。所以我们不得已弃政从商,改头换面。”金老爷微微叹气,他看向自己的独苗希尧,眼中尽是宠溺。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金老爷放弃自己的宰相之位来到市井,做了一个商人掩盖身份,为自己的儿子更是操碎了心。

    白陵乔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情,她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看着希尧。“希尧公子,这些年来你都一直在房中度过吗?”

    只见希尧苦笑一声。

    “人生十九载,皆是虚度罢了,只是苦了父亲,为我操劳。”

    可惜这光芒四射的美少年,年纪轻轻便只能在房中度过,没有见过世间的繁华……但希尧看起来一点都不怨天尤人,没有半点因为久不出房门而自暴自弃的影子,反而还心疼他的老父亲……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男孩子。

    希尧有如此仙骨,温暖善良。这样的人只要潜心修道,必定要位列仙班。

    想到这里,白陵乔心中的正义感早就已经爆棚了,如果自己能亲手拯救了这个美少年,说不定他便会以身相许呢……

    “金老爷,你放心我一定会铲除这坏东西,让希尧看看外面的世界。”白陵乔握紧了拳头,管他修炼六年还是六十年的妖怪,只要敢对希尧探出一根头发丝,她定要将这妖精杀得灰飞烟灭!

    “大师,除这妖魔你可有把握?”希尧眉头微蹙,虽然眼前这位大师年能看到自己身上的仙光,但他的年龄毕竟和自己不相上下,他不想为自己的事情再牵连到其他人。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何况我拿的是一个无比纯善的人,公子放心。”白陵乔俏皮的眨眨眼睛,虽是变化为男子,但也显得可爱了些。

    也不知希尧公子是不是许久未出阁的原因,见了俏皮的白陵乔竟然脸红了一些,气氛也变得微妙起来。

    “不知大师名讳是?”

    “陵乔。”

    “那在下谢过陵乔大师。”

    希尧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他向金老爷点了点头,起身回屋。

    “公子且慢。”白陵乔好像想到了什么。

    “大师还有何事?”希尧转过身来。

    “房间里的槐木最招鬼,女鬼冤魂最是喜欢;乌木家具雕花最适合妖魔生长。如需安宁就必须将这二物移除房中,再贴以符纸便可安稳一段时日。”白陵乔看到了门口的符纸,将它们撕下来并偷偷融合了自己的精血。

    白泽一族原本就是驱魔治病的神兽,其血液更是驱魔的灵物,有了此符,相信金老爷和希尧公子晚上都能安睡了。

    晚饭之后,白陵乔与崖崖已经回到了金老爷安排的房间之中。希尧公子与金老爷也按照白陵乔的要求在自己的门口贴了符咒,将房间内所有槐木和乌木雕花都移除院外。

    夜晚总是悄悄地来临,带着一些女人的体香一起从窗外蔓延出来,幽暗,芬芳……

    “主人,外面的异香越来越浓了,我的鼻子好不舒服。”崖崖捏住自己的鼻子,然后埋头吸了吸袖子中混着自己味道的新鲜空气。

    白陵乔虽然听到了崖崖的抱怨,但是并没有准备回应她,外面的异香变得越来越浓重的事情自己也是知道的,现在当务之急是知道那个修炼六十年的大妖怪或者是大鬼魂究竟该如何制服,只要找对方法,以自己的上仙之术一定能将麻烦如数消除。

    “魔镜,魔镜~”白陵乔的意识在和牧生镜交涉中。

    不过牧生镜的脾气有日渐长,就连颤动都懒得去做。此时牧生镜的表面只有一个字符,那就是一个问号。

    得到回应的白陵乔心中乐开了花,按照以往的经验,自己只要报上妖怪的特征,拿出妖怪的一部分或是告知妖怪的名字,对付之法就会显现出来。

    就在下午进入金府的时候自己在地上见了一片带有异香的树叶让崖崖收起来,看来现在是要派上用场了。

    “魔镜魔镜,附在植物上的妖魔你可认得?可有解决之法?”白陵乔继续屏气凝神,用自己的意念和牧生镜交谈。

    但是谁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在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知道下一秒又会遇到什么人。

    “咣当!”

    原本插了锁的房门不知被谁一脚踹开,这一脚的力度刚刚好好,既不会破坏房门又可以将房门打开。

    “又见面了,昆仑妖。”

    这低沉又熟悉的嗓音,带着一丝锋利的感觉。

    只是“昆仑妖”这个称呼自己的……白陵乔再也找不到第二个。

    房间门口,一个身穿玄衣镶着金线的男人站在月光下。他周身的仙气已没有在昆仑之上耀眼,看来下了凡也懂得收起自己的仙力。那双丹凤眼上洒满了月光,更加夺人心魄!这模样,比刚才见到的希尧还有好看上几分。

    拥有如此容貌之人,难道真不是九尾狐族之人吗?

    “第一,我不是妖;第二,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人生中,不,仙生中哪有一次又一次的巧合,有的只是必然。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