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第736章这块大石头

时间:2018-07-11作者:一味相思

    钟之衡看向他的这张脸,钟之龄也不年轻了,过年就五十整了,虽然还没生白发,可是眼角的皱纹也已经很明显了,钟之衡看着他那双沧桑疲惫的眼睛,忽然就想起了从前,少年郎率真澄澈的那双眼来,一时间心头复杂得很。

    那现在也不迟啊,半晌,钟之衡淡淡一笑,想不想从现在开始做一个没出息的富贵王爷?

    臣弟倒是想啊,只是臣弟身上的担子不轻啊,眼看着可就要入冬了,那起子西域小国又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难保边境又有摩擦,臣弟可是成日忧心着呢,钟之龄无奈地摇摇头,臣弟的这颗心怕是得操劳到死呢。

    你若是不想再操劳下去,朕自然也不会勉强,钟之衡挑着眉看着钟之龄,这一次开口倒是不像刚才那般调侃了,大周不缺一个戍守边疆的悍将,倒是朕身边少了一位能时时进宫陪朕说话解闷儿的幺弟。

    钟之龄一怔,显然是没想到钟之衡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抬起眼看着钟之衡,有些疑惑:皇兄,您的意思是……

    你年纪不小了,眼看着都半百了,再好的身子骨也该扛不住了,也是该过过安生日子,而且眼看着就是年下了,朕也舍不得放你走不是?钟之衡还是笑,嘴角微微地上挑,你在西北吃了三十四年的苦,朕每每想着心里都不是个滋味儿,如今你既是愿意放下心结回京了,那就留下来吧,别再回去受苦了,也别再让朕担心了。

    皇兄担心什么?钟之龄也笑了,一边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了小几上,一边侧过脸笑吟吟地看着钟之衡,是担心臣弟的身子骨、还是担心西北也会和南疆一般时不时出个乱子?臣弟以为,自廿年大案之后,皇兄对臣弟就彻底放心了呢,没想到皇兄倒是个坚定不移的。

    老七!钟之衡登时就撂了脸,把手中的茶杯重重地放到了桌上,一边沉着脸看着钟之龄,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还要朕教你不成?

    是,是臣弟僭越了,请皇兄恕罪。钟之龄抿了抿唇,到底还是对着钟之衡深深一揖。

    你且好好儿想想吧,到底是知天命的岁数了,难道安安生生在京师养老不比在西北打打杀杀来的舒坦?钟之衡面色稍霁,一边看向钟之龄,一边轻轻叹了口气,趁着岁数还不大,且过过安生日子,再娶个媳妇儿,堂堂凤子龙孙却一辈子打光棍儿,像个什么话?

    是,多谢皇兄关心。钟之龄讥诮地勾了勾唇。

    行了,你先回去好好儿想想吧。钟之衡摆了摆手,一边翻开了本奏折,低着头看。

    是,臣弟告退。钟之龄站起身,冷冷地看了钟之衡一眼,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直到脚步声彻底消失不见了,钟之衡这才缓缓地抬起头来,他站起身,缓步行至窗前,轻轻推开了窗户,就瞧着钟之龄缓步走在漫天银白里,玄黑的披风随风轻轻飞扬,他没有打伞,就那么冒着雪往前走着,脊背和从前一样,挺得笔直,单就这么从后面看,倒是瞧不出这是个年近五十岁的半老头子了。

    钟之衡一眨不眨地看着钟之龄的背影,直到他下了台阶,坐进了轿子里,钟之衡这才深深地吐了口气。

    南疆之乱已解,迟重远和程向阳这两个寒门子弟,取代了徐氏一门,带着他的期许奔赴了南疆,他心里自是松了口气,可是一想到西北,他心头就又沉重了起来,比起徐成锦,钟之龄才是他的心腹大患,不论是出身、名声,还是在军中的地位,徐成锦和钟之龄都根本不能比,所以一直以来,钟之衡对钟之龄的感情都甚是微妙,这人是他曾经最看重和维护的幺弟,这人也是他这辈子都不能释怀的对手,不管是感情上还是其他地方,钟之龄永远都是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只是从前这块大石头远在西北,天高皇帝远,他便是想挪动却也没有那个机会和实力,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块大石头就在眼前,只要他想,这块大石头这辈子就哪儿都去不了,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他眼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