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448章 栾航的春心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

    “一定要通知姜老,他是个考古迷,若是让他知道我们是发现这些宝藏的人,却是没有通知他,他知道后,会很生气。”龚昱山说道。

    “龚叔,你说的姜老,刚不会是咱领导人的老丈人吧?”栾航挑眉问道。

    “就是他。”钟玥淡淡一笑,点头说道:“昱山说的对,这位泰山北斗咱们可不能得罪,一定要通知他。”

    栾航点了点头。

    -

    第二天,栾航临走前,不放心的看着张宸毅,说道:“要杀你的人还没有找出来,你尽量少出门,就在家养身子。”

    “你就放心吧,有我们看着呢。等你下次回来,定然能够发现他身子恢复的和以往一样壮实。”龚香琴一手挽住张宸毅的胳膊,笑着说道。

    张宸毅看向栾航,给他碰了碰拳头,笑着道:“你自己多保重。”

    “夫人,军长,外面来人了,说是姜老的保镖,催促着栾少爷赶紧走呢。”这时,阿彪急匆匆的进了屋,开口道。

    “……这位老爷子可真性急。”栾航嘴角抽搐了一下,虽然吐槽,可他真不敢耽搁,冲他们摆了摆手,转身大踏步的离开。

    出了胡同,栾航就看见三辆吉普车就在那等着了,还有三个保镖站在外面,背着手护着车子,等他靠近后,几人锐利的盯着他看了一番,才移开了视线。

    以示尊敬,栾航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确定没有什么不妥,这才上了车。

    “姜老,您好。”栾航上了车,还不等完全的坐实,就扭身冲他行了一个军礼,虽然姿势扭曲,可是,这态度却是十分恭敬。

    “是个好孩子。”姜老笑呵呵的点头,他虽然已经满头白发,年快七十,可身子硬朗,精神矍铄,尤其是双眸,打量你时,带着浓浓的压迫锐利的意味,让人不敢轻视。

    栾航冲他咧嘴笑了笑,在长辈面前,他的一身痞气也都收敛了起来,显得很是乖巧。

    “你好。”就这时,从姜老的身侧,竟是冒出一个圆润可爱的姑娘,她朝栾航挥了挥手,露出腼腆的一笑,小声的自我介绍道:

    “我是姜老师的学生,叫富圆圆,你可以叫我圆圆。”

    栾航这才注意到她,见她白嫩圆润的样子,再听她的名字,不禁乐了,微微调侃的道:“圆圆,和你倒是很配。”

    富圆圆性子本就内向,被他这么一说,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重新缩到了姜老的身后,不再说话了。

    “圆圆,你和薪都是年轻人,可以多交流一下。”姜老笑呵呵的冲她说道。

    “嗯。”富圆圆小声的应了声,可还是低着头,也没有瞧向栾航。

    栾航很少见到这么腼腆的姑娘,不禁觉得新鲜,身子前倾看向她,在她变的红嫩的脸颊上流连了一秒,才重新移开了视线。

    “无事逗逗她,想必这一路也不会无聊了。”栾航目视前方,心中暗想着,勾了勾唇。

    -

    “夫人,秦家刚刚来人说秦医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估计短期内好不了了,秦医生不能再为小姐来诊脉了,建议小姐再找一个医生。”张嫂从外面走进来,开口说道。

    “逸晨病了?!”钟玥惊诧的挑了挑眉,她看了女儿和宸毅一眼,见他们都目露惊疑,便说道:“那个来报信的人还在吗?”

    “已经走了。不过,对方给了一个档案袋,说是秦医生让转交的。”张嫂说着,将档案袋递给了钟玥。

    “是什么啊?”龚香琴问道,张宸毅在好奇的凑上前,想赶紧看到里面的内容。

    “……是你的诊脉记录。还有逸晨关于一些安胎上的建议和食谱。”钟玥拿出来,快速的翻了一眼,心情微微有些复杂的开口说道。

    “我看看。”龚香琴拿过来,越看也是心情越是复杂。

    上面记录的很详尽,这几个月来,每一天都不差,从秦逸晨为龚香琴第一次把脉起,到昨天的,他都记着呢。

    因为日期写的很清楚,让你就连否认和忽视的可能都没有。

    所以,看着这份记录,龚香琴觉得震惊,感激,甚至还因为对他会加害她肚中孩子的猜测而有些歉疚。

    可是,再想一想这里面所蕴含的情义,她又觉得很是烦躁,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大致翻了翻,龚香琴便合上了,放在一边,不想再看。

    张宸毅却是拿起来,从第一页开始,认真的一点点的读,心底也被触动着。

    因为透过这些文字,他仿佛亲自经历了一遍孩子的成长,看到他们在一点点的长大。

    “我想逸晨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孩子。”过了一会儿,钟玥缓缓的开口道:

    “这次,看他的反应,应该是知道宸毅被追杀的事情,却没有参与其中,我想他不是同谋,更不是凶手。”

    龚香琴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她也是这么想的。

    “你一页页的看啊,不嫌烦吗?来回都是那些医学术语。”过了半天,龚香琴见张宸毅看的仍旧专注,明显入迷,不禁开口道。

    “不烦。我很感激他做了这个,并将其给我们。”张宸毅抬起头来,冲她笑了笑说道:

    “玥姨说的对,秦医生不是那个想我死的人,虽然我讨厌他对香琴的心思,可是,也感激他的这份用心。”

    龚香琴微微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那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他?也不知他是真病了,还是只是装病躲我们呢?”

    “若是装病的话,那就更有问题了。逸晨一定知道谁是主谋。现在他送来了这些,就是在和我们划清界限,表明不再往来!”钟玥说道:“这明显是在维护对方。”

    “他这么维护对方,说明关系一定不一般啊,若不然,他不会第二天就不登门了。”龚香琴说道:

    “而且,昨天从这里出去后,他立刻就去了纪家,我总有种直觉,这事和纪芙分不开关系。可是,我就和纪芙见了一次面,假设她喜欢逸晨,逸晨又喜欢我,她心有不甘,那她也应该对我下手,而不是要去杀张宸毅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