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443章 遮掩不住的欢喜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

    在他初次醒来,茫然无措,几乎没有记忆的日子里,小四这爽朗喜人的性子,缓解了他心中的惶恐不安。

    所以,他看见伍小四特别的亲切,心中待她如朋友,也如亲妹。

    伍小四被他夸赞的嘿嘿笑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

    “你从开始上班后,也不回来了,都有半个月没见你了。”龚香琴看着她,有些嗔怪的说道:“当初就不该让你搬出去住的。”

    “我住这,去工厂要花一个多小时,我可不想这么折腾。”伍小四眯着眼,扮乖的冲她讨饶,又轻轻抚了抚她的肚子,温声问道:

    “两个宝贝儿,我是你们的小四姨,好久不见,你们有没有想我啊?”

    龚香琴笑着看向她,开口说道:“宝宝们想不想我倒是不知,我是很想你的。”

    “香琴,我也想你。”伍小四一把抱住她,两人笑闹起来。

    就这时,张嫂走过来说道:“夫人,是秦医生过来了。是请他进来,还是我让他离开?”

    伍小四听见是秦逸晨,眼睛不禁一亮,心口一跳,心中燃起了浓浓的期待。

    她好久没见秦医生了,虽然她一直在告诉自己,她和秦医生不可能,不要再喜欢他了,可是,这心底的爱恋哪里能是说收回就收回来的。

    “这位秦医生是?”张宸毅疑惑的看向龚香琴,小声问道。

    “他叫秦逸晨,是秦老的孙子,每天都过来为我把脉,保我和孩子平安。我刚怀孕的时候,身子虚弱,如今变的这么好,都是他费心帮着调养的。”龚香琴开口说道,言语之中,都是对秦逸晨的感激之意。

    “那真是要好好的感谢他!”张宸毅闻言,也是心生感激,心想着一会儿见到秦逸晨了,一定要好好的感激他。

    “玥姨,秦医生不能进来,那香琴今天不就不能诊脉了吗?”伍小四开口说道。

    “我身子好,一天不诊脉也没什么,是你想见秦医生了吧。”龚香琴压着声音,笑着打趣她。

    “小四和秦医生是男女朋友啊。”张宸毅闻言,立刻看向伍小四,见她面露娇羞,自认为了然的说道。

    “才不是呢!他不知道我喜欢他的。不,不对,我现在不喜欢他了!一会儿你可不准胡乱说话!”伍小四瞪着眼,指着张宸毅,十分羞窘的说道。

    张宸毅连忙摊手讨饶,笑着表示自己一会儿绝对不会胡说。

    钟玥看着他们三个人笑闹,却是没有一丝想要笑的感觉,反而有些心累又头疼的揉了揉额头。

    若是秦逸晨不喜欢香琴的话,这一切都好说,小四无论对逸晨还喜欢与否,都没有关系,可是,现在这事情就变的复杂了!

    尤其是现在宸毅还能和小四开玩笑,并且对逸晨心存感激,若是等他发现了逸晨的心思,估计能被气死或是醋死。

    唉,这都什么事啊!

    逸晨那孩子,喜欢谁不好,怎么偏偏喜欢上了她女儿?!

    当然,如果秦逸晨只是喜欢香琴的话,她也不能指责他什么,毕竟,喜欢谁是他个人的权利。

    可若是,逸晨因为这份爱慕,做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话……

    其实,钟玥已经开始怀疑他和宸毅这次被刺杀有关系。

    而这份猜疑,也让钟玥心烦意乱,更是觉得寒心,甚至有些害怕,害怕女儿肚子里的孩子也会遭毒手,虽然现在来看这点是她多想了。

    “其实,逸晨也没见过宸毅,让他进来也没事。”龚香琴开口道:“若是信不过他,那一会儿大家注意点,不要喊宸毅的名字,就说他是栾航的朋友。”

    “也好。张嫂,那就请逸晨进来吧。”钟玥原本就打算让秦逸晨进来,因为她想再次试探他的一番。

    眼见张嫂出去,钟玥看了一眼紧密相贴坐在一起的女儿和宸毅,有些无奈的冲他们说道:

    “你们好歹也分开坐。香琴,你若真想瞒着逸晨,就要表现的很悲伤才对,你看你们俩现在这样子,这可怎么瞒?!”

    “咳咳……”龚香琴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拍了拍张宸毅,冲他说道:“你坐到另外一个沙发上去。”

    张宸毅捏了捏她的手,站起来,坐在了距离她最近的位置上,视线还一直黏腻的放在她的身上,只要不是瞎子的,就能看出来他明显对龚香琴爱的不行嘛。

    而龚香琴,别说面露悲伤了,就算是现在让她不笑都很难,即便她做到面无表情了,可是她周身的气场,给人的感觉,反而幸福满满,根本就不像是悲伤哀痛的样子。

    “我的天!我真是服了你们了!你们的演技真是辣眼睛!”栾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冲他们摆摆手道:

    “我看啊,还是别装了。秦医生每天都过来,香琴的心里状态也瞒不住他,告诉他,请他保密好了。”

    钟玥轻叹了口气,沉吟了一瞬,冲他们说道:“算了,不刻意去装了,但是,一会儿该说什么话,你们不要插嘴,我来说。”

    或许,让秦逸晨知道宸毅没死,惊诧之下,更容易诈出东西。

    -

    秦逸晨来之前,已经做了预想,他料定香琴必然悲痛万分,以泪洗面呢,所以他绞尽脑汁,想了许多安慰人的话,还想着一会儿该如何对她关切,怎么做才算是呵护备至。

    但是,他来了之后,在门口就受到了阻拦,这实在是太令他意外了。

    等他提着医药箱走进来,本来以为会听见哭声,看见一片愁云惨淡,可是,等他进了客厅一看,见客厅坐的人虽然多,可是,气氛明显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悲哀。

    这就有些奇怪了!

    一夜过去,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怎么今天过来,处处透着一抹的诡异啊。

    “小四你也过来了啊。”秦逸晨向龚香琴和钟玥打完招呼,又看向伍小四,娴熟自然的招呼道:

    “你这个时候来这里,多陪陪香琴倒是好事,免得她伤心过度,胡思乱想,心情郁结无法抒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