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490章 恢复全部记忆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

    张宸毅听她这么说,第一反应是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也记得香琴曾经告诉过他自己重活一次的事情,可是,细想之下,他又觉得那个梦不是香琴曾经口述的内容。

    但是,这点疑惑他没有说出来,觉得不过是个噩梦,也无需较真。

    不过,晚上回来,张宸毅终究无法完全释怀,便向龚香琴问道:“香琴,你说你记得上辈子的事,你再给我说说,上辈子爸妈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龚香琴虽然有些疑惑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却也如实的又向他讲了一遍,自然听的张宸毅惊诧连连。

    等听她说钟玥是发疯自杀而死的时候,张宸毅再也忍不住的打断问道:“你说妈是自杀的?是用枪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听别人说的,我根本就没见过爸妈他们。”龚香琴被他问的心一颤,抓着他的手焦急的问道:“你怎么问我是用枪?你知道了什么?”

    张宸毅见她这么焦急在意,犹豫了一下正要开口告诉她,可这时,小宝大哭出声,打断了他即将要说出来的话。

    龚香琴一听女儿哭了,赶紧起身去看,一摸知道她是尿湿了,赶紧给小宝换了尿布,等给她忙完,那边大宝也不舒服的哼唧了,见他饿了,又抱起他给他喂奶。

    等一通忙下来,龚香琴差不多快忘了刚才两人说的话,等想起来再追问的时候,张宸毅已经决定不告诉她了。

    两个孩子就够她操心的了,而且,她如今还没有出了月子,他不想惹她心忧心烦,再让她身子受损。

    接下来几天,张宸毅都没有再做相关的梦,再加上有妻儿家人相伴,每天欢声笑语,过的其乐融融,他渐渐的也就将之前的那个噩梦给忘记了。

    可是,毫无预兆的,这一天晚上,他又做梦了。

    神奇的是,张宸毅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不,与其说是做梦,不如说他更像是在看一场他自己参与的电影。

    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跟着梦中的自己来回的走动,或清晰或模糊的看着发生的事情,听着梦中自己与他人的对话。

    梦中有人在问他,龚军长倒台了,你怎么也算是他那个派系的,你居然没有受到牵连,甚至还更上一层,做到了营长的位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张宸毅也十分好奇,正要仔细听‘自己’的回答,可是,这时,他却是被龚香琴给推醒了。

    “起来,给孩子喂奶。”龚香琴迷糊的冲他说完,翻了个身,就又困倦的睡了。

    张宸毅抹了抹头上的汗,压下心中的各种惊疑,连忙起身。

    只是,他给孩子冲着奶粉,思绪却是仍旧停在了梦中。

    张宸毅越想越是惊讶,甚至有些觉得这不是个简单又荒诞的梦了,而是一种现实,是真实发生过的。

    想到香琴曾经给他说的,她记得前世所有的记忆,那会不会?会不会刚才他所梦到的,其实是他前世的记忆?

    张宸毅因为这个念头,心口猛的一跳,想到这两次梦境的内容,他的心一点点的在下沉,脸色也变的愈发的阴沉。

    “咿呀……”张宸毅的思绪被儿子的声音给拉了回来,这才发现他已经喝完奶了,而自己还将奶嘴放在他的嘴里,他正不高兴的蹬腿摇头呢。

    张宸毅连忙将奶瓶给拿走,见小家伙可爱的砸吧了下小嘴,黑亮的眼睛望着他,张宸毅看着这张肖似自己的小脸,内心不禁一片柔软,纷乱的思绪也慢慢的平静下来。

    不管是不是前世的记忆,这一辈子,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如今他有香琴为伴,两人感情甚笃,而且,他们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女,这些都是前世没有的。

    显而易见,香琴已经改变了梦中的灾难,他不该这么惊惶的。

    张宸毅轻轻的抓了抓儿子的小手,又拍了拍他的小身子,哄着他睡着之后,又将有些哼唧闹腾的女儿抱起来,亲了亲,哄她入睡。

    小宝睡的很快,睡着之后,小手还依赖的抓着他的衣服,张宸毅被女儿萌的不行,盯着她白嫩可爱的小脸,怎么瞧都瞧不够,更不舍得将她放回到婴儿车内。

    抱着小宝来回走了一会儿,等到困意再次袭来,张宸毅才将女儿放下,重新躺回到床上去。

    龚香琴感受到他的靠近,一个翻身迷糊的伸手抱住他,在他身上蹭了蹭,低声嘟囔道:“怎么喂了那么久,赶紧睡觉。”

    张宸毅闻言,不禁失笑,伸手一揽,将她揽到自己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又亲了亲她的脸颊,见她无意识的向自己撒娇,觉得她倒像是自己的大女儿一样。

    “一切都改变了,自己现在这么幸福,不该胡思乱想的。”张宸毅陷入沉睡前,不禁这么想着。

    原本张宸毅以为自己下半夜不会有梦,但是,他还是做梦了,只不过梦见的是他今生的记忆。

    他梦见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梦见他第一次偷偷见香琴的场景……还有他被诬陷杀人后,他如何乔装去东北寻觅香琴等等。

    他今生的记忆,就如放电影一般,不断的在他眼前闪现,快速的让他也看不真切,可是,他只是粗略的看一眼,就能明白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画面定格到了他抱着狼从悬崖上跌落的瞬间,巨大的悬空失重感向他袭来,他被惊的一下子醒了过来,又是一身汗。

    “又做噩梦了?!”龚香琴正在给小宝喂奶,听见他的动静,回头见他满头大汗,神色惊慌无措,不禁皱眉担忧的问道。

    张宸毅恍惚的抬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嘴角慢慢的咧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冲她说道:“香琴,我全都想起来了。”

    龚香琴一愣,随即惊喜的瞪大了眼睛,笑容满面的问道:“你恢复记忆了?真的什么都记起来了?”

    张宸毅点头,从床上下来,快步的走到她面前,揽着她的肩膀,冲她说道:“香琴,辛苦你了,对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