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433章 上交国家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

    “栾航,我们找到了一个宝库。”

    栾航听见张宸毅的喊声后,快速的跑过来,看着眼前的东西,不禁咽了咽口水,神色复杂的抹了一把脸,“操!这次可真发了!”

    在他们眼前的,令他们如此震惊的不是成箱的金银珠宝,而是成堆的古董,有不少的青铜器,大量的瓷器,还有字画。

    虽然张宸毅和栾航不懂古玩字画,更不明白具体的价值几何,可是,仅仅其中一个青铜器尊的造型,还有呈现出的厚重感,就足以令他们震惊。

    “妈的!那些土匪,当初该不会是抢了一个博物馆吧?!”栾航走进,小心的触摸着这些东西,神色难掩震惊的说道:

    “若这些都是真的,随便拿出去一件,就能拍卖出大价钱,是你想像不到的金额。”

    “你想将这些拿出去卖?”张宸毅内心也不平静,他拿起一个瓷碗,看着上面艳丽的纹饰,哑声说道。

    栾航听到他这么问,沉默了片刻后,摇了摇头道:“这不是属于我的东西,我无权处置。况且,我一个当兵的,一不爱这些古董,二不需要金钱。你真将这些给我了,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张宸毅听闻笑了,眼眸明亮的看着他,里面充满了欣赏和赞扬:“果然是我的好兄弟!我没看错人。”

    “得了吧。可别给我带高帽了。”栾航看了他一眼,一脸严肃正经的问道:“哎,说真的。你有什么打算?这些东西,你准备怎么处理?”

    “上交给国家。”张宸毅眼睛明亮,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栾航一愣,随即冲他竖起一个大拇指,甩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开口说道:“好主意!这觉悟也够高的!”

    张宸毅笑了笑,看着这些东西,感慨的开口说道:“这些东西,本就属于国家。它们应该呆在博物馆内,被后世的人欣赏和瞻仰,而不是埋在这里蒙尘,也不该被我们卖出去,散落在外。”

    -

    张宸毅和栾航没有多呆,沿着原路返回,走出了地道,并将周围的痕迹重新掩藏好。

    “咱们现在联系省博物馆的人吗?”两人走回到车上后,栾航开口问道。

    “这事你来办吧。”张宸毅神色疲倦的瘫在椅子上,累的呼哧呼哧的喘气,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只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既然打定主意交给国家,后面的事情,我就不想参与了。”

    “别介啊!发现这么一大批有价值的文物,还主动上交,这可是一件功德之事,能让你获得荣誉的。”栾航皱眉说道:“说你清高,你还真打算成仙啊。”

    张宸毅不禁笑了,从椅子上坐正,开口道:“你说到荣誉,我想将这些文物上交的时候,说贡献之人的名字的时候,上报乔老伯他们。若是没有这张图,咱们也发现不了。我想,他们一家,应该被铭记才对。”

    “嗯。”栾航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眼神中露出浓浓的欣赏,还有一抹感动,感动他的用心。

    “直接去老伯坟前吧,我将这件事告诉了他们,也正式将这桩心事给了了。”张宸毅说道。

    -

    两人开着车,重新回到永坪县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咱先吃点东西,喝点热汤。”栾航一边下车,一边说道:“等吃完了,我们再去见乔老伯他们一家。”

    “你能换个说法吗?”张宸毅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说的好像我们吃完这顿,就要死了一样。”

    “哈哈哈……我口误!我口误!”栾航大笑的道歉,重新说道:“是去给他们烧纸。”

    “你进去点餐,我去小卖铺买些火纸。”张宸毅指了指旁边的商店,开口说道。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栾航走到他旁边,压着声音冲他说道:“还是小心点吧,你现在还被人追杀呢。”

    张宸毅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然而,等到他和栾航走进小卖铺后,寻找了他们一天的飞鹰,正巧从另外一个胡同口出来。

    他这几天,一直都在医院徘徊,寻找再次动手的机会,可是,他发现却是无从下手!

    这里只有他一人,就算他拿着一把枪冲进去,有栾航等人守着,也不见得就能将人给杀了,最后反而将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

    飞鹰今天依旧去了医院,却是发现张宸毅根本就不在了,他焦急的在这个县城寻找了一天,却一直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张宸毅离开这里了?

    这令他无比的烦躁和泄气,更是担忧自己回去后无法对小姐交代,会受到责罚。

    他心想着,若是明天依旧找不到人,那他就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他灰心丧气的时候,他一抬头,看见了张宸毅和栾航从对面的小卖铺中走出来。

    人没走?!

    飞鹰立刻兴奋了,激动的眼睛放光,全身打颤。

    眼看着他们走进不远处的小吃店,飞鹰确定他们不会出来后,便进了小卖铺,给老板了五块钱,打听到张宸毅买了火纸。

    火纸?

    飞鹰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露出一抹邪佞的笑,他想到了一个伏击张宸毅的好地点。

    -

    张宸毅和栾航开着车,来到了乔老伯生前的房子,因为张宸毅当初走的匆忙,灵堂没有撤,房门外挂的白布,白灯笼都没有除去。

    白布,白灯笼,没有人气的房子,夜风一吹,顿显阴森森的,栾航虽然不信有鬼,可是,这心理还是有些毛毛的。

    所以,从一下车,他就紧紧的跟着张宸毅,就差怂的抓着他的衣服了。

    “你怕啊?”张宸毅扭头看向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谁说我怕了!”栾航不想丢人,立刻挺直腰板,头一昂大声的说道。

    “呵呵。”张宸毅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笑声中带着一丝的揶揄,“你要是怕就抓紧我的胳膊,我是不会笑话你的。”

    “滚!”栾航瞪着眼火大的看向他,一挺胸一昂头,走到他面前,开口道:“我走前面,哼。跟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