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第678章 很多时候,他是孤独的

时间:2018-07-11作者:一味相思

    “哦,”陈清玄又翻了个身,一只腿蹬在马车壁上,一边伸手去抚凌乱的头发,他平素不是个话多的人,但是一喝醉了,就停下不嘴儿来,“我……我没有什么爱好,我就、就喜欢看书,从、从小就喜欢,没爹没娘就……就只有一大柜子的书,一放下书,我就、就觉得好孤独啊,其、其实我也不是多喜欢看书,就、就是不知道除了看书我……我还能做什么,我就是个酸秀才,孔、孔闻敏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酸秀才!我……我下地干活儿都、都干不过奶奶,我……我惭愧,也……也害怕,怕……怕以后没了奶奶我……我该怎么活,我真的特、特别想遇到一个人,能、能陪着我,让、让我别害怕,让我心里踏实……”

    孔闻敏听他这么断断续续的说着,他心里越发不是个滋味儿,他觉得陈清玄不是在说自己,反倒是在说他。

    是啊,真的是在说他。

    从小失了爹娘,难道他就不害怕不难过吗?可是他不能,即便再害怕再难过也不能表现出来,他下面还有个弟弟呢,没了爹娘,他就是弟弟唯一的依靠,他就是弟弟的爹娘,多少年了,多少风雨,从一文不名的农家子弟,倒如今令人敬重甚至胆寒的狠角色,这其中的艰辛数不清也道不尽。

    很多时候,他是孤独的,面对着比他年幼、比他澄澈又率真的弟弟,他觉得欣慰,又特别孤独,那不是孔闻捷能了解、能为他排解的孤独,而且他的疲累他的沧桑,也从不愿意让孔闻捷知晓,可是他就没有软弱的时候吗?就没有想找个人倾诉或者依靠的时候吗?

    当然有,只是……从来都没有遇到那个人罢了。

    ……

    “到家了,”马车在陈清玄家的门口稳稳地停了下来,孔闻敏跳下马车朝马车里头探身看去,就瞧见陈清玄正睡得香,兴许是太热的缘故,他出了一头一脸的汗,汗气把他的脸给蒸的异常白皙,微微干涩的嘴微张着,里头传出一声声轻轻的鼾声,也流出一行晶亮的口水来,孔闻敏瞧着他这般模样,忍不住就笑了,“我只当人都是衣冠楚楚得很,没想到啊,喝多了也是这幅德行。”

    孔闻敏掏出帕子给陈清玄擦了擦脸,然后去叫门,这才发现门竟是锁着的,孔闻敏看着那门上的锁,又回头看了看马车里熟睡的人,顿了顿,他转身又上了马车,然后赶着马车慢吞吞地走了。

    ……

    嘉盛三十三年八月初十。

    京师。

    御书房。

    早朝之后,钟之衡把左相和右相一道留了下来,御膳房准备了早膳送上了,钟之衡就赐他们两人一道用膳。

    “万岁爷,此次平西王回京,没几天功夫,南疆就出了大事儿,且平西王竟还一早就做了准备,遣了十万大军在青海南头等着,万岁爷,这里头是否有些蹊跷?”右相赵长荣喝了一小口碗里的蜜豆百合粥,一边小心翼翼地询问钟之衡。

    “右相的意思是,平西王此次回京倒不是为了太后的寿辰,而是专门奔着徐成锦来的?”钟之衡看向赵长荣,一边慢条斯理地吃着姜汁鱼片,一边用帕子抹了抹嘴巴。

    “是,微臣的确有这个担心,”赵长荣打量着钟之衡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措辞道,“到底平西王不是寻常臣子,手握三十万西北大军,若是平西王因一己私利动辄调动十万甚至几十万的大军,岂非置边疆安危于不顾?还请万岁爷明鉴。”

    “什么一己私利?”钟之衡看向赵长荣,淡淡道,“是徐成锦被冤枉了?还是平西王逼着他吞下了十一个部落?”

    赵长荣心里蓦地一声“咯噔”,当下忙得起身,双膝跪地道:“是,万岁爷所言极是,是微臣思虑不周。”

    “也不全然怪你,这一次在对南疆一事上,平西王实在是难得这般热忱,”钟之衡缓声道,一边又看向左相,“左相,你怎么看平西王此次行事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