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第236章 今儿是咱们的好日子

时间:2018-07-11作者:一味相思

    对于钟明峨,他是那么的舍不得,在很久之前,他还是个懵懂少年的时候,他的目光就再离不开钟明峨,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钟明峨的焦虑和挣扎,也没有人更清楚他自己的苦闷和深情。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这辈子都只能是钟明峨的属下,这是永远都不能改变的现实,这辈子他要做的,就是护他周全、扶他上位,至于别的,他不能想也不敢想。

    ……

    “廖崇武!廖崇武!”

    蓦地,门外传来了男子的歇斯底里的哭号声,还有不绝于耳的拍门声。

    “咣当!”

    酒坛子应声掉地,化作满地支离。

    下一秒,廖崇武疯了似的冲过去,打开了门,一把把外头嚎啕不止的男人给拉了进来。

    “廖崇武!我做不到!”钟明峨双手死死抓着廖崇武的肩膀,通红的一双眼绝望又崩溃地看着他,“廖崇武!我做不到!没办法,我做不到!”

    廖崇武蓦地把他圈进了怀里,死死地抱着他,像是抱一块失而复得的珍宝,他死死地箍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钟明峨,再开口的时候,声音也带着沙哑了:“那就不去做,永远都不去!”

    “廖崇武,我疯了!我真的疯了!”钟明峨死死掐着廖崇武的胳膊,咬牙切齿地道,“我明明应该好好儿地生儿育女,可是……可是我满脑子都是你,多少年了,我满脑子都是你!廖崇武,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我真恨不得……恨不得杀了你!”

    “我知道,我知道,”廖崇武哽咽着,一边捧住了钟明峨的脸,对着那张泪流满面的脸,他哆哆嗦嗦地亲了下去,“因为我也恨死了我自己,我真恨不得去死。”

    “廖崇武……”钟明峨哆哆嗦嗦地承接男人的碰触,原本还咬牙切齿的一张脸,这时会却蓦地柔和了下来,他的手颤颤巍巍地环住了廖崇武的脖子,“廖崇武,别别放开我,求求你,别放开我……”

    “不放开,我不会放开,”廖崇武蓦地打横把钟明峨给抱了起来,径直朝房中走去,“有了这一晚,我便是真的去死,也值了……”

    “廖崇武……”钟明峨看着他,只看得泪流不止,可是却兀自舍不得眨一下,“廖崇武,我不会让你死的,就是我死了,我也不会让你死……”

    “乖,别再说了,”廖崇武柔声道,一边把他放到了床上,他轻轻顺着钟明峨的头发,一边去亲那双被眼泪浸泡得微微发肿的眼睛,“今儿是咱们的好日子。”

    ……

    嘉盛三十三年正月初一。

    吉林。

    庞毅从药铺抓了药出来,急匆匆地提着药爬上马就朝驿馆里头赶,这大初一的,街上的大小店铺都关门了,药铺也没有开门的,他这几副药还是跑到了下头的小镇上才抓来的,这时候,他拎着药,顶着鹅毛大雪朝城里赶。

    “军爷,您回来了,”馆驿的小二,甫一瞧见庞毅在门前下了马,忙得跑出来给他牵马,这可是花大手笔一包就是一整层的大主顾,他自然甚是殷勤,“军爷,这大雪天的,您怎么还出去了这么大半天?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吗?”

    “饭菜可给送上去了吗?”庞毅一边大步朝馆驿里头走,一边问那小二。

    “送上去了!您且放心着吧!”店小二忙得赔笑道,“刚出锅的猪肉大葱馅儿的饺子,一大早就给送了两斤上去。”

    “行,”庞毅点点头,随手丢了一钱银子给那小二,一边把怀里的药递给了小二,“去把药给煎好了提上去。”

    “是是,小的遵命,”店小二忙得接过了那药,一边又忙得担忧地问,“军爷,您是哪儿不舒坦吗?还是房中的那位……姑娘身子不爽?这几天成日看你跑进跑出的买药。”

    “不该问的别问。”庞毅冷眼看了那店小二一眼,然后大步就上了楼。

    “咚咚咚!”

    行至顶楼上房前,庞毅停下了脚,一边抬手敲了敲门。

    “夫人,您歇下了吗?”

    请记住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