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427章 宸毅危险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

    “陈大哥,谢谢你。”张宸毅冲他笑了笑,真心感激,若是这段时间无陈元的帮助,他自己一定抗不下来。

    “我这边还有一件事没办,回北京的事情确实要往后拖了。”张宸毅咳嗽了一声,面色憔悴的继续说道。

    “什么事?我帮你去办。”陈元十分热情,说道:“医生说你身子虚弱,建议你多休养一段时间,正好我帮你去做事,你躺这休息就行。”

    “这是大娘的遗愿,等我身子好了,我自己去做就行。谢谢陈大哥的好意。”张宸毅感激陈元,却并不信任他,尤其是那张图所藏的真是宝藏,在利益面前,陈元会怎么选择,他不知道,也没把握确定。

    “也好。”陈元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陈大哥,这是栾航部队的电话,你能帮我打个电话,问问他这两天可有时间,能过来一趟吗。”张宸毅撕下一张纸,写下一个电话号码,冲陈元说道。

    “自然。这是小事,你休息吧,我这就去帮你打电话。”陈元拿起纸,看了一眼就放入口袋中,站起身就离开了房间。

    张宸毅重新闭上了眼睛,想到香琴和孩子,因为不能立刻回到他们身边,因为他在这里的拖延,心中涌起一抹愧疚。

    老太太他们刚入土,还有遗愿未了,他不能就这么离开这,他要去寻找图上面的地点,找出真相告知他们,让他们泉下有知。

    他不知道这要耽误多长时间,他只希望有栾航的帮助,能尽快的完成。

    -

    北京。

    “今天你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昨晚应该也没有睡好,怎么了?”秦逸晨照旧给龚香琴把完脉后,犹豫了一瞬,开口问道。

    “孩子的爸爸在外面出了一些事情,我有些忧心,昨晚很久没睡着。”龚香琴揉了揉额头,有些疲倦的说道。

    “……他不是要回来了吗?难道又发生了意外?”秦逸晨闻言,心口一跳,心底难掩的出现了一丝的兴奋,他连忙暗骂自己太畜生,压下这罪恶的期盼。

    “也不算意外。只是救他的恩人突然去世,他身子原本就不好,一忙碌就又病倒了。唉,我只是有些烦躁这个时候没法陪在他身边。”龚香琴眼眸中露出忧心,语气有些遗憾和自责的说道。

    秦逸晨听到她说对自己丈夫的担心和爱意,心中一阵刺痛,嘴巴更像是吃了黄莲一样,苦的难以忍受。

    “你怀着孕呢,这是非常时期,你要放宽心。我想他想要的也不是你陪在他身边,而是想让你和孩子都安好,不要因为他而忧心难受,甚至影响到身子和孩子。”秦逸晨努力的忽略心中的苦涩,保持着微笑,冲她安慰了一番。

    “嗯。”龚香琴笑着点头,冲他说道:“逸晨,多亏有你。等宸毅回来,一定要让他谢谢你的大恩。”

    秦逸晨心口一窒,淡淡的一笑,说着不用了,赶紧的收拾东西,语气匆忙的说道:“我还要去找小芙,我先走了。”

    说着,还未等龚香琴回应,他就急匆匆的离开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觉。

    “逸晨怎么走的这么匆忙啊?”钟玥从院子中走进来,一脸纳闷的冲龚香琴说道。

    刚才她想给他打个招呼,可是喊了他一声,他却是根本就没有回应,依旧闷着头往外面赶。

    “他说要去见纪芙。”龚香琴说道,此时的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秦逸晨会喜欢自己,所以对他的反常情绪也无从得知。

    -

    “小姐,飞鹰传来消息说,他已经到了东北,也已经找到人了,这两天就会行动。”

    “咳咳,知道了。让他务必得手!”纪芙捂着胸口轻咳一声,过了一会儿,又开口道:“这件事,一定不能让逸晨知道。记住了吗?”

    “是。”

    “咳咳……行了,你走吧,咳咳……”纪芙感觉胸口一阵憋闷,还有种火烧的灼痛感,她皱紧眉头,狂咳着冲这人摆了摆手,无力的说道。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你等等,我这就去给你叫管老!”那人见她情况不对,慌乱的跑到外面去,大声喊道:“管老,小姐不好了!她不好了!你快去看看!”

    管老快速的跑进来,一脸焦急的为她把了把脉,气怒的说道:“让你好好的休息,不要多费心思。你就是不听!你到底在忧心什么,再这么下去,你的身子都要被你给弄垮了!”

    “咳咳……本,本来就垮了。”纪芙露出一抹苦笑,眼眸闪过痛苦和不甘,她抓着管老的胳膊,咬牙说道:“快点为我治疗,我不想再坐轮椅,不想动不动就这么要命的咳嗽,哪怕没有半年,只有三个月的正常人日子,我也愿意。”

    “你,你愿意?!你有没有想过你父母?你有没有问过他们愿不愿意?!”管老气呼呼的问道。

    “让我这么痛苦的活着,你们真的是在爱我吗?”纪芙平静的看过去,哑声说道。

    管老被她问的心口一窒,嘴角抿了抿,最后有些气急败坏的一摆手,挫败的说道:“我说不过你!你自己真想好了,若是你爸妈也同意,我下周就会你施针。”

    “咳咳,我想好了,他们也会同意的。”纪芙露出一抹笑,虚弱的说道:“谢谢你。”

    -

    东北,县医院。

    张宸毅不想再麻烦陈元,让他晚上受累的守着自己,所以,半夜,病房内,就张宸毅自己一人。

    因为睡的很早,张宸毅到后半夜的时候便有些睡不着了,他闭着眼,脑子中一片的混乱,一会儿想着离去的二老,一会儿想香琴,一会儿脑海中又出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都是他以往的记忆。

    “咔哒。”

    张宸毅忽然间听见了门锁转动的声音,他没有多想,以为是医生来查房,可是,随着对方的脚步逼近,他突然间感受到一阵强烈的不安和心悸。

    张宸毅猛的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对方的视线,瞬间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愕和凶狠。

    这人不是医生!

    张宸毅判断出来的一瞬间,立刻按响了床头的急救按钮,同时大声喊道:“救命!”

    张宸毅反应快速,对方也不是吃素的,知道自己暴露之后,他没有迟疑的,抄起手中的刀子,就朝张宸毅杀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