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492章 前所未有的恐惧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

    “我恢复了全部的记忆,我记起来了香琴当时只是听一些人说你死亡的事情,可那是道听途说,而我是真切的看到了!我猜那不是梦,那是我的前世记忆!”

    钟玥闻言,惊愕的瞪了他几秒钟,随后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抿了抿嘴唇,一连串的问道:

    “你说你在我的死亡现场,你为什么在那?你有看清是谁杀了我吗?前世我们没有认香琴,你和我们又是什么关系?是敌还是友?”

    张宸毅脸色难看的摇头,冲她说道:“我一个也答不出来。我只梦到一些片段,我不知道具体为何,可是,我梦见了两次你的死亡,梦境一直停在那里,我好像能感觉到我在梦里很害怕,也有些愤怒,我看不到开枪的人……”

    “除了我的死,还有什么?”钟玥其实已经开始相信他的话了,有女儿拥有前世记忆这个先例,宸毅因缘际会之下,梦到一些画面也很正常。

    “岳父被枪毙,从被关进去,到执行,时间很短,大概就一个月不到。你死在他前面。”张宸毅停顿了一下,继续道:

    “在你们死后,有一个人问了我一个问题,他问我你们倒台,我为什么没有受牵连,反而做了营长……”

    钟玥闻言一愣,随即目光如炬的看着他,冷声问道:“那个你怎么说的?”

    “梦醒了,我不知道。”张宸毅摇头,他知道这句话的蕴含多种意思,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可好可坏。

    “香琴说,前世你做了首长,大概四十岁的年纪就爬到了高位,没有特殊的事情,你不可能做到那个位置。”钟玥盯着他,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

    “你可知刚才那句话,你告诉了我,会让我怀疑你。”

    “我知道。”张宸毅点头,叫了她一声妈,冲她说道:

    “可是,现在我是你的女婿,是香琴的爱人,我们是一家人!前世和今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哪怕前世我是害你们之人,甚至踩着龚家的尸首上位,可今生我绝对不会!”

    钟玥静静的望着他,十几秒后,忽然间嗤笑一声,冲他说道:“若前世你真是害我们之人,咱们还怎么做一家人?你还能面对香琴吗?你还能面对大宝小宝吗?”

    “可我相信我不是!”张宸毅神色不变,坚定的看着她,再次重复了一遍道:“我相信我不是!”

    钟玥望着他清澈的眼神,放下了心中的那丝芥蒂和猜疑,冲他点头笑了笑:“嗯,我也信你不是。”

    “妈,谢谢你。”张宸毅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度过了最难的一关,冲她再次保证道:

    “妈,我对香琴的心,不会因为什么前世记忆发生任何变化,我只想好好守护她和孩子,为她守护好你们,能够让她和孩子平安幸福的过每一天。”

    钟玥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冲他说道:“你先回去陪陪香琴和孩子吧,我将你要的资料给你整理出来。若是你之后又梦见了什么,一定要告诉我。”

    张宸毅点了点头,离开了书房。

    “唉。”

    在他走后,钟玥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心忧的叹了一口气。

    她前后思索着张宸毅的话,仔细的推敲琢磨,心底泛起了浓浓的恐慌。

    前所未有的恐惧。

    -

    张宸毅因为不想让龚香琴心忧,便瞒着她,没告诉她梦境的事,可是,作为枕边人,龚香琴自然察觉到了他心中藏着事呢。

    “你瞒了我什么,你不说,今晚就别想睡觉了。”龚香琴将他从床上拽起来,气鼓鼓的有些耍赖的说道。

    张宸毅见她这样,眼底漫过笑意,觉得她自从当了妈妈后,反而越来越孝子气了,以前她可从来不玩撒泼这种手段,都是善解人意,温婉柔和的。

    “我说认真的呢!你不准笑了,我可没和你开玩笑!”龚香琴见他笑,没好气的又拳头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催促着他道。

    张宸毅握住她的拳头,在上面亲了一下,笑着说道:“好,我也很认真的告诉你,我是有事情没告诉你,可是,我觉得那没有必要,说了反而让你心烦。你现在还没出月子呢,身子最重要。”

    “你这么一说,我更想知道了,你是不是故意吊我胃口呢。”龚香琴瞪大眼,气呼呼的说道。

    张宸毅双手举起来,冤枉的喊了起来,直说没有。

    俩个人闹了一会,最后张宸毅险些有些招架不住,想要告诉她,最后还是女儿小宝的哭声给他解了围。

    她一哭闹,龚香琴立刻没心思问了,赶紧去哄孩子。

    “我现在不问你了。”龚香琴哄完孩子,临睡觉前,又冲张宸毅说道:“可你不能一直瞒着我。”

    “等孩子们过了百天,我就告诉你。”张宸毅想了想,承诺道。

    “这是你说的,你可别骗我!”

    -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张宸毅而言,一点都不平静,因为那令他不舒服的梦境,一直缠绕着他,隔三差五的就会梦上一回。

    而有多次,梦境的结束总是以钟玥中枪倒下的画面为终结,每次张宸毅都会惊吓的醒来,白天见到钟玥的时候,更是会生出一种她诈尸醒来的别扭感觉。

    张宸毅简直是不甚烦扰,晚上都不想睡觉了,而且,每次从梦中惊醒,龚香琴都会柔声安慰他一番,让他对自己的隐瞒也愈发觉得心虚,觉得无法面对她。

    “你梦见这么多次我死亡的事,说明此事对你触动很大,也说明极其重要!”钟玥知道他的烦扰后,宽慰鼓励他道:

    “你不要抗拒这个画面,争取下次再梦见的时候,不要被惊醒,而是继续梦下去,或许你会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

    张宸毅闻言,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嗯。我试一试。”

    “宸毅,难为你了。”钟玥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可这事关重大,我相信你一定能克服的。若真不行,我们告诉香琴,她也知道前世的事,或许她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