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第419章 为什么我非走不可

时间:2018-07-11作者:一味相思

    “好,我会记住一辈子,”钟明巍一边说着,一边凑过去亲了亲美芽的唇,一边又缓声道,“就算是死了,我也给带进棺材里。”

    “那到时候把我也给带进去,从前听戏,里头有句戏词我记不清了,可是那意思我却知道,”美芽眨巴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近在咫尺男人的眼,一字一字都带着深情,“生,咱们俩睡着一个炕上,死,咱们躺在一个坑里。”

    “生同寝,死同穴,”下一秒,钟明巍托着美芽的后脑又亲了上来,“丫头,快点儿嫁给我。”

    ……

    嘉盛三十三年四月初一

    是夜。

    京师。

    惠郡王府。

    按照惯例,每年清明前夕,御林军会派一批新的侍卫前往皇陵,更换去年的守陵侍卫,今年也是一样,可是因为二皇子和三皇子都已封王,所以按照祖制,两个王府也都要分别出一位侍卫随着一道前往皇陵,以示两位皇子对祖上的尊崇和孝道。

    惠郡王定下的人选是廖崇武。

    廖崇武甫一得了信儿整个人就僵住了,然后就径直冲进了前院书房,那时候钟明峨正坐在软榻上喝茶,小几上摆好了一副象棋,他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棋盘看,听见了动静,他转头朝门口瞄了一眼正怒气冲冲的廖崇武,然后缓声道:“你来了。”

    似是他一早就知道廖崇武回来,也似是一早就在等着廖崇武。

    “过来,和我下盘棋,”钟明峨一边转过头去,一边斟了杯茶,放到了对面,“老规矩,你红棋先行。”

    廖崇武看着他这幅不冷不热的模样,憋得一肚子的火越发无处可发了,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慢吞吞地走到了软榻前,坐了下来。

    “走棋啊。”钟明峨手指在小几上点了点,催促着廖崇武。

    廖崇武看了他一眼,然后走了炮。

    “果然还是当头炮,”钟明峨淡淡地勾了勾唇,一边上了仕,一边又道,“你每一次走当头炮,都是必输无疑,可是下一次却还是仍旧要走炮,你说你这人怎么就不长个记性呢?”

    “你呢?还不是每一次都是上仕,”廖崇武冷声道,“还不是十几年都不变的老套路?”

    “是啊,我也是个不长记性的,”钟明峨垂着头淡淡道,一边抿了一口茶,一边缓声道,“你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廖崇武语气很冲,讥诮地打量着钟明峨,“是知道殿下您已经开始长记性了?还是知道我这枚棋子终于可以滚下棋盘了?!”

    “你不是棋子,从来都不是,”钟明峨直勾勾地盯着那枚火红的当头炮,一边又喃喃道,“我手下的棋子不少,惟独你不是。”

    “那我又是什么?!”廖崇武蓦地一把掀翻了棋盘,暴怒的狮子一般冲着钟明峨咆哮,“你让我上场我就上场!让我滚下去我就得滚的远远儿的!这不是棋子又是什么?!啊?!你倒是说说,我不是棋子那又是什么?!”

    “你知道的!”钟明峨蓦地抬起脸,湿漉漉的一双眼看着廖崇武,他竭力掩饰自己的委屈和无奈,可是眼睛到底还是湿了,他咬着唇,泪眼朦胧中看着暴怒的廖崇武,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带着哽咽了,“廖崇武,你走好不好?别留在京师好不好?”

    “为什么……我非走不可?”对着这样的一双眼睛,廖崇武实在发不出火来,他有点儿泄气地耷拉着肩膀,走到了钟明峨面前,双手握着钟明峨的手,咬着牙道,“为什么,你非要我走不可?”

    请记住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