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牧生镜 第11章 金都神话

时间:2019-01-12作者:躲不过的十五

    “那户人家可有异常?”白陵乔满脸疑问,这一草一木绝非凡品算是什么大户人家,顶多就是个专司园林修葺的家族吧?大户人家不都是穿金戴银,庭院里满是瓷器珠宝,就连门口的狮子也会多摆两座的吗?

    “一路上我遇到的大户人家也不少,但是这一家有些特别,我能感觉到那户人家周围不太干净,味道黏黏糊糊混混浊浊……”

    崖崖是属火的妖精,火又是天地间最为纯净的元素,所以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周围不同于她本身的污浊环境。

    “你刚才说,这大户人家在殇河之北?”听崖崖这么一说,白陵乔马上就想到了一些东西。

    “正是。”崖崖的嘴一嘟。

    听到崖崖的回答后,白陵乔的眼中更加坚定,她脑中已经透彻明了。

    “崖崖,会不会变形术?我们还是化作凡间男子的样子行事会方便一些。”白陵乔摸摸自己绝美的脸庞,这样的容貌放在凡间一定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如果不稍加掩饰,很容易暴露行踪。所以白陵乔摇身一变,化作一位身着灰衣的道士模样。

    “自然是会的,我们蛇妖最擅长变形之术。”崖崖随便转了个圈子,学着陵乔的模样变了一个缩版的道士。

    看来崖崖这妖在昆仑上没有少吸收仙气,才两千岁便能将变形术修炼到如此地步。这是一般蛇妖根本做不到的事情,白陵乔也越发好奇崖崖的真身究竟是什么大妖怪。

    “走吧,今天我们有大餐吃了。”白陵乔摸摸崖崖的脑袋,带领着崖崖向殇河走去。

    崖崖一听这话也是满心欢喜,眼前都是些虚幻的山珍海味,于是急急忙忙的跟在陵乔的身后。

    凡间的金都作为大汝国的国度,是一片最为繁华的地带,这里寸土寸金,一条殇河养活了这一座城的人,不少外乡人都被金城的繁华所吸引,抢着到这里来挣大钱。

    不过金城最炙手可热的地方就是殇河的南北两岸,不少达官贵族和富可敌国的商人都居于此处。以他们认为这富饶的殇河之水可以滋养着自己的灵魂,提升他们的财富。

    但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这殇河之所以有如此之功效是何原因。

    “传说啊,在一百年前,殇河是一条大凶之河,每年都有水患,那是防不胜防啊!”

    金都的一家茶楼之中,说书先生已经摆好了架势,为那些闲得无聊喝茶的客人们讲起了故事。

    “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怜悯我们这肉体凡胎,派了一位仙姑下凡治水。这仙姑啊真是仙人之姿,婀娜窈窕,回眸一笑百媚生。不仅人儿美就连那仙术也是一等一的好!自从仙姑下凡之后水患就再没有出现过,随后仙姑也悄悄地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的名讳。”

    说书先生的语气慢慢的沉下来,在场喝茶的客人纷纷静止不动,端着的茶杯也不舍的放下去,生怕发出一点声响扰了先生的故事。

    “仙姑消失之后一件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那原本是大凶之河的殇河,竟然有鱼群越出,河中更是渗出了黄金疙瘩。满城的人们都跃进了那殇河之中捞金捕鱼,那场面,那阵势……啧啧啧啧。”说书先生边将边摇头,好像身临其境似的。

    在场的听课,无不羡慕又替自己惋惜,如果自己能早生个一百多年,说不定这金子都已经跟自己的姓了呢!

    “虽然一百多年过去了,你看看这金城,富贵人家不在少数,我猜啊,那河里肯定还有金子!”一个看客对自己同桌上的友人说道。

    只见那友人也用力的点点头回应了他,两个人的眼睛里都绽放着光芒。

    就在不远处的一个看台上,也站着两个人。

    “主人,我们不是要去那户人家吗?为什么要来这里听故事?”崖崖坐在看台的木桩子上看着下面来来回回走动的人群。

    “不听故事,我们又怎么知道这殇河还有这样一段奇遇。”白陵乔牵起崖崖的手,匆匆走下看台,向着殇河的方向走去。

    就像说书先生故事中说到的,这殇河的两岸确实出于整个金都的黄金地段,茶馆酒楼、大户人家比比皆是。

    虽然这个金都如此繁华,人来人往非常热闹,但白陵乔还是一眼就发现了不正常的地方。

    平常街边的摊店免不了会有胭脂水粉、精致衣料,喜欢这些东西的大多都是女人。可现在的大街上却没有一个女人,逛街的反而都是男人!就算白陵乔放出自己的意念,在金城挨家挨户的摸索,也没有一丝女人的气息。别说女人,就算是连个未出阁的少女,襁褓中的女童都没有,甚是奇怪。

    “崖崖,你说的那户人家还没有到吗?”

    “这就是啊!”

    只见崖崖指了指白陵乔身后的一个大宅院说道。

    白陵乔转身一看,自己面前正是一座大宅院,黄瓦红砖磅礴大气。可这大宅院和一路走来遇到的大户人家在外形上并无不同,附近的人家基本上都是同款装修。但是这家和其他家的区别就在于,只要靠近正门一点,便可以感受得到里面的芬香之气。

    也许这就是崖崖所说的,花草树木绝非凡品,散发出的香气还如此诱人。

    正当白陵乔思考该怎么混入大宅院的时候,大宅院的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一个穿着门童粗糙布衣的孩子走了出来,毕恭毕敬的对着白陵乔和崖崖行了个礼。

    “这位大师,你怎么这个时辰才来?我们老爷等您很久了。”童脸上带着笑意,赶紧将大门打开,将白陵乔和崖崖请了进去。

    大户人家果然是大户人家,园林设计一点都不比现代的差。花草树木长的婀娜多姿不说,白陵乔长这么大还没有遇见过带着异香的植物,就如同少女的体香一般。

    “主人,凡人好像是认错人了。”崖崖压低嗓子用胳膊肘怼怼一旁赏风景的白陵乔,可惜只怼到了大腿。

    “嘘,将计就计。”白陵乔的手指在鼻子上划了个一,继续赏花赏风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