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388章 为我们送终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张宸毅听见他的话,不禁皱眉,纳闷的问道:

    “为什么要等到雪化了?那岂不是要等到四月份了吗?到那时我身子早就好了啊,我现在已经等不及想要去找香琴了,我等不了那么久!”

    “我是大夫,比你清楚你的身子。”乔老汉脸色直接拉了下来,冲他说道:

    “你要是不想留下后遗症,就要好好养到开春雪化之后,等温度回暖再离开。”

    “真的要那么久吗?从现在算,还有至少四个月呢,老伯,我觉得自己再养一个月就可以了。”张宸毅接受不了的说道,眼眸中全是急切离开的渴望。

    “你若是不听我的,那你现在就离开吧!”乔老汉看到他眼中的急迫,心中一塞,有烦躁,也有对他的愧疚。

    没好气的撂下这句话,他撩开帘子,走了出去。

    张宸毅有些愕然他为何如此生气,同时也有些内疚,乔老伯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此细心的照顾他,说让他温度回暖再离开,也应该是为了他好,他不应该和他唱反调。

    “大娘,我……”张宸毅转头看向老太太,正要和她说一说。

    可是,老太太突然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咳的脸色涨红,身子乱颤,摇摇晃晃的,眼看就要摔倒了。

    “大娘!”张宸毅看她这样,惊慌的喊道,不顾身子,费力的从炕上爬起来,就要下去扶住她。

    可是,他身子还是太弱,这一爬,从炕上竟是直接摔了下来。

    “哐当!”

    张宸毅被摔的浑身一痛,疼的他呲牙咧嘴,刚养好的骨头关节又裂开了。

    “这咋了?!”乔老汉听见动静,快速的掀开帘子跑进来,看着老伴儿咳的喘不过气来,担忧惊吓的脸色都白了。

    “我给你去拿药,你大口呼吸,别动怒,别生气,我这就去给你拿药。”乔老汉将老太太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匆忙的就要去拿药。

    “咳咳咳……小,小毅,咳咳……”老太太却是一把抓住了他,指着从炕上摔下来的张宸毅,要求老头子先将他从地上扶到炕上去。

    “不用管我,先,先给大娘拿药。”张宸毅看着这边,吃力摆手,虚弱的说道。

    乔老汉看看老伴儿,再看看张宸毅,无奈的一跺脚,赶紧跑到张宸毅面前,还是先将他从地上扶到炕上,然后才匆忙的去给老伴儿拿药。

    好大一会儿后,老太太服了药,剧烈的咳嗽终于缓解了。

    可是,她整个人却好像被抽去了浑身的精气一样,虚弱不已,只能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气,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甚至像是垂死之人。

    张宸毅目不转睛的担忧的看着她,心中惴惴不安,却也有些不解,大娘的身体这几天看起来还不错,只是偶尔咳嗽两声,为什么突然之间变的这么严重了。

    等到她稍微缓解了一些后,乔老汉将她抱回到他们的炕上,为她盖上被子,让她好生歇着。

    “咳咳,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留下来小毅为我们送终?”老太太攥紧老伴儿的手,吃力的开口问道。

    “我……没有。他的身子本就弱,若是受了风寒,只会更差,让他开春雪化离开,是对他好。”乔老汉拍了拍老伴儿的手背,垂下眼眸,过了一会儿,又低声说道:

    “我们救他一命,多留他几个月,让他为我们养老送终,也是他应该做的,应该报答我们的。”

    “你,你老糊涂啊!咋能这么做呢?!咳咳,几个月?他家里人不得急死啊,他和咱非亲非故的,咋能为咱送终啊,救了他一命是给咱自己积德呢,你怎么能让他这样报恩!咳咳……”老太太急的狂咳不止,抓着老伴儿的手,神色激动的斥责道。

    “好好,我就是说说,等他好了,就让他离开。”乔老汉拍着她的脊背,为她顺气,低声的安慰道:“你别生气,要不然咳嗽就更严重了。”

    “我这破身子,死了就死了,你还疼呼什么啊。”老太太无力的闭上眼,眼泪不断的从眼角滑下:“要不是怕你想不开,我早就随着儿子一起去了。”

    “别说了,别说了。”乔老汉红了眼睛,哽咽的说道:“咱不是说好了,你再陪我过这最后一个年头的。这马上就过年了,还有小毅陪着,你不能这么的泄气……”

    老太太闻言,流着泪咧了咧嘴笑了,“你说的对,今年不一样,有小毅在呢,终于不再是咱两个人了,这次过一个开心年。”

    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便因为体力不支,累的睡过去了,乔老汉坐在炕边陪了她一会儿,见她睡的安稳了,才站起身来,抹掉眼泪,走出房间。

    “老伯,大娘她没事吧?”张宸毅看见他出来,立刻紧张担忧的问道:“她之前不是好好的嘛,怎么突然间咳的这么严重了?”

    “老毛病了,没啥大事。”乔老汉敷衍的说着,走到他面前,为他检查了一下身子,“你刚才摔了那一下可不轻,原本明后天就能下床的,可现在你又要多躺几天了。”

    “是我自己不中用,想要帮忙,却是一直在帮倒忙,还要累的老伯再照顾我,对不起。”张宸毅十分歉疚的说道:

    “刚才我也不该那么质疑你,你让我多休养一段时间再离开,也是为我好,只是我自己不好,太心急了。”

    乔老汉盯着他,神色有些复杂的轻叹了一口气,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告示的事情,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你好好想想,啥时候你想起来自己家在哪儿了,写封信,我帮着给他们寄回去,让他们知道你没事。”

    “谢谢老伯。”张宸毅笑了笑。

    -

    北京。

    “香琴,玥姨,你们快来看,下雪了!”伍小四用完早饭,看向窗外,见飘落的雪花,立刻惊喜的喊道。

    可是,看了一会儿,她又撇了撇嘴,嫌弃的说道:“这雪也太小了,和家里的根本就无法比。”

    “这已经是北京难得的大雪了。”钟玥走到窗前,笑着说道:“瑞雪兆丰年,这都年二十六了,马上就要过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