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透视医尊 第四百八十六章 怎么会在这里

时间:2019-10-12作者:田地85

    “好。”刘乐爽快的答应下来。

    距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刘乐把医院透视一圈,确定张瑞耕并没有潜入进来之后,他就收回目光,点开手机,看了看朋友圈。

    他看到白雨韵发了一棵结满果子的果树照片,还配上一段文字:“十年没回来,当年亲手栽种的小树苗,已经亭亭如盖硕果累累了。”

    刘乐点赞,评论道:“回来的时候,带点尝尝。”

    然后,他看到李兰兰发了招聘消息:“本小姐现在是雨韵商场的总经理。”

    “谁没有工作,可以来找我。”

    “目前只招聘30岁以下,年轻貌美,有理想有奋斗精神的女员工。”

    “在雨韵商场上班,工作轻松待遇好,不怕日晒,不怕雨淋。”

    “天冷有暖气,天热有空调,没有蚊虫叮咬。”

    “还能天天听音乐,接触社会各界的土豪大款,以及他们家的公子小姐。”

    “真是要多舒服有多舒服,要多惬意有多惬意,包你一爽到底。”

    看到这条消息,刘乐都震惊了,招个工,就这么难吗?用得着这么诚实吗?

    接下来,刘乐又向下翻看一些。

    其中一条是在长江一号酒店上班的老同学张德烈发的。

    “昨晚来了几个空姐,对我又亲又摸又啃又咬,还在我耳边呻吟唱歌;我实在受不了,就和她们大干一场。今早起来,脸上都是她们亲吻的红印。”

    “唉,真该死,睡觉前居然没有点蚊香。”

    刘乐给他一个赞,把蚊子幻想成空姐,你特么就傻逼的乐呵吧!

    还有一位同学,回乡下种田了。

    正在乡下集市上卖韭菜,图片是一车韭菜,下面配着一串文字:“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男人女人都吃了,床受不了。”

    “满十斤全国包邮,青海西藏新疆甘肃宁夏除外。”

    “特别声明:不是看不起这五个地方,而是快递小哥送不到。”

    韭菜俗称壮.阳草,但是效果绝对没有这么夸张。

    不过毕竟是同学,自然要照顾同学的生意,刘乐点进去,直接拍了一百斤。

    今后,家里可以天天吃韭菜炒鸡蛋。

    接下来,刘乐还看到胡佳佳发的朋友圈,是一张出水芙蓉般的照片,还超级自恋的配上一段非常拉仇恨的文字:“哎呀,我怎么越来越漂亮了?真是烦人。”

    嘴上说烦人,刘乐知道,她心里指不定乐呵成什么样子了呢。

    刘乐也发现,自从朱晓美和胡佳佳把驻颜术修炼成功,颜值真的在不断提稓。

    想起邓如雪,刘乐就点开她的头像,发现她似乎从来不发朋友圈。

    还有田晴晴和文惠惠,也是从来不发朋友圈。

    看了一会儿朋友圈后,刘乐就给邓如雪发去一条消息:“老婆大人,忙吗?”

    过了片刻,邓如雪才回复道:“忙。”

    “忙什么呢?”刘乐问道。

    又过了片刻,邓如雪才回复道:“爷爷说,趁着李志金现在可以守护我们,想让我趁机把生意做到通海市去,我正在研究具体实施方案。”

    “老婆大人加油。”刘乐鼓励道。

    在他看来,别说把生意做到临近的通海市,就是做到全国,也不是不行。

    有他罩着,看谁敢来找事。

    这时,又有人找了过来,房门开处,是杨欣维的妈妈杨晓雷。

    “刘院长。”她满是憔悴的喊了一声,就直接跪了下去,重重磕头。

    刘乐急忙跑过去,把她搀扶起来,满是疑惑道:“阿姨,你这是要干什么?”

    “求求你,原谅我女儿吧!她知道错了。”杨晓雷哀伤道。

    看杨晓雷才五十多岁,就已经头发斑白,憔悴枯黄,刘乐也不想为难她。

    于是,刘乐淡淡的说道:“我早都原谅她了。”

    “刘院长,你能帮我女儿治疗一下吗?”

    “要不然,她就会瘫痪了,我就这一个女儿,老伴早年抛弃我们,是我独自把她带大了。她要是瘫痪了,我可怎么活啊!”杨晓雷哭泣道。

    刘乐就怕这个,说实在的,他真的不想再帮杨欣维治疗。

    那个女人,他看到就烦。

    可是,面对满面泪水愁肠寸断的杨晓雷,刘乐还真的狠不下心来拒绝。

    他在想,医生不就是救死扶伤的吗?

    有人伤了,病了,他身为医生,不管患者是怎么伤的,不是都应该救吗?

    医生不救人,那还能算得上医生吗?

    经过一番思索,刘乐最终决定,救。

    他现在正需要钱,刚好可以趁机赚上一笔。

    于是,刘乐答应了。

    因为他要赚钱,要买灵力丹,给文惠惠、梅晓艳和李志金三人续命。

    杨晓雷千恩万谢的把刘乐带进了杨欣维的病房里。

    瘫痪在床的杨欣维,一看到刘乐,就瞳孔收缩,身体颤抖,一阵恐惧。

    她是真的怕了,害怕刘乐心情不好,一巴掌把她拍死。

    连李沅宾和李德红都被刘乐打成了植物人,而且刘乐还是院长,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似乎连警察都不敢抓捕他。

    杨欣维知道自己的斤两,她比着那两位,远远不如。

    “刘院长答应帮你治疗了,快,快谢谢刘院长。”杨晓雷喜悦道。

    杨欣维一阵激动,眼角都湿润了。

    虽然她是被刘乐打伤的,却仍然万分激动。

    因为医生已经给她做出了最终诊断结果。

    由于她伤到了脊椎骨,这辈子都只能瘫痪在床,无法起身,更是不能行走。

    甚至连大小便都没有知觉。

    也只有刘乐能够救治她。

    这一刻,因看到重新站起的希望,她的眼泪涌了出来:“谢谢,谢谢刘院长。”

    刘乐淡淡道:“我可以帮你治好,但是费用要一千万。”

    看杨晓雷穿着打扮,也并富裕,刘乐并没有多要。

    “好,我们给。”杨晓雷急忙答应了。

    “妈,咱家哪来这么多钱?”家里并不富裕,杨欣维知道这事。

    “把房子卖了,再借点,足够了。”杨晓雷掰着手指头,盘算着说道。

    “好,那就卖了吧!”比着房子,杨欣维更盼望能够恢复健康。

    “刘院长,我现在就回去筹钱,最多三天,三天就应该差不多了。”

    说着,杨晓雷就急匆匆的向外走,她一秒都不想在这里耽搁。

    然而,刚出病房门,她就被另一位穿金戴玉无比富态的中年妇女拦住了。

    “欣维她妈,刘院长答应你了吗?”富态妇女神色也有悲伤,她轻声问道。

    “答应了,刘院长不计前嫌,原谅了欣维,还说能治好欣维,就是治疗费用要一千万,我这就回家卖房筹钱。”杨晓雷兴冲冲的说道。

    “那他能治好我家沅宾和德红吗?”

    富态妇女就是李沅宾的妈妈,李德红的老婆,名叫祝石。

    她也听说刘乐的医术很神奇,简直就是神医盖世,妙手回春。

    可是,她一直不太相信,而且她自视身份高贵,也放不下脸去求刘乐。

    再说,李沅宾和李德红都是刘乐打伤的,她对刘乐恨之入骨,都想要报仇呢。

    要不是美国华板商会的电话打给她,说要为她儿子报仇,她早都忍不住了。

    “这个,你还是问问刘院长吧!”杨晓雷一分钟都不想耽搁了。

    可是,祝石抹不下脸,她一把抓住杨晓雷,轻声道:“你帮我问问吧!”

    “如果他能治好我家沅宾和德红,你家房子不用卖,我帮你付清所有诊费。”

    杨晓雷立刻心动了。

    一千万,对她来说就,是所有积蓄和产业加在一起的总价。

    对李家来说就是九牛一毛啊!

    她转身过来,正要进去求刘乐时,刘乐就走了出来。

    她急忙说道:“刘院长,李台长和李公子的伤病,你能不能治好?”

    “当然能治好。”刘乐淡淡道,为了赚钱,他本就有治好他们的打算。

    杨晓雷心头一喜,急忙看向祝石。

    祝石也一阵激动,忍不住说道:“刘院长,那就麻烦你把他们治好吧!”

    刘乐看了祝石一眼,淡淡道:“费用一个亿。”

    “哦,没问题,你只要把他们治好,我马上就付钱。”祝石财大气粗道。

    “美金。”刘乐又吐出两个字。

    “啊?”祝石震惊了。

    一个亿她拿出来不成问题,要是美金的话,就比较难了。

    至少,她没有这么多钱。

    不过,一想到儿子做的是国际生意,赚的都是美金,应该也不难拿出来。

    “请稍等。”她急忙取出手机,给李沅宾的美国公司打电话。

    交流用的都是英语,祝石的英语也很流畅,她询问的都是财务情况。

    片刻之后,她挂掉电话,道:“可以,我给你一亿美金,你把账号给我!”

    刘乐把自己的卡号告诉祝石,很快就收到了短信消息,一亿美金到账了。

    这时,杨晓雷提醒道:“祝女士,还有我家的一千万。”

    “知道知道。”祝石又用自己的手机,转了一千万给刘乐。

    还特别说明:“这是杨主任的治疗费用,杨主任人很好的,我帮她付了。”

    刘乐不管这个,直接问道:“你要先救谁?”

    “当然先救我儿子。”李沅宾就是祝石的自豪和骄傲,李沅宾要是死了,她也不想活了。她把刘乐领进了李沅宾所在的重症监护室里。

    这里有专业护士二十四小时值守,时刻关注着病人的情况。

    刘乐进来,吩咐他们全都出去,连祝石也被赶了出去。

    然后就关掉所有的仪器,取出银针,直接针灸在李沅宾胸口上。

    一缕一缕的真气被他注入李沅宾的体内,李沅宾体内的损伤快速的好转。

    也只是一炷香的时间,刘乐收起银针时,李沅宾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从重伤垂死,恢复了健康。

    看到刘乐,他吓了一跳,声音都结巴了:“你,你,你还想打我不成?”

    “我在救你。”刘乐淡淡道。

    “救我?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那么好心?”李沅宾感觉自己在做梦。

    “我是医生,身为医生,就是要为病患服务。”刘乐微微一笑。

    李沅宾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很痛,这不是梦。

    他打量四周,认出这是医院里重症监护室。

    他再次吓了一跳,立刻跳下床,震惊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