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386章 猝死

时间:2018-04-19作者:月土月土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栾航又停了下来,低着头,开口道:“钟姨,替我向香琴说声对不起。若是找到宸毅了,也向他说一句,是我害了他!是我对不住他!”

    “阿航……”钟玥想要叫住他,可是,栾航开门,快步的走了出去。

    “哐当”一声,门再次关上了。

    钟玥看着紧闭的房门,疲倦又悲伤的闭上了眼睛,一行泪从她的眼中滑落……

    -

    栾航离开龚香琴的家,浑浑噩噩的走到路上,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又该要做什么。

    就在刚刚,他的世界全部崩塌,他甚至觉得过去的二十几年是一个笑话。

    他的父亲,竟是有另外一副面孔。

    一副邪恶的面孔!

    可是,他却是对此一无所知,甚至,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父亲会这样。

    栾航痛恨父亲的欺骗和罪行,同时又无比的愧疚,香琴和宸毅是因为他的父亲,还因为他,遭受种种的折磨,一个差点死掉,一个还生死不知。

    在这一刻,栾航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脸面活下去了。

    他恍惚的走在路上,一直走,一直走,被冷风吹的浑身都冷透了,可是,他却是好像没有了知觉一样,丝毫不在意。

    直到天黑了,两边的路灯亮了起来,栾航还在路上继续游荡着。

    他不想回家,更不想去医院,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不知道是恨的想要怒骂他质问他,还是想要保全他。

    一直晃荡到了深夜,栾航被冻的全身僵硬了,再也走不动道了,他才停了下来,仔细一看周围的环境,这才发现他已经来到了医院的附近。

    在原地愣了许久,想了许久,最终,栾航还是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朝着医院走去。

    “是他!阿航回来了!是阿航来了!”

    却不想,他刚一走进医院的大厅,就听见有人激动的大喊他的名字,栾航被惊的抬起头来,吃惊的看到好多人朝自己跑过来。

    “阿航,你可算回来了,你到底去哪里了啊!呜呜呜……你爸他……”

    “我爸怎么了?”栾航声音沙哑的问道。

    “你爸走了,呜呜呜……他走了……”

    栾航身子一个踉跄,觉得脑子轰然炸响,嗡嗡嗡的什么都听不到,他几乎是哑声的问道:“你说什么?”

    “阿航,你快去吧,我们都没有动他的身子,一直在找你,就等你回来呢,你快去看看他吧。”

    栾航感觉有人在拉自己的胳膊,他的眼前已经一片模糊,他用力眨了眨眼,将眼泪眨去,抬起头,看见钟玥和龚昱山也在。

    他们一脸担忧的朝自己跑过来。

    “怎么,怎么回事?”栾航推开拉着自己的胳膊,踉跄的后退一步,稳住身子后,哑着嗓子问道:“为什么?怎么会死的?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呢?怎么会这么的突然?”

    “阿航,医生说是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属于猝死。”钟玥快步走过来,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拉到一边,小声的说道:“阿航,我担心你爸的死因没有这么简单,这里面或许令有隐情,这个时候,你不能垮了。”

    栾航闻言一惊,盯着钟玥看了半天,痛苦又无力的点了点头:“钟姨,谢谢你,我去看看我爸。”

    “去吧。”钟玥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说道。

    栾航快步走到病房,看见病床上已经蒙上了白布,心口疼的几乎无法喘息,他脚步停了停,捂着胸口大大的喘了口气,才双腿有些颤抖的一步步朝病床前挪去。

    站定在病床前,栾航深吸一口气,手哆嗦的抬起,定格在半空中许久,才一咬牙掀开了白布,掀开的一瞬间,人也瞬间崩溃,泪流满面。

    “呜呜呜……爸!爸!”栾航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哭的近乎撕心裂肺。

    一个接着一个的噩耗,将他打击的几乎无法承担,他捶打着地面,心中的愤恨,悲痛根本就无从发泄……

    钟玥看看死去的栾旭端,再看着痛哭流涕的栾航,觉得这心里堵的难受,憋的窝囊,一口气都要喘不过来了。

    栾旭端怎么就死了呢!

    在他们刚刚得知证据,刚想到来找他对峙的时候,他竟然就这么死了?!

    医生说是猝死。

    钟玥一点都不相信。

    猝死,这也太巧了。

    前脚刚露出了狐狸尾巴,后脚就死翘翘了,这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这个死亡是个意外。

    栾旭端背后还有黑手,他依旧不是那个最后的人。

    钟玥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心也被吊了起来,惴惴不安。

    一阵风雨刚刚停歇,难道又要再刮起大风,再来一场暴风雨吗?

    “别担心。”龚昱山抬手,揽上她的肩膀,语气虽轻,却带着一股让人心安的力量。

    钟玥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

    龚香琴因为怀孕,变的十分的嗜睡,昨晚很早就睡下了,钟玥更不会吵醒她,所以,她第二天,才得知了栾旭端去世的事情。

    知道后,自然被惊到了。

    太突然了。

    “妈,栾航现在定然很伤心很崩溃,你多照料着他些。”

    龚香琴叹了口气,对栾旭端的愤恨和不解,因为他的突然猝死,一切就都这么结束了。

    最后,只能哀叹一声,化为了对栾航的同情。

    “这个我知道,你别操心这些了,好好养身子要紧。”

    钟玥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肚子,嘱咐道:“除了肚子里的两个孩子,现在你什么事都不要管,明白吗?”

    “妈,我明白。”龚香琴笑了笑,没有再逞强。

    “或许是因为之前受伤的缘故,我现在觉得非常的疲倦,还总觉得睡不醒似的。妈,我想请秦老为我把把脉,养养身子,我担心自己的身子太弱,怕是会影响到孩子……”

    “你这孩子,自己身子不行,你怎么不早点说啊!”钟玥焦急的责备她,连忙起身,冲她说道:

    “你好生呆着,将这个燕窝吃了。我这就去请秦老过来一趟。”
小说推荐