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牧生镜 第9章 冥界之王

时间:2019-01-12作者:躲不过的十五

    此人正是刚才翘钰天妃提及的大殿下,也难怪众仙家会马上让开一条道让他走上前来。

    这毕竟是天帝的亲儿子,又是整个冥界的主人,掌管着连天界都不能插手的凡人生死簿。哪家仙人不是毕恭毕敬的对待冥界呢?毕竟是神仙就要历劫,这历劫说不定就要下凡,如果在人间草草了结了这一生,活个二三岁就一命呜呼,对神仙的仙根也没什么好处。

    何况这大殿下去冥界称王也不过是天帝的家事,没有哪个仙敢多说一句话。

    “不知晖厌殿下这个时候怎么会来这九重天?”翘钰收起了刚才的娇态,整个狐狸脸都变得精明起来。

    整个殿内静的出气,没有呼吸声没有心跳声,大家好像都静止在这一刻。就连天界之王的天帝此时仍是拧着这两条眉毛,盯着自己的大儿子没有出声。

    晖厌不由的一笑,他将目光指向翘钰,然后轻蔑的撇开。手上的水墨折扇一合,继续向前走去。

    “如果不是我正巧赶来,那岂不是要错过亲耳听到我那位正妃的事情了吗?”晖厌的面庞俊郎锋利,仙气层层环绕,一旁的仙子们都不禁想多看两眼。尤其是瑶七,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晖厌。

    “晖厌,你今日上天宫是为何?”

    半晌,高高在上的天帝终于挤出了一句话,他的神情依旧严肃。

    原本那冥界之王早已对天界俯首称臣,天界掌管凡人气运簿,冥界掌管凡人生死簿,两界相安无事很多年。但就在五千年前的天魔大战,上任冥界之王却反水投靠了自己的邻居魔界,两界联合起来对抗天界。得知情况的晖厌殿下竟独自下冥界斩了那老冥王,被冥界众鬼拥为王。

    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原来冥王是那天妃翘钰的亲信,为取得魔界的信任才提出联手进军天界,等到关键时候再给魔界背后一刀。

    战神晖厌因为先斩后奏杀掉天界盟友而犯下天条,免去战神之位除去仙籍,待一万年之后再重列仙班。不过战神怎受得了这样的屈辱,堂堂天界统领十万天兵的战神竟然要被除去仙籍一万年。

    当时的晖厌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下了冥府,当了个逍遥快活的混世冥王。从此之后掌管着手中的生死簿,从没有让天界插过手。从此这天上的神仙也开始忌惮起了这不起眼的冥界……

    “我来帮你。”

    “怎么帮?”

    “这你不用管,但天雷还是要受的。”

    晖厌依旧没有收起自己绝美的笑容,依旧没心没肺。

    “陛下,您可别忘了之前天界在危难关头之时,身为战神的晖厌大殿下抛下十万天兵,杀掉当时的忠臣而称王。这明显就是早有预谋,望陛下不要轻易相信他,哪怕他是陛下的亲生骨肉。”翘钰天妃柔声柔气,语调拿捏的极度诱惑,灌在别人耳朵里就像灌入了蜜一样。

    众仙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应劫和战争注定是要选一样的,如果说这件事还有一线希望的话……

    众仙家的目光在晖厌的身上来回游走。

    “信不信由你。”

    晖厌也没有多说废话,转身就向着大殿之外去。

    天帝的脸在众仙家的注视下又拉长了几分,这在的状况他在明白不过,晖厌又是自己的儿子,他的脾性做父亲的最为清楚既然他说有办法那就一定会有。

    “从今日起,众仙家挨个领天雷。”

    语毕,天帝已经大步前往了诛仙台。

    阳春三月的凡间,是最美好的时候。四季之神交替,大地接受祝福,春风微醺,许多花仙会来到人间播种撒花……此时凡间的景色并不逊色于天界的九重天。

    但即便凡间这么美丽,也不能否认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凡人、妖魔、神鬼都可以在凡间自由穿梭,不少可怜的凡人都以为神鬼妖魔的介入扰了气运,这还是运气好的。运气不好的人家中就有可能寄养了鬼,人的身心会长年累月的被寄养在自己家的鬼所侵蚀,最终灵魂变得与恶鬼一般;而妖魔最喜欢吸食人类的精魄和生气,让自己的修为事半功倍。当然还有很多善良的妖,他们喜欢人类,大胆的追求人类并结成伴侣。

    不过,这种爱恋并不被世俗所接受,种族不同寿命不同,大多相爱不能相守。不过在数千万年之后就不同了,大家都是混着妖魔血液的人类,有部分人祖上则是有着仙家的血脉。千万年之后的人们专门以猎害人的妖物为生,以此保护凡人的秩序。

    当然,还有一种就是那自以为是的神仙,神仙都觉得自己是圣洁无比。能无限被凡人们崇拜,但是神仙才是最影响凡人心智的大魔物。不少人都想着要修仙而想到不切实际的东西,最后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凡间的皇帝首当其冲寻找着长生不老之药,为了这药滥杀无辜劳民伤财。国君尚且如此,布衣们也跟风而行,以至于现在的人们为了成仙触碰到了那些邪魔外道,变成了连必魔界的恶魔还可怕的人!

    “陵乔大仙儿,你之前来过凡间吗?”崖崖走在白陵乔的身后,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不远处就是凡人们的市集了,车水马龙热闹得很,崖崖只是一个久居深山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看到这一些虽然觉得新奇,但更多的是觉得很害怕。

    “岂止是来过……”白陵乔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如果不是这个镜子,白陵乔现在还在自己的世界享受别人赞赏的目光呢!

    “我听说凡人很害怕妖怪。”崖崖拉着白陵乔的袖子,看着不远处的人群,怯生生的说。

    “你怕什么,跟着我,你也算是得到大仙儿点化的仙童了,才不是什么妖怪。再说这凡人身体虚弱,古代人身体更虚弱,我们妖怪……呸,仙人身上的一根毛都能叫他们药到病除。”白陵乔在弟面前,面子一定是要兜得住的。

    不得不说这些古人就是不如万年之后人的身体素质,根本没有什么病痛。

    想到这里,白陵乔又深深的叹了口气。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