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第269章 丫头,别怕

时间:2018-07-11作者:一味相思

    阿丑没办法回答,非但回答不了,还把牙关咬得更紧了,她双手紧紧抱着双膝,抱的很用力,手指的骨节都泛着青白,似乎是想让自己停止抽搐,可是她却抽搐得更厉害了。

    钟明巍愣愣地坐在炕上,看着抽搐不止的阿丑,稍稍一顿之后,然后他忙得取过来阿丑放在一边的棉袄过来,要给阿丑穿上,可是阿丑浑身都抽搐着厉害,而且手脚还异常僵硬着,就这么死死地抱在一起,钟明巍试了几下,都没有掰开阿丑的手,当下钟明巍急得眼眶都红了,再开口的时候,他的嗓子都带着沙哑了:“丫头,听话,穿好了衣裳,我带你下山看郎中……丫头,听话啊听话啊……”

    “再不听话,我就打你了,”钟明巍急得一头一脸的汗珠子都滴到了阿丑的脸上,他忙得又伸手把那些子汗珠子给抹去了,一边又凑过去,捧着阿丑的脸,一下下不住地亲着,“丫头,听话啊,求求你听一次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男人的哀求了,阿丑的手终于松开了,钟明巍忙得把那件又旧又脏的棉袄给阿丑套上了,然后又去给她穿棉裤,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阿丑的棉裤竟是湿的,而且还是湿了大半条裤腿,钟明巍一怔,把那裤子放到烛光下看,黑突突的棉裤,就算是湿了,也看不出来,也难怪他一直都没有发现。

    钟明巍蓦地回头,怔怔地看着兀自昏睡着的阿丑,他手里捧着个湿乎乎的棉裤,胸口剧烈地起起伏伏着,他心里又疼又恨,疼这个不知道给他省心的丫头,恨自己才三十出头就老眼昏花,竟然没有一早发现,竟不知这湿乎乎的棉裤,那丫头穿了多久。

    稍稍一愣,钟明巍忙得丢下了那条湿乎乎的棉裤,一边取来了自己的棉裤给阿丑套上了,一边又取来了阿丑的围巾帽子,给戴好了,然后又用棉被把阿丑给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他扶着炕沿儿下了炕,东倒西歪地去大床上随手找了几条厚裤子给自己套上了,然后又从外堂取出来了一根麻绳。

    那根从前他学步时候,绑在他和阿丑身上的麻绳,此时此刻,又绑在了两人的身上,钟明巍坐在炕沿儿上,把用被子裹好了的阿丑背在身上,然后用麻绳把两人扎了个结实,一边又从炕尾箱子里头取出了五十两银子揣在怀里,然后他使劲儿地喘了几口气,扶着炕沿儿,站了起来,那条颤抖不止的腿,在原地抖动了好一会儿,终于迈开了第一步,钟明巍咬着牙,一路扶着炕沿儿、灶台、墙壁,一瘸一拐地出了外堂。

    ……

    “咕咚!”

    这已经是钟明巍第三次跌倒了,冷硬的地面,直摔得他浑身骨头都要散了架似的,越来越疼的膝盖,让他爬起来的时候越来越费劲,他对着面前的脏雪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一抬头瞧着离得还很远的大门,他喘息了几口,然后用双手撑着地,又咬着牙费劲地爬了起来。

    “咕咚!”

    这一次只走出了两步,钟明巍就又跌倒在了地上,脚腕子应该是扭到了,火辣辣的疼,还有胸口,被里头的银子硌得怕是出血了,钟明巍费劲地喘息着,呼呼的冷风里,夹杂着小姑娘模模糊糊的哭声,直刺得钟明巍心里一抽一抽的疼,他一边伸手拍了拍后背上的阿丑,一边柔声道:“丫头,别怕,等看了郎中就不难受了……”

    钟明巍双手撑着地,想再一次地爬起来,但是却再不能了,后背多了个人,自然行动不便,更何况又是他这样的身子,再加上脚腕子和膝盖都火辣辣的疼,他实在站不起来了。

    “砰砰!”他沮丧地捶着地,一边看着前头紧闭的大门,又看着雪地上那一排小小的脚印,他又平静下来了,他喘息了几口,然后双手使劲儿地扒着地、双脚死死地撑着,就这么一寸一寸地往前爬着,手心被冻木了,传来钝钝的疼,可钟明巍却对这冷得刺骨的雪感激涕零,要不是地上有雪带着滑,他怕真是要步履维艰了。

    请记住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