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642章 为他心疼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精彩小说免费!

    用完午饭,张宸毅的呼机响了,部队有事找他,需要他去处理一下。

    “注意身体,不要做剧烈的运动,也不能打枪,记住没?”龚香琴将他送到大门口,不放心的冲他叮嘱道。

    “我都记住了。”张宸毅将她揽进怀里,拍了拍她,又在她的唇上亲吻了一下,“那我走了。”

    “嗯。去吧。”龚香琴笑着冲他挥手,目送他离开,才转身回屋。

    “妈妈,你陪我睡午觉吧?”小宝跑到她身边,拉住她的衣服,撒娇的说道。

    “好。妈妈陪你睡。”龚香琴笑着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弯腰将她给抱起来,又看向一旁的大宝,问他要不要一起睡午觉。

    大宝摇头拒绝,说自己是个男子汉了,不要和妈妈妹妹一起睡觉。

    龚香琴笑着冲他竖了竖大拇指,心中有些遗憾儿子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和自己亲近了,可是,她又觉得很是自豪,因为他懂事成熟,不会让自己太操心。

    “妈妈,什么是结婚啊?”小宝被龚香琴放在床上,打了一个滚,好奇的问道:“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吗?”

    “对啊!结婚是大人们要做的事情,是一件很开心很幸福的事情,爸爸和妈妈都很高兴。”龚香琴心情柔软的拍了拍她的小脊背,轻声为她解释道:

    “等到小宝长大了,找到一个很喜欢的男孩,也会和他结婚的。”

    “男孩?像哥哥那样的?”小宝一脸懵懂的看向龚香琴,仰着脸,认真的问道。

    龚香琴一愣,随即不禁闷笑出声,抱着女儿亲了亲,忍俊不禁的道:“对的!小宝你可要记住了哦,以后要找像哥哥一样优秀的男生结婚。”

    “我一定会的!”小宝一脸懵懂,可还是用力的点了点头,小脸可认真了。

    龚香琴来了兴致,翻出来家里的录像机,让小宝又说了一遍,郑重的录了下来,心想着一定要将这个带子好好的保存着。

    等小宝以后长大了,想谈恋爱的时候,就将这个带子拿出来给她看,哈哈哈……想想就会觉得很好玩。

    “你可真会玩,不带这么坑自己亲闺女的。”伍小四知道她的所做所为后,不禁乐了,笑着斥责她:

    “我们家大宝多优秀一孩子啊,照着比他还要优秀的原则找,你确定小宝真的能够嫁的出去?!”

    “那当然了!我对小宝有信心。”龚香琴理所当然的说道,不过,想了想,她自个倒是先笑了,说道:

    “这本就是闹着玩的。爱情里面,只要彼此相爱,真心付出,就算是个平凡无大志的男人,照样可以嫁。我不期待小宝嫁一个优秀的男人,只想让她嫁一个爱她的男人。”

    伍小四冲她竖了竖大拇指,低下头,有些若有所思。

    “陈国强的事,你若是忙,就我来跟进吧,我准备下午再过去一趟,打听一下那孩子的姥姥家,希望他们可以给他一个温暖的家。”龚香琴敲了敲桌子,吸引她的注意力,开口道。

    “行,我确实有点忙,我要回报社赶两个稿子。”伍小四说着,就站起身,收拾一下包,准备离开。

    “现在雯雯忙什么呢?我都好几天没见她了?对了,她还回你那边住吗?”龚香琴将她送到门口,问道。

    “有约翰在,你觉得她还会回我那边?!”伍小四冲她眨了眨眼,耸了耸肩道:“两人现在如胶似漆,恨不得直接拿个双面胶粘一块了。雯雯经常跑去和约翰一起上课呢。”

    “热恋中的男女嘛,理解理解。”龚香琴笑呵呵的说道。

    “唉,就是可怜了我这个孤家寡人,每次她一回来,我就要听她在那给我秀恩爱,听的我的牙都要酸没了。”伍小四嘟嘴抱怨,眼里难掩艳羡的说道。

    她也想谈恋爱了,也想要有一个人亲密的陪着,可以与他分享所有的喜怒哀乐。

    “别羞臊,说实话,喜欢栾航吗?”龚香琴突然抬起手,重重的压在她的肩膀上,认真的盯着她问。

    “……喜欢。”伍小四顿了顿,没有再否认,承认了,可她抿了抿嘴唇,苦涩的道:“我觉得我配不上他。”

    “小四,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阿航是什么时候吗?”龚香琴没有反驳她的话,而是开口道。

    “嗯?”伍小四没有想到她问自己这个问题,努力的想了想,开口说道:“我从东北,跟着你们来到北京后,就在你们口中断断续续的听到过他。

    第一次见他,是我被白雨打了之后,他亲手为我报了仇,我当时很感激他。但是,当时我的心思更多的放在秦医生身上,我,我没太注意他,就只觉得他当时精神不太好,脸色也不好,蛮阴郁的。”

    “嗯。那时栾航刚刚自杀痊愈。”龚香琴低声说道,语气中带着疼惜。

    “什么?!栾航自杀过?为什么啊?他看着一点都不像是会自杀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

    伍小四大惊失色,脸色煞白,听的她心口一阵抽搐,哪怕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可是,她依旧为他心疼的差点窒息。

    “我们到你车上说。”龚香琴看到她的反应,就知道小四在这场感情中,付出了真心,是真的在乎。

    若非在乎一个人,绝对不会在已经知道对方安然之后,还会因为他曾经的伤痛而心疼。

    伍小四点头,双手有些抖的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后,便看向龚香琴,忍着焦灼,才没有催促她赶紧讲。

    “阿航其实是个很可怜的人,他自杀,是因为他的父亲……”龚香琴声音低沉的将过去的恩怨讲述了一遍。

    “他,他怎么能这么傻!那是他父亲的错,又不是他的错!他怎么能将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还因此自杀?!”伍小四脸色惨白的捂着胸口,心揪的生疼生疼的,眼泪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落下。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那个看起来勇敢无畏,又雅痞潇洒的栾航,竟是有这样悲痛的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