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439章 两人终相见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

    “宸,宸毅?”

    龚香琴看着眼前面貌十分陌生的男人,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她那本就泛红的眼睛,瞬间流下了眼泪。

    是宸毅!

    是张宸毅!

    虽然他的样子做了改变,虽然他的头发是长发,胡子是络腮胡,皮肤黑的似乎透光,脸上还长满了麻子,眼睛也变成了绿豆眼,一副丑的令人不想再看第二眼的样子。

    可是,但是——

    他的声音,他激动的神色,他给自己的感觉,都在告诉她,面前的人,真是张宸毅!

    可,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昨天她刚刚听到了他的死讯,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正绝望煎熬的不知以后该如何度日的时候,他竟是,竟是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呜呜呜……我这是在做梦吗?”龚香琴抹去不断流下的眼泪,可眼泪却是怎么擦都擦不尽。

    她索性不再去管,激动喜悦却是又害怕颤抖的上前一步,泪眼模糊的看着他,泣不成声的再次问道:“你,你真是宸毅吗?”

    “是我,是我,是我!我是宸毅!香琴,我回来了!”张宸毅见她如此痛哭落泪,鼻子一酸,眼泪也不禁落下,紧跟着上前一步,激动的连连点头,哽咽的不断说道:“香琴,是我!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你真是宸毅?!你的样子……”钟玥红着眼睛,几乎震惊的看着他,放在身侧的手激动的发抖,她甚至失态的冲上前一步,抬起手,用力的抓着他的头发一扯,将假发粗鲁的扯掉。

    “靠!该死,我忘了,我做了伪装!”张宸毅被她这么一扯,立刻反应过来的懊恼低咒一声,更为粗鲁的除去脸上的胡须,拿掉眼上的东西,又胡乱抹了抹脸,冲着他们激动的喊道:“看,我是宸毅!”

    龚香琴就愣愣的站在那里,流着泪看着他将头上,脸上的伪装一一的除去,看着他露出熟悉的面容,激动的浑身发颤,眼泪流的更凶了。

    “宸毅你没死!”钟玥也激动的看着他,眼眸中全是喜悦,可她的泪水却不知觉的流下来。

    喜极而泣。

    张宸毅摇头,回应着钟玥,一边说着他没有死,可是,他的目光却是一直放在龚香琴的身上,片刻都无法移开视线。

    她变的‘陌生’了,和他记忆中的不一样,和两个月前她寄给他的照片上的样子也有些不一样了。

    她的肚子相比两个月前,变的大了好多,原本消瘦的小脸也变的更加圆润了,长发也变成了短发,只是人看起来有些憔悴。

    憔悴的令他心疼。

    张宸毅快走两步,冲到她面前,想要紧紧的抱住她,可是,看着她又挺又大的肚子,他双手抬了抬,忽然有些不知所措,生怕自己去抱她,会挤到肚子,会伤到孩子。

    龚香琴根本就没有这些顾忌,她伸出手,哭着一把抱住了他,双手紧紧的,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嚎啕大哭!

    他是活的!

    的身子是温暖的!

    他身上的气味也是自己熟悉的味道!

    他真的回来了!

    经过了昨晚的痛彻心扉,龚香琴只想抱着他不撒手,只想要在他温暖的怀中放声大哭,哭出她昨晚的绝望,她的悲痛,哭出她现在的喜悦,她的激动!

    “对不起……我回来了……别哭了……”张宸毅双手紧紧的抱住她,被她哭的一颗心都要碎了,他闭上眼,将脸帖在她的发顶轻轻蹭了蹭,眼泪也不断的从眼角流出来。

    站在一旁的钟玥,看着抱在一起痛哭的他们,也跟着心酸又心疼的抹了抹眼泪。

    这小两口,历经了多少的困难和磨难,终于才得以相见,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还好,昨天的噩耗是假的!

    也或许,没有过往的那些苦难,也没有现在如此幸福激动的相拥!

    栾航看的也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他揉了揉鼻子,转过眼,不去看他们,此刻,他的心中为他们高兴的同时,却是又不禁微微有些羡慕。

    相知相许,相依相偎,情比金坚,这样的感情,如今,对于孤独的,已经没有亲人的他而言,充满了一种诱惑。

    在这一刻,他竟是也无比渴望着能遇见一个知心人。

    张宸毅抱着她,一直轻轻拍着她的背,不断的轻声哄她,想让她停下哭泣,可是,根本无用。

    反而他越是这般温柔的轻哄,她哭的反而更厉害,哭腔中带着浓浓的委屈,哭的歇斯底里,带着发泄的味道。

    哭的张宸毅整颗心都揪起来了,却是也有些不明白她为何如此的痛哭。

    “你,你没死,没死。真好,真的太好了!”龚香琴抱着张宸毅直到哭的累了,才渐渐的停下来。

    她从他怀中抬起头来,摸着他的脸颊,泪眼模糊的看着他,哽咽的不断的说道:“我不是在做梦吧?我好怕这是我的一场梦,我好怕……”

    “怎么回事?!你知道我死了?!不是说要瞒着你吗?!”张宸毅听见她的话,心顿时揪了起来,明白了她痛哭背后的原因,顿时心疼又愧疚的轻轻揉着她的后背,哑声说道:

    “我的死是假装的!因为有人一直想要杀了我,我为了能顺利来北京,就假装死了,我让栾航告诉陈大哥,一定不要让你知道的。你怎么还是知道了?”

    “我昨天听见了妈和陈元的电话。”龚香琴抹了抹眼泪,又哭又笑的说道:“唉,若是我没有听见的话,也不用伤心痛苦一天了!我这次真以为你死了,我,我……”

    说着,龚香琴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声音哽咽的甚至无法将话说完,昨晚那痛彻心扉的绝望滋味,只要一回想,她就痛苦不堪,心一阵绞痛。

    还好,万幸,他的死是假的,是假的!

    他回来了!

    “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我现在回来了,咱不哭了,好不好?”张宸毅为她抹去眼泪,柔声哄道:“再这么哭下去,说不定咱们的宝宝出生后,也是个爱哭鬼,这就不好了。你说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