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第659章 哼

时间:2018-07-11作者:一味相思

    是,属下告退。孔闻捷也待不下去,一颗心都凉半截儿了,倒不是因为方成茵的这个滚字,纯属是被自己气凉的,他当然知道方成茵想听的不是这个,他也知道自己想说的不是这个,可……可是他就是说不出来啊!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敢情到了今时今日,他才知道自己真有软肋,而且软的还是那么明显……

    他现在什么都不相干,也什么都不想说,只想赶紧回去洗个澡,然后躺在炕上静静。

    真的……太丢脸了!

    等着!瞧着孔闻捷蔫头耷脑地转身走了,方成茵蓦地就是一声冷喝,一边下了软榻,从寝室里头取来一个小包袱,然后一股脑儿地塞进了孔闻捷的怀里,一边柳眉倒竖着,现在可以滚了!

    孔闻捷看着怀里的包袱,很是不明就里:小姐,这是……

    不要跟我说话!一个字儿都不许说!方成茵咬牙切齿地瞪着孔闻捷,你肯定不想知道我现在多想打人!

    孔闻捷:……

    他默默地咽下了那句小姐告辞,然后飞快地抱着小包袱冲出了院子。

    阿桃从刚外头回来,就瞧着孔闻捷一脸生无可恋地朝外跑,正纳闷着,结果进了房来,就瞧着方成茵正四仰八叉趴在床上,无声地对着空气拳打脚踢着。

    阿桃:……

    她是错过了什么吗?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阿桃小心翼翼地上前询问,奴婢瞧着小孔侍卫刚才着急忙慌……

    不要跟我提他!不待阿桃说完,方成茵的咆哮就到了,以后也不许你再叫他小孔侍卫!

    阿桃只觉得两只耳朵都嗡嗡的,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以后奴婢怎么称呼小……哦,不不不,是孔侍卫?

    反正就不许你叫!方成茵嘟囔着嘴道,一边把脸又埋进了棉被里,一边微不可闻地道,小孔侍卫,只有我才能这么叫,哼!

    ……

    孔闻捷抱着那个小包袱一溜烟儿地就回了自己的小院去了,然后咣当一声就把自己摔在了炕上,无声地拳打脚踢一阵之后,他忙得打开了那个小包袱,然后就瞧着里头被叠得齐齐整整的一件中衣,上头还放着一根野鸡翎子,孔闻捷怔怔地看着那根野鸡翎子,蓦地就想起了那天,密林深处,方成茵随手插了根野鸡翎子在发间,然后歪着头问他——

    我好看吗?

    当时,他没有回答,方成茵还不高兴来着,以为他是嫌弃自己难看,其实他心里都是一片翻江倒海了,他从来都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姑娘,真的从来都没有……

    孔闻捷拿起那根野鸡翎子,看了又看,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然后蓦地一头又扎进那件中衣里,宽大的男子中衣上,却泛着属于女子才有的淡淡兰花香,孔闻捷都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可是又忍不住使劲儿地嗅了又嗅。

    真好闻啊。

    ……

    嘉盛三十三年嘉七月二十

    荣亲王府。

    钟明峥自下了早朝,从宫里出来,就一直沉着张脸,凌世安瞧着他的面色,自是不敢多说一字,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进了书房。

    王爷,您先喝杯茶润润,凌世安斟了一杯莲心茶,双手奉到了钟明峥的面前,一边沉声道,刑部闫老尚书年逾七十,身子骨早就不行了,这几年不都是一直由那邹世杰管着刑部的吗?如今那闫老尚书请辞还乡,万岁爷提拔那邹世杰为刑部尚书,也在情理之中,这是一早就有定数的事儿了,您又何必生气呢?

    刑部闫老尚书,自十多年前身子就不怎么好了,先是坚持了几年,后来到底是坚持不住了,已经跟钟之衡请辞过几回了,只是钟之衡一向厚待这位庶民出身的老尚书,再三挽留,且又免了他日日早朝,闫老尚书这才又坚持了几年,只是如今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再一次恳求万岁爷允准其挂冠归田,钟之衡这才答应,然后也就顺手提拔了从二品刑部左侍郎邹世杰为从一品刑部尚书,钟明峥的心当时就凉半截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