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495章 告别!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

    张父张母闻言,也是点头附和,催促着他们赶紧的去领证。

    龚香琴自然没有意见,点头道:“过两天就去领了,等宸毅回来了,我就给他说。”

    可是,还不等宸毅回来,这两天一直早出晚归的钟玥回来后,听说他们要去领结婚证后,竟是神色有些激动的阻止道:“领证急什么啊。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龚香琴闻言一愣,觉得她妈妈说这话简直太奇怪了。

    她居然不着急让自己领证,这可是关乎两个宝贝儿落户口的事情,再结合这几天爸妈和宸毅他们的异状,龚香琴敢肯定,他们一定瞒着自己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妈!宸毅都给我说了,你就别瞒着我了。”龚香琴跟着钟玥来到书房,开口诈她的道。

    钟玥闻言笑了,知道她诈自己呢,不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怜爱的看着她说道:“香琴,妈知道你心忧,可是,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知道,等再过一段时间,我们自然会告诉你的。”

    “妈,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啊。”龚香琴又气又无奈,“宸毅也说瞒着我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真是恨死这种感觉了。是不是家里要出事了?”

    可是,无论她怎么说,钟玥都打定主意不告诉她,甚至最会还很反常的告诉她,让她相信宸毅对她的感情很真,真的一旦做了什么让她伤心的事情了,一定是逼不得已,是有苦衷的!

    龚香琴听了一脑门的雾水,不知道她妈妈为什么要这么说,可是,再继续追问,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最后她只能放弃。

    -

    等又过了几天,龚香琴听到她妈妈竟是要将外公外婆送到国外去,连带着爷爷奶奶也是,并强制要求让龚宇和雯雯一起送他们过去,并且嘱咐,没有他们的要求,绝对不能从国外回来。

    而问其原因,钟玥也只是给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出去给外婆看病的理由,龚香琴根本就不信!

    别说龚香琴不信,就连苏梅还有张父张母,也意识到家里这是出了大事了,若不然怎么会毫无征兆的就要送他们出国呢。

    两个孝子,可是连百天都没有过呢!以老人对他们的疼宠的架势,若是没有重要的事情,怎么会这个时候出国!

    “玥姐,这是出什么事了?”苏梅有些惊慌的问道。

    “真没出事,我只是听说国外医疗设施先进,便想让父母都搬过去,疗养一段时间。”钟玥掩饰的很好的说道:

    “阿梅,你也过来许久了,我让你送你回丰县吧,等孩子要百天的时候,再接你过来。”

    苏梅立刻摇头,说自己不走。

    “妈,娘不想走,就让她在这呆着吧。我爸妈也是,都让他们留这吧。我怕香琴照顾不过来孩子。”张宸毅说道。

    钟玥一想,哪怕自己家出事,也不会连累到苏梅,而有宸毅在,他爸妈更不会有事了,也便歇了将所有人都要送走的心思。

    而被送走的龚老爷子这边,因为十分理解送他们到国外的含义在哪里,他们没有说不走,只是几个老人因为忧心,面带愁容,仿若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

    钟玥每次面对他们,心口都一阵阵的刺痛,可是,她还要强装无事的安慰他们,劝说过一段时间,就会再接他们回来。

    可,这是谎言!

    她不知道这一别,是不是还有命活着再见到他们,所以,钟玥将家里的老人搬到了一起住,离开前的最后几天,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他们,亲自为他们做饭,想要尽最后一些孝心。

    钟玥的反常,让龚香琴心中愈发的忐忑发慌,可是,因为家里老人在的原因,她憋在心中,没有发问,也尽量表现的正常。

    可是,等到含泪将他们送上飞机之后,还没离开飞机场,龚香琴便再也控制不住的抓着张宸毅问道:

    “宸毅,你必须现在就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大事?!是不是接下来也要将我和孩子送走?”

    张宸毅一脸为难的看着她,犹豫了一番,最后说道:“香琴,咱们先回家,回家后,我会告诉你的!”

    钟玥抹了抹眼泪,也冲她说道:“宸毅说的对。这事不宜在外面说。”

    龚香琴无法,只得点头同意,急切的盼着回到家,可是,刚一到家,他们就被告知,有人送来了一副请帖,请钟玥出去。

    “我陪你去。”龚昱山看了眼那帖子,立刻说道。

    钟玥心中有些慌乱,听到龚昱山陪自己去,她顿时觉得安定了许多,便没有推辞。

    然而,他们刚要出门,却是又接到了军部打来的电话,务必要求龚昱山立刻返回军部,不准耽搁!

    “别去赴约,在家呆着!”龚昱山握紧钟玥的手,神色严肃的说道:“等我回来!”

    钟玥犹豫了一瞬,点了点头,拍着他的胳膊,冲他微微一笑:“我有数,你别担心我了,快去吧。”

    龚昱山盯了她几眼,转身,大踏步的离开,可是,等走出几步后,他又忽然间转身回来,一把抱住了钟玥,松开她后,又抱了抱龚香琴。

    告别!

    无声的告别!

    龚香琴惊慌不已,被她爸爸这么一抱,那种大祸临头的预感更是强烈的令她无法忽视,在龚昱山松开她的时候,龚香琴却是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爸,别去了。”龚香琴有些哀求的说道:“你知道不是好事对不对?干什么还要去呢?”

    “傻闺女,爸爸是军人,怎么能退缩!”龚昱山慈爱的一笑,抬手摸了摸龚香琴的头发:“放心,没事的。所做的一切,都是以防万一。”

    这一段时日,他们三人分析了许久,都明白此事没有爆出来之前,以他们的能力,是无法躲避这场灾难的,因为他们查不到,也猜测不到对方发难的点是什么。

    既然躲不开,那就等事发之后再寻求生路。

    所以,这个时候,他更不能退开或是逃走,因为他要为香琴他们在前面顶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